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七十六章

安然的一番話,竟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最新章節訪問:.。為了掩飾我的不自然,我拿起茶杯,想喝口涼茶。

剛端起茶杯,安然忽然伸過手來。她把我的茶杯拿了過去。那一瞬間,我們兩人觸碰到了一起。和從前一樣,她的手還是有些涼。

安然把茶水倒到一邊,又給我添了熱茶。她一邊倒,一邊慢悠悠的說,

「卓越,我相信你沒有打著我的名字去找高樂。但你背著我去見他,還有背著我去陪白玲母『女』吃飯。這一切,都是我不願接受的。有些時候我也想,是不是我太過狹隘。可就算是我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我也改變不了我的這種心裡。卓越,我是個『女』人。普普通通的『女』人,我有著我的貪嗔痴和愛憎惡……」

說到這裡,安然停頓了。她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彷徨的神情。

想了下,我看著安然,真誠的說,

「安然,這兩件事我承認是我考慮的不周。或許我只考慮了朋友們的遭遇,卻忽略了你的感受。我向你道歉1

我話一說完,安然忽然笑了。她慢慢的搖了搖頭,嘆息著說,

「道歉就沒必要了!其實你也沒做錯什麼,可能是我的要求太多。讓你感覺到為難了吧……」

我沉默著。和安然在一起的這幾個月,我們兩人實際都是在彼此磨合著。許多事情,她讓著我,我也同樣讓著她。當然,是磨合就會產生矛盾。我只是沒想到,這次的矛盾竟然如此之深。

我還有些不甘心,小心翼翼的問,

「安然,那我們呢?還有以後嗎?」

話一出口,我的心情立刻變得異常忐忑。我甚至都有些不敢看安然。今天的見面,讓我本已絕望的內心,再次的死灰復燃。我想安然既然明白了事情的真相,那我們是不是還可以回到從前呢?

安然苦笑了下,她的表情更加『迷』茫。好一會兒,她才感慨的說,

「卓越,你知道嗎?我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喜歡聽你天馬行空的胡說八道,喜歡看你喝酒時沉默的樣子。我甚至喜歡聽你過去的故事,包括和陳嵐在一起的故事。我也曾慢慢的讓你走進我的世界,讓你了解我的喜怒哀樂。可當我們接觸的時間越長,我對的感情也越深之時。你卻給我帶來了一種極度的不安全感。這種感覺讓我很害怕。我在患得患失之間,也變得越來越不快樂。卓越,你說過的。喜歡一個人,就要帶給她快樂。可你並沒做到……」

安然說到這裡適,她的聲音有些哽咽。而我的心卻沉入了谷底。安然說的沒錯,她想要的,我給不了。這樣的感情,又有什麼繼續的必要呢?

我的心一陣陣的疼痛著。在這之前,我一直很想知道,我到底哪裡做的不好。可現在看來,似乎我所做的一切,都沒達到安然理想的狀態。

她痛苦,我也痛苦,而我也有些累了!

安然緩了一會兒,直到眼眶中的淚珠消失不見時,她才又喃喃的說道,

「前幾天我算了下,我們在一起不過幾個月的時間。但我們卻吵了六七次架,一次比一次嚴重。我不知道,如果我們在一起,在未來的漫長的時間裡,等待我們的到底是什麼?」

說著,安然盯著我,她憂傷的說道,

「卓越,我害怕!所以,以後別再問我這個問題了,好嗎?」

我笑了,笑容下面,卻是我心碎的聲音。不問就代表著一切都已然過去了,而我們的從前,也將成為一頁翻過的日曆,將永遠回不去了。

安然說完,她低著頭,看著茶杯。好一會兒,她才抬頭看著,努力的擠出一絲微笑。安然不知道,她的這種苦澀的微笑,再次的刺傷著我的內心。

安然輕聲說道,

「卓越,我們還是聊聊別的吧!就像你和陸雪那樣,做個好朋友。偶爾在一起,可以海闊天空的隨意聊著。可以嗎?」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其實我想反駁安然,我對她,根本不可能像面對陸雪那樣的。因為畢竟,我曾真心的付出過感情。而我和陸雪,卻只是好朋友而已。但我沒說,我不想再讓安然傷心了。

安然端著茶杯,故作輕鬆的問我說,

「卓越,之前你不是說青姿一直想挖你過去嗎?你沒去找黃總嗎?」

我在青姿的遭遇,我和任何人都沒說過。但面對安然,我還是實話實說。把黃飛當天和我說的一切,都完整的講了出來。

安然聽完,她忽然苦笑著搖了搖頭,嘆息一聲,說道,

「哎!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當初苦苦攔著你。你現在就已經是青姿子公司的總裁了……」

我也苦笑了下。安然說的對,但這件事我從不曾後悔過。就像我從不曾後悔,喜歡過她一樣。

安然忽然看著我,又說道,

「卓越,要不我和我媽說說。她有不少朋友做公司的,讓她幫你物『色』一個適合你的職位吧?」

我知道,安然是真心想幫助我。可惜的是,我根本不需要。

我和安然就這麼閑聊著,我又問她說,

「cb的單子進展的怎麼樣了?」

安然看著我,嘴角上揚,輕聲說道,

「一切都很順利。廣告正在拍攝中。估計很快就要結束了。渠道那面也很順利……」

安然說著,忽然話題一轉,她看著我問,

「卓越,我想知道。為什麼你對cb始終耿耿於懷,似乎一點也不看好他們呢?」

安然問的很真誠。而她的問題,卻是一個根本沒有答案的問題。因為我以前想過,可我自己都沒想明白。但我還是回答安然說,

「感覺!可能就是感覺吧!就像你們『女』人一樣,有所謂的第六感吧……」

安然笑了下,她歪頭輕聲說,

「不過可惜,這次你的感覺錯了……」

我也笑了,點頭說,

「我也希望我是錯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