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七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沒想過,和安然的再次相逢是靠白玲在中間牽線的。。wщw.更新好快。雖然我和安然都在故作輕鬆的隨意閑聊著。可我們都知道,那段不是戀愛的戀愛,已經深深鐫刻在我們彼此的心裡。我們口口聲聲說一切都過去了,可彼此的情感依舊在從前的歲月中徘徊著。

接下來的日子,我依舊寫我的創業計劃書。汪濤委託我做的策劃案,我也做好了。這天下午,我和汪濤約好見面。把策劃書『交』給他。我本想敲詐他請我喝頓啤酒,結果他那面太忙,告訴我改天再補回來。拿著計劃書,他急匆匆的就走了。

我本想自己一個人去老友坐坐。可一想到創業計劃書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完成,我就放棄這個念頭。擠著公『交』回了家。

到了小區『門』口,忽然見『門』口停著一輛賓利飛馳。我們這小區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小區而已,平常百萬以上的車都不多見。更何況像飛馳這種絕了。

雖然我沒有車,但對車還是很喜歡的。我禁不住多看了幾眼。剛轉過頭想進小區院里,就聽身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卓先生吧?請等一下……」

一回頭,就見一個年輕靚麗的『女』孩兒站在賓利的旁邊。她正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這『女』孩兒很面熟。我楞了下,才想起來。這『女』孩兒居然是我在北京見的,喬巧的助理。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我更加意外,喬巧的助理,怎麼會忽然出現在我家的『門』口?

我正想時,小助理已經走到了我的跟前,她禮貌的和我握了下手。接著,開『門』見山的說道,

「你好,卓先生。有些冒昧的打擾您了。是這樣的,我們喬總想約您見一面。特意派我來接您……」

我有些愣愣的看著她,問道,

「你一直在樓下等著我的?怎麼不給我打電話?」

小助理馬上回答道,

「剛剛摁了府上的『門』鈴。見沒人聽,就想您應該是外出辦事。所以怕打電話打擾您,就一直在樓下等您了……」

小助理的彬彬有禮,倒『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可一想到喬巧那冷漠的樣子,和倨傲的神情。我心裡又有些不舒服,我馬上反問小助理,

「你們喬總想見我,為什麼她不來,還得讓我去?」

其實我對喬巧這次來我們這兒,也有些好奇。因為我感覺,可能會和上次林宥給她打電話有關係。

小助理見我這麼問,她馬上回答說,

「對不起,卓先生。喬總的事情我不好過問,但她派我來了,也希望您能去一下。這樣也免得讓我為難,我在這裡先謝謝你了……」

小助理又來這招兒,她一裝可憐,我還真不好拒絕她。我只好借坡下驢,點頭說道,

「那現在走?」

小助理立刻點頭,她親自過去給我開了車『門』。

在車上,我還是有些好奇。再次問小助理說,

「你怎麼知道我家的?」

小助理坐在副駕,她回頭看著我,仍舊是一副職業的笑容,

「是喬總告訴我的。至於她怎麼知道的,我就不清楚了……」

我「哦」了一聲。看著賓利豪華的內飾,忍不住又問,

「你們從北京開車過來的?」

小助理微微一笑,搖頭解釋說,

「司機是提前開車來的。我和喬總是今天早上下的飛機。因為喬總還有幾件事要處理下,所以派了台車過來,這樣出入也方便些……」

我聽著暗暗咂舌。像喬巧這種人的生活,真的很讓人理解。先把豪車派過來,自己坐頭等艙。只是為了這幾天方便一些。那租個車不好嗎?

我胡思『亂』想著,幫著喬巧計算她這幾天多『花』了多少的冤枉錢。我這想法和許多吊絲的想法一樣,總覺得他們簡直就是『浪』費,實際上,是像喬巧他們的世界,我們根本從未見過。

到了酒店『門』口,『門』童恭敬的開了車『門』。小助理瀟洒的給了小費。跟著助理上樓,她準備帶我到三樓的咖啡廳。還沒等走到電梯,忽然就聽不遠處傳來一個小男孩兒天真的笑聲。一回頭,就見一個小男孩兒一邊跑,一邊咯咯笑著。

一看到這孩子,我猛地一下愣住了。這孩子竟然是鄒占強他們的『女』總裁,吳若雨的兒子,貝貝。我有些好奇的沖貝貝招了招手,喊他說,

「貝貝,過來,還認識叔叔嗎?」

這小傢伙虎頭虎腦的很可愛。一看到他,我就忍不住想逗逗他。小傢伙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不停的轉著,看了我一眼,立刻笑著說,

「認識,你是大壞蛋1

說著,竟朝我做了一個開槍的手勢。這小傢伙居然不怕人。

我朝小傢伙走了過去,還沒等到跟前。就聽旁邊有人喊我的名字,

「卓越,你怎麼在這兒?」

一回頭,就見鄒占強和吳若雨從旁邊走了出來。鄒占強的手裡還拎著一個『女』包,一看就是吳若雨的。兩人一到我身前,我們客氣的打了招呼。和上次不一樣的是,吳若雨這次見我倒是很客氣。

可能是怕我誤會什麼,鄒占強率先解釋道,

「今天是貝貝的生日,他愛吃這裡的鐵板燒。我們就帶他來了……」

我似笑非笑的看了鄒占強一眼。

鄒占強一提貝貝。吳若雨就走了過去,幫貝貝整理著衣服。而我看了鄒占強一眼,話裡有話的說,

「占強,我看你現在這個市場總監有點變味道了。怎麼做的全都是保姆該做的?」

其實我本想說的是,他做的都是父親該做的。可話到嘴邊,我還是忍住了。

鄒占強無奈的苦笑下,他小聲說道,

「哎!我也不想啊,不過老闆安排了。我就乖乖的聽著就完了唄,誰讓咱們是打工的,她是老闆呢?」

鄒占強的無奈我倒是很理解。其實很多時候,我們也想『挺』直腰桿,有尊嚴的活著。可惜的是,人在江湖,根本不由得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