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八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喬巧,我腦子裡忽然浮現出安然的影子。她們有著同樣的留學背景,又都在各自的領域獨當一面。但她們身上卻有著許多不同的東西。喬巧比安然幹練,而安然又比喬巧柔情。

等我們吃完,林宥和陸雪也沒再回來。喬巧也沒追問。我算了賬,送她回了酒店。下車時,喬巧忽然回頭看了我一眼,她依舊淡然而冷漠的說,

「卓越,今晚謝謝你1

說著,也不等我說話。喬巧轉身就走了。

看著喬巧的背影,我苦笑了下。這個『女』人太酷了,她已經酷到不近人情的地步了。

晚上回到家裡,洗漱之後。躺在『床』上看著手機中的資料。下午本想細化一些計劃書的內容,可惜被喬巧給打『亂』了。

正看的入神,忽然進來條微信。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是白玲發來的,上面寫著,

「休息了嗎?那天和安然聊的怎麼樣?」

自從那天白玲約我和安然見面后,我們兩人再沒聯繫。沒想到她這麼晚居然發來信息。想了下,我回她:

「還好,一切都過去了1

我回了一句穆棱兩可的話。一切都過去,既代表我和安然的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也可以理解成這件事過去了。我之所以這麼回,是不想白玲多想,免得她始終認為,是因為她,我和安然才走到的今天。

也不知道白玲是怎麼例很快又回復我:

「卓越,還有件事我想和你說下。上次你們電視台廣告的事,現在有了眉目。你肯定想不到,你們公司的小苗和誰聯繫了……」

白玲的信息並沒說完。我看著有些著急,立刻回復她:

「和誰?遲東方嗎?」

白玲回復我:

「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等我證據鏈充分后,再和你說。絕對出乎你的意料……」

我一下楞了。可白玲現在不肯說,問也是白問。白玲說肯定出乎我的意料,難道不是遲東方?我開始猜測著。可想了半天,除了遲東方和韓冬,我再也想不到任何人,會在背後給我設這個局。

第二天一早,我仍然和往常一樣。對著電腦,繼續做我的創業計劃書。創業的想法在我心裡雖然越來越重,計劃書也越來越完善。但現在最主要的,是沒有資金。我一邊做著計劃書,一邊想著怎麼籌措資金。

正想的出神,手機忽然響了。拿起一看,竟然林宥打來的。我猜他肯定要問我昨晚和喬巧的事。一接起來,我立刻罵他說,

「林宥,你太孫子了。你和陸雪跑了,把我扔給你那個機器人一樣的表姐。你知道嗎?這是我吃的最彆扭的一頓飯了……」

我絕對不是誇張。我昨晚本想邊吃飯,邊和喬巧聊聊。畢竟像她這種層次的人,我之前很少能接觸到。我想能不能在她身上學點什麼。可她根本就不想和我說話,偶爾說幾句,也都是冷漠的敷衍。這讓我有些鬱悶。

我話音剛落,那頭就傳來林宥的苦笑聲,他無『精』打採的說道,

「卓越,喬巧住院了……」

「啊?」

林宥的話讓我有些驚訝。我急忙問道,

「怎麼可能,昨天吃飯時還好好的,怎麼忽然住院了?」

林宥嘆息一聲,解釋道,

「哎!都怪我,不過也得怪你。咱倆就不該帶她去什麼食街……」

林宥這孫子,他開始往我身上推卸責任了。

「她昨天吃了燒烤,又喝了兩瓶酒。她前些年在國外,腸胃一直不太好。昨天的東西又辣又不衛生。她得了急『性』腸炎,現在醫院輸液呢……」

我呵呵苦笑了下。這喬巧夠嬌氣,一頓小啤酒燒烤,居然吃進醫院了。我又問林宥,

「你在醫院?」

「沒去呢,這不準備讓你陪我去嘛……」

林宥似乎怕我不同意,馬上又說,

「禍是咱們兩個惹的,你必須陪我去……」

其實林宥不說,我也會陪他去的。畢竟這事和我也有關係。

和林宥約好在醫院『門』口見面。我簡單收拾了下,下樓打車直奔醫院。到了醫院『門』口,剛上台階。忽然就聽旁邊有人喊我的名字。一回頭,就見林宥正和一個美『女』聊著天。這美『女』雖然是背對著我,但一看她的背影,我心裡立刻疼痛了下。

我沒想到,在醫院竟然遇到了安然。

林宥的喊聲,讓安然也回過了頭。四目相對,我和安然。

我們兩人就這麼獃獃的對視著。好一會兒,我才努力的擠出一絲微笑,看著她,故作輕鬆的問道,

「安然,你怎麼在這兒?」

安然也笑了下。不過她的笑容也有些尷尬。她輕聲說道,

「爸爸今天辦理出院,我過來看一下……」

我「哦」了一聲,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而林宥則沖我擠了下眼睛,他嘿嘿笑說,

「你們這對不是情人的情人,還不趁著偶遇的機會好好聊聊?說不定能再續前緣呢。我先進去了,不打擾你們了……」

說著,林宥直接走了。

我和安然站在『門』口。看著她有些倦意的臉龐,我心裡一陣陣心疼。我又開始胡思『亂』想,假如我還在奧藍,安然或許就不會這麼勞累了吧?

見我不說話,安然開口了。她幽幽的問我說,

「卓越,我聽林宥說,你想創業?」

我心裡暗罵了一句林宥。這個嘴欠的傢伙,八字還沒一撇的事情。他居然告訴安然了。

可看著安然,我又不想撒謊。只好微微點頭說,

「嗯,現在只是有這個想法而已……」

安然笑了下,她點了點頭,

「創業也好!你『挺』適合創業的……」

我苦笑。安然或許不知道,我之所以選擇創業,完全是因為她。畢竟我們之間的距離太大了,我只有在事業上成功了,我才可能摒棄心裡的自卑。才能平等的站在她的面前,告訴她,我一直愛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