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八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八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話音剛落,王哥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立刻問我說,

「卓越,你現在需要多少錢?太多王哥肯定沒有,但幾十萬現在還能拿出來……」

我心裡是又驚又喜。.la驚的是,王哥半年多居然賺了這麼多。而喜的是,我工作室的啟動資金,主要就在房租上。其他的設備需求很少,用不了太多的錢。

我立刻看著王哥說,

「王哥,具體的預算我還沒做出來。不過有個三四十萬,我估計應該差不多。這樣吧,這錢算我個人借你的,另外我再送你三成股份,你看怎麼樣?」

為了報答王哥,我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用送股份的方式了。而王哥卻憨厚的笑了。但他馬上又搖頭,看著我說,

「當初王哥送你股份你不肯要。我現在要是要了,那不是趁火打劫嗎?」

白白的用王哥這麼多錢,我始終有些不好意思。我兩又說了好半天,最後才達成一致。王哥借我三十五萬,我按銀行的利率,付王哥利息。

我們兩個說完后。王哥看著我,才又說道,

「卓越,許多事情你並不知道。你可能以為你只是幫我做了一個商業模式,讓我脫貧致富。其實你還幫了我一個大忙……」

我奇怪的看了王哥一眼,我想不到我除了這個,還幫了他什麼。.la

王哥咧嘴一笑,繼續說道,

「因為你的幫忙,你嫂子才和她的家人緩和了關係……」

我更加奇怪了,想不明白這中間還有什麼關係。

王哥笑著說道,

「卓越,你肯定想不到。我和你嫂子都不是本地人,我們是『私』奔到這座城市的……」

王哥的話讓我有些驚訝。『私』奔這個詞語,好久都沒聽到了。

王哥開始給我講著他和嫂子之間的故事,

「我家是農村的。中專畢業后,我就到城裡打工。而你嫂子家庭條件很好,是做『玉』石生意的。我當時就在她們家裡打工。認識你嫂子,是在一個夏天。那時候她放暑假,在家無聊。就跑商店來湊熱鬧。我還清楚的記得,我第一眼看到她時,我就被驚到了。她穿著白『色』的連衣裙,梳著馬尾,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讓我看了一眼,就深陷其中。她『性』格很開朗,並沒有因為我們只是打工仔,就瞧不起我們。她每天都和我們嘻嘻哈哈的開著玩笑,還會帶來一些水果小吃和我們分享。但我卻從不敢睜眼看她,每次她一來,我都會心跳加速,躲到一邊,偷偷的看著她……」

說到這裡,王哥微微的笑了。能看得出來,他和嫂子的孩子雖然已經四五歲了。但一回憶起兩人初次相識的場景,他依舊是滿臉的幸福。

王哥的話,也解開了我之前的困『惑』。我第一次看嫂子時,就有些驚訝。她身上的衣服雖然很舊,但卻乾乾淨淨,並且都是名牌。她還有塊十多萬的手錶。原來,她竟也是個富二代。

王哥繼續說著,

「那個夏天似乎過得特別的快。好像沒幾天,她就開學了。我還記得當我知道她去上學時,我那種失落的心情。我知道,我喜歡上了她。但我更知道,我配不上她。所以,我就把她當成我心底最美麗的秘密。偶爾想起,我也會會心一笑。這對我一個小小的打工仔來說,就已經足夠了。日子依舊是正常的過著。忽然有一天,我收到了一條簡訊。是她發來的,上面只有一句話,問我在店裡時,為什麼不敢看她?那條簡訊我看了足足有十多分鐘,但我卻不敢回復她。我害怕,但我卻不知道我怕的是什麼。那時候我特別的傻,每天都會翻看那條簡訊。只要手機一響,我立刻像神經質一樣,提心弔膽的都不敢看。沒過幾天,她再次的給我發來一條簡訊。不過這次,她卻說想讓我幫忙。她知道我家是鄉下的,她說想去鄉下拍一組照片,能不能讓我給她當嚮導。我矛盾了整整一天後,才決定答應她……」

王哥說著,他咧嘴笑了。潔白的牙齒,憨厚的表情,能在表明他此時的幸福。

「然後你們就在一起了?」

我追問著。

王哥先是搖頭,接著又點頭,

「也不能算是在一起吧!但在鄉下呆的那一周,我能清楚的感覺到,她對我也有好感。可我仍舊不敢靠近她。我害怕我表白之後,我們最終連普通朋友都做不成。我們回城后,偶爾會發發簡訊。但誰也不提鄉下的那段經歷。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個快遞。打開一看,是一張放大的照片。照片的背景是那種朦朦朧朧的『色』彩,圖片是一隻在陽光照映下的寬厚手掌。那是我的手。而旁邊還配有一行清秀的文字,我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王哥輕聲講述著,聽的我又溫暖,又感動。這本是兩個普通年輕人的愛情經歷,卻又是許多人苦苦追求,但卻求而不得的故事。

「那一天我請了假,回到出租屋裡,躺在『床』上,對著照片,我看了整整一天。在我的心裡,她應該屬於高樓大廈,屬於『精』英白領。而不屬於我這種最底層的打工仔。那天想了好久,最終我痛苦的決定,不再和她聯繫。免得耽誤了她。可沒想到的是,我的不聯繫,卻讓她變得更加執拗。她居然請假從學校回來。那天晚上,我們兩人在我破敗的出租屋裡聊了好多。也是在那天晚上,我們兩個在了一起。我問她,到底喜歡我什麼?她告訴我,從她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她就有一種極其安全的感覺。她說,這種感覺,只有她父親曾經給她帶來過。所以,她毫不猶豫的委身於我……」

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卻讓我忽然陣陣心酸。我想起了安然,她曾告訴我,和我在一起,缺少的,正是一種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