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八十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八十七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八十七章

王哥說著,喝了一口果汁兒。mianhuatang.la-..-又看著我,繼續的微笑說,

「後來發生的事情你應該能猜到了。她的家人極力反對,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開除我。她爸爸也找我談了,告訴我,只要離開他『女』兒,他願意付我一筆錢。我當然拒絕了。但我那時候的心裡也是極其矛盾的,我真的怕耽誤了她。我一度也猶豫,要不要一聲不響的離開。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她從家裡跑了出來。拿著戶口本,拉著我去民政局登了記。之後,她給家裡留了一封信。就和我遠走他鄉了……」

王哥說到這裡,他的眼睛濕潤了。他壓低聲音,繼續說道,

「這幾年,她和我吃了許多的苦。我們擺過地攤,烤過紅薯,發過傳單,貼過廣告。可她從來沒有任何的怨言。我也曾問過她,和我在一起後悔嗎?她說後悔過,後悔為什麼不從家裡都帶些錢出來,這樣就不用讓我這麼辛苦的工作了。她的爸爸因為這個,和她斷絕了父『女』關係。她的媽媽雖然惦記她,想讓我們回去。但她說過,如果不能出人頭地,那就和我在外面漂泊一輩子,永遠都不會回去……」

王哥的聲音已經哽咽了。我特別理解他此時的感受,一個男人最大的夢想,就是讓他的愛人和家人,能過上幸福的日子。而從前的王哥,並沒做到這一點。

拿起桌上的紙巾,王哥擦了擦眼角的淚痕。mianhuatang.la他看著我,笑著說道,

「我要和你說的是,因為你的幫忙,我們這一年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嫂子也給家裡打了電話。畢竟是血濃於水,當年的一時氣話,也不可能真的切斷父『女』之間的情感。況且,我們現在還有了個可愛的兒子。你嫂子的爸爸現在一心想看外孫,你嫂子也答應了,今年過年,我們全家一起回去……」

王哥說著,他開心的笑了。我也跟著笑了,我由衷的為他們高興著。不管從前怎麼樣,畢竟現在愛情修成了正果,親情也得以延續。還有什麼比這更幸福的事情呢?

王哥輕輕攪動著果汁兒,看著我,又說道,

「你嫂子一直和我說,要好好謝謝你。卓越,你說要是沒有你當初的幫忙。眼前這一切的生活,我哪兒敢想啊?」

我倒是能理解王哥此時的心裡。但對於他們今天的生活,我絕對不敢貪天功為己有。如果沒有他們對愛情的堅持,對未來的期望,誰幫助他們,他們最終也不會幸福的。

但王哥的話,卻讓我心裡更生感觸。我想到了我和安然,我喜歡安然,但我對她,似乎缺少了像王哥和嫂子一樣的堅持。

想到這裡,我心裡開始翻騰。不知為什麼,我竟忽然有些『激』動,我拿定主意。只要我的工作室開業后,我就重新追求安然。我不能讓到手的幸福,就這麼悄悄的溜走了。

生活就是這樣。有時候無意間的一句話,可能就會改變一個人的決定。比如我!

有了王哥的資金支持,我信心大增。這段時間,我到處找房子。可因為臨近年底,房子特別不好租。寫字樓的價格太高,我根本就租不起。一般的商鋪我還看不上。這一耽誤,一周的時間又過去了。

這天下午。我正在網上找房源,電話忽然響了。拿起一看,是鄒占強打來的。一接起來,就聽鄒占強直接說道,

「卓越,今天晚上不管你有多重要的事情,都給我推了。晚上六點,老友見1

鄒占強的口氣輕鬆中帶著愉悅,能感覺到,他心情很好。我笑了下,回問他,

「你是彩票中獎了,還是又提職了?怎麼給你高興成這樣呢?」

鄒占強哈哈大笑,

「比你說的事還要高興。好了,不和你嗦了。我還要給林宥他們打電話,咱們晚上見面再說……」

說著,他也不等我再說,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我有些奇怪,鄒占強這是怎麼了?給他高興成這樣?

我也沒再多想,又給幾個中介打了電話,可效果依舊不好。見時間差不多了,我收拾了下,下樓直奔老友。

我到時,剛剛五點。鄒占強他們還沒有來。一進『門』,就見偌大的大廳里,除了幾個懶洋洋的服務員之外。連個客人都沒有。

秦沫倒是來了,她坐在吧台前,正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什麼。見我進來,她立刻沖我招了招手,接著走到我的桌前,笑著問我說,

「卓越,你也太早了吧?占強他們還沒來呢……」

我一聽就明白了,今晚鄒占強是連秦沫也請了。不然她不可能知道我在等他們。

我們兩個閑聊了幾句,我看著空『盪』『盪』的大廳,問秦沫說,

「秦沫,這生意這麼不好,老闆也沒想想辦法?」

秦沫呵呵苦笑著,她聳了聳肩,

「能有什麼辦法?重新裝修,都不如再選個好位置開一間了。你沒發現嗎?現在老闆根本不怎麼來這裡,他對這酒吧是徹底死心了。前陣子想外兌,可惜沒人接手。現在就是硬撐著呢,撐到房租到期,也就撤了不幹了……」

秦沫的話,讓我心裡微微一動。我開始仔細的看著四周。這酒吧設計的很合理,就是一個空場的大廳,擺放了一些桌椅沙發。也沒有多餘的隔斷。除了藝術感極強的吧台外,再有就是牆上簡單的裝飾。

我一邊看,一邊琢磨著。秦沫見我不說話,她馬上問我說,

「卓越,你想什麼呢?」

我轉過頭來,馬上問秦沫說,

「秦沫,這房租一個月多少錢?」

秦沫想都沒想,立刻回答道,

「這老城區的房租一般都便宜,這裡好像是兩萬左右吧……」

說著,秦沫奇怪的看著我說,

「卓越,你不會想把這酒吧盤下來吧?你要是真開酒吧了,我免費給你唱一年,夠意思吧?」

看著秦沫,我忽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