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八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八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八十八章

和秦沫我也沒必要隱瞞,況且這事還需要她的幫忙。我立刻壓低聲音,對秦沫說道,

「秦沫,我不想開酒吧。但我想做個工作室……」

話還沒等說完,秦沫就奇怪的看著我問,

「這裡,你做工作室?」

我點頭,和她解釋說,

「對!第一,這裡的格局我根本不用動。直接做成開放式的辦公場所就行。第二,老友的裝修風格我也很喜歡。把那些音響設備撤走,簡單規制一下就ok。這樣我還能省下一大筆裝修的費用。不過最關鍵的,是怎麼和老闆談。這個就得你親自出馬了……」

我話一說完,秦沫立刻自信的點頭說,

「這一點你放心吧,包在我身上。這裡的電音設備你也用不上,可以讓老闆撤走。其它的那些東西,我肯定用最低價幫你談下來。這老闆和我磁著呢,不然我也不會在他這裡唱這麼久……」

秦沫的話讓我心『花』怒放。我一直最犯愁的房子問題,馬上就要解決了。一想起我即將有著一間屬於自己的工作室,我內心就一陣陣『激』動。

和秦沫又聊了好一會兒。酒吧的『門』開了,就見林宥和陳嵐走了進來。林宥一見只有我在,他立刻不滿的嚷嚷著,

「占強越來越『混』蛋了,他請客,居然到現在還沒來。我們還得等他……」

我也沒搭理林宥。目光轉到一旁的陳嵐身上,陳嵐恰好也在看我。mianhuatang.la網我們兩人目光相對,不知為什麼,我竟有種極不自然的感覺。立刻把目光移到了別處。

兩人坐下后,林宥就先點了一打啤酒。而陳嵐始終看著窗外,她一句話都沒和我說。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那晚我拒絕她借錢給我。

和林宥閑扯了一會兒。就見鄒占強和艾嘉推『門』進來,不過兩人的中間,還多了一個貝貝。這小傢伙牽著兩人的手,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四處看著。

林宥的注意力全被貝貝吸引了過去。他看著鄒占強,略帶不滿的說道,

「占強,我看你現在對這小傢伙比你爹都親。怎麼走到哪兒,都帶著他?」

其實我也略微有些不滿。大家在酒吧聚會,帶著這麼一個孩子,總覺得有些不方便。鄒占強心情似乎不錯,林宥的調侃他根本沒當回事,哈哈笑著解釋說,

「沒辦法,我們老闆出差,本想把孩子送他姥姥那兒。可小傢伙非得找我,你說怎麼辦?」

林宥也沒答話。他看著貝貝,逗他說,

「小子,過來,讓叔叔抱抱……」

林宥話音一落,這小子居然一下抱住鄒占強的大『腿』。歪頭瞪著林宥,『奶』聲『奶』氣的說著,

「不,你是壞蛋。你都打鄒叔叔了……」

小傢伙的話讓我們全都楞了。那天在醫院『門』口的事,他居然還記得。林宥呵呵苦笑了下,他嘟囔一句,

「老的沒記仇,你這小的反倒記仇了……」

眾人坐到酒吧最大的一張桌。我點了支煙,轉頭問杉強說,

「占強,你今天到底有什麼喜事?現在人也齊了,該宣布了吧?」

鄒占強轉頭看了我一眼,他呵呵笑說,

「誰說人齊了?還有貴賓沒到呢……」

鄒占強話音一落,酒吧的大『門』緩緩推開。本來幽暗的環境,一下變得明亮許多。我轉頭看去,就見兩個『女』人一前一後的走進酒吧。她們兩人一個風姿綽約,一個清純動人。一出現,就把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而我看著兩人,心裡卻一陣狂跳。我沒想到,鄒占強居然把安然和陸雪也請來了。

沒有安然的日子,我覺得我是孤獨的。可當我看到安然時,我才知道,真正的孤獨,是她站在我的面前,卻和我無關。

安然和陸雪漫步走到我們跟前。而我的目光隨著兩人的腳步由遠而近。安然始終微笑著,這微笑不是對我。而是對著眾人。

到了桌前,鄒占強還沒等說話。林宥忽然一臉賤笑的指著安然的鞋,他嬉皮笑臉的說道,

「安總,你最近是不是忙的連細節都忽略不上了。你的鞋帶開了……」

眾人都低頭看著安然的鞋。安然穿的是一雙系帶的高幫迪奧。果然,一隻鞋的鞋帶開了。

安然的臉『色』微微一紅。她剛想動。忽然,我站了起來,走到安然的面前。安然有些楞了,她沒明白我要做什麼。

而我根本不看她,就在眾人的注視下,我慢慢的彎下了腰,拿著鞋帶,輕輕的幫她系好。

能感覺到,我的動作讓安然很震驚。我甚至能感覺到,她的『腿』都是僵直的。而眾人更是驚訝,誰也沒想到我會忽然這麼做。

其實我和他們一樣,我也沒想到我會這麼做。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頭腦一熱,會做出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舉動。

鞋帶系好,我直起腰,看了一眼安然。安然的表情有些僵硬,她看著我,嘴『唇』翕動,好一會兒,才說出兩個字,

「謝謝1

我微微笑了下。把安然和陸雪讓到裡面的沙發上。兩人剛坐下,鄒占強立刻不滿的嚷嚷著,

「卓越,你可是喧賓奪主埃我和艾嘉還沒秀恩愛呢,你倒先秀上了。不行,得罰你喝一杯……」

林宥也在一旁起鬨,他嘿嘿的壞笑著,沖安然說道,

「安然,我說你和卓越也別著了,不如就趁著今天,把前緣一續,多好啊?我可告訴你,我認識卓越這麼久,還第一次見他這麼體貼……」

林宥的話讓安然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複雜的表情。安然偷偷的看了我一眼,但她什麼也沒說。

忽然,一旁傳來陳嵐幽幽的聲音,就聽她輕聲說道,

「我可以證明!在外面的場合,卓越從來沒這麼體貼過……」

不知陳嵐是有心,還是無意。但她的一句話,卻讓整個氣氛變得尷尬。一個是我的前『女』友,一個是我現在喜歡的『女』人。而說的共同的話題,卻是我是否體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