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九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九十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九十章

這本該是很溫馨的一幕,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裡竟然有些酸酸的。strong.la/strong。wщw.更新好快。三人把杯里的酒一口喝乾后,眾人的情緒也被帶動起來了。

大家開始輪流敬著鄒占強和艾嘉。我本想也敬他們兩人一杯,可端著酒杯,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乾脆自己喝了,也沒敬二人。

秦沫在敬了兩人一杯酒後,她拿著吉他,跑到台上唱歌了。音樂一響,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秦沫的身上。而聚光燈下的秦沫,似乎比平時又多了幾分朦朧之美。就聽她幽幽的唱著:

「時光一去不復回

往事只能回味

……」

秦沫的歌聲,似乎把眾人都拉回了從前的時光。每個人都不說話,靜靜的聽著歌,想著心事。

我正聽的出神,忽然陸雪在旁邊輕輕碰了我一下。一回頭,她就朝旁邊的方向努了努嘴。順著她的方向看去,就見安然一人坐在一張桌旁,一隻手托著臉,正發獃的看著台上的秦沫。

陸雪又小聲的在我耳邊說著,

「這麼好的機會,你可別錯過了。快去和安總聊聊,說不定會有新的收穫呢……」

陸雪的話,讓我心裡砰砰直跳。我沒猶豫,直接起身,朝安然的方向走去。

我的忽然出現,似乎讓安然有些意外。她抬頭看了我一眼,微微笑下。目光再次回到舞台上。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而我坐到她的旁邊,端著酒杯,輕聲的對她說,

「安然,好久沒和你一起喝酒了。來,我敬你1

安然喝的是紅酒。她把高腳杯舉了起來,和我輕輕碰了下,喝了一小口。

酒杯一放,安然回頭輕聲問我,

「工作室籌備的怎麼樣了?」

因為有了王哥的資金支持,我就比上次更有底氣。我沖著安然點頭說,

「還好,不出意外的話,年前應該能開業1

安然微微一笑,她客氣的說道,

「那先恭喜你!開業時,別忘了給我發份請柬1

我同樣微笑的點了點頭。雖然之前的誤會,已經和安然解釋清楚了。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兩個再坐在一起時,卻沒有了從前的那份從容。似乎一道看不見的牆,已經把我們兩人完全阻隔了。我們彼此很客氣,客氣的像對陌生人一樣。

我在心底嘆息一聲。我想盡量的擺脫這種怪異的感覺。低著頭,看著安然的鞋。安然有些奇怪,她看了我一眼,問說,

「卓越,你在看什麼?」

我故作輕鬆的和她開著玩笑,

「想看你的鞋帶開沒開?」

安然笑了。這一次,她是發自內心的笑。她看著我,輕輕說著,

「卓越,你知道嗎?你之前的動作嚇到我了。我沒想到,你居然會在這麼多人面前,幫我系鞋帶……」

我端著酒杯,喝了一大口后,微笑著說,

「怎麼,不習慣嗎?說不定以後就會習慣的……」

我委婉的表達著內心的想法。同時又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安然。

安然笑了,但接著,她又嘆息一聲,

「我喜歡那種感覺!可惜的是,這種感覺來的似乎太晚了……」

我知道,安然還在抱怨我從前對她不夠好。

我苦笑了下,看著安然,真誠的說道,

「安然,能再給我個機會嗎?如果可以,我願意每天都幫你系好鞋帶……」

安然笑了。她低頭看著眼前的酒杯,好一會兒,才轉頭看著我,輕聲說著,

「卓越,我很想給你機會,因為這不只是給你機會。同樣,也是在給我自己機會。但我現在真的是太忙了,忙的沒時間去考慮這些事情。如果今天不是艾嘉請我來,恐怕這個時間我還在工作呢。奧藍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所以我現在不想考慮個人感情的事。如果有一天,奧藍重新回到正規。或許那個時候,我才會重新考慮個人的感情……」

安然的回答,我並不意外。我們兩人在經歷了種種『波』折后,她對感情的看法,也正悄無聲息地變化著。

點了一支煙,『抽』了一大口。我低頭把玩著手裡的火機,這火機還是安然送我的。

好一會兒,我才抬頭看著安然,慢悠悠的說,

「安然,我願意等。等到奧藍重新回到正軌,也願意等你再次考慮個人情感的時候。只要你還沒嫁人,我就會一直等下去。說不定你嫁人了,我也會等到你離婚那天……」

說到這裡,我自嘲的笑了。安然也笑了,她看著我,略帶嗔怪的說道,

「我這還沒等結婚,你就開始詛咒我離婚了……」

說著,我們兩人都笑了。

這恐怕是我從奧藍離職之後,我們兩人第一次這麼輕鬆的面對著。

安然端著酒杯,她忽然喝了好大一口。接著看著我說,

「卓越,我和你說幾句真心話吧。其實我最近過的一點也不好。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會一陣陣心驚『肉』跳,還總會在睡夢中驚醒。我之前一直以為自己會是一個獨當一面的『女』強人。可現在發現,我根本就不適合做什麼『女』強人……」

因為喝了酒,安然的臉『色』開始變得紅潤。我知道,她說的這些,並不是指我們兩人的情感,而是指的工作。

我不由的為她暗暗的擔心。小心翼翼的問她說,

「安然,cb那麼大的一筆墊資。你是從哪兒找的錢?」

在奧藍時,我也曾不止一次的問過安然這個問題。但每次一問,我們兩人就會吵架。或許在安然的眼裡,我是因為不信任她,才會這麼問。

不過這次,安然倒是沒表現出任何的抵觸情緒。她輕輕嘆息一聲,幽幽的說著,

「兩套別墅,三套商品房,全都抵押給了銀行。外加上我媽媽手裡的現金、股票、債券,還有公司的流動資金。這些加一起,總算是湊夠了……」

安然說著,她又補充了一句,

「遲東方想要出一部分錢,但我沒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