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九十二章

接過照片,低頭一看,我一下愣住了。mianhuatang.la,最新章節訪問:.。

這照片是在青姿的『門』口照的。其中一人是小苗,而另外一人卻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怎麼也沒想到,這人竟然是周天成。通過照片能看得出來,兩人好像在商量著什麼。而周天成一臉不耐煩的表情,和周天成不同,小苗的表情有些緊張。

看著照片,一股怒火在我心中升騰了起來。我怎麼也沒想到小苗居然會和周天成『混』到一起。把照片放到桌上,我立刻抬頭問白玲,

「白玲,你的意思是上次廣告事件,是周天成在背後搞的鬼?」

白玲拿起照片,又隨意的看了一眼。她分析說,

「這組照片是我路過青姿,無意中拍到的。按正常來講,小苗不過是奧藍一個普通的銷售。就算他和青姿有業務往來,也輪不到青姿的副總周天成來接待他。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兩人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照這組相片的時間,恰好又是王洛偷偷回到本市的那幾天。把這幾種巧合匯到一起,其實已經可以證明。廣告事件,肯定和周天成有關1

白玲的邏輯分析能力極強,她一說完,我便立刻點頭。但我馬上又問白玲,

「白玲,我和周天成之前雖然有過摩擦。就算他恨我,他也不至於動這麼大的手腳吧?況且他這麼做,可是也會給青姿帶來很大的損失的。你說他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呢?」

白玲微微一笑,她看著我,認真的說道,

「卓越!你覺得世界上最能讓人變得瘋狂的是什麼?」

我有些沒明白白玲的意思,但還是馬上回答說,

「金錢,權利?」

白玲笑了。她搖了搖頭,感嘆著說,

「不對!這個世界最容易讓人陷入癲狂的是愛情1

白玲的論調我倒是第一次聽到,我抬頭看著她。就聽她繼續說道,

「相比於金錢與權利,愛情更容易讓人變得痴狂。所以,歷史上才會有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孝文帝,才會有自刎烏江的虞姬,和不肯過江東的項羽……」

白玲無意間又拿出了她最佳辯手的姿態。開始給我舉著例子。但我還是有些糊塗,再次問說,

「就算是因為愛情,可這一切和我,和周天成有什麼關係呢?」

白玲忽然笑了,她嗔怪的白了我一眼,開著玩笑說,

「因為周天成愛上你了……」

我一點沒覺得這玩笑有什麼好笑的。掏出一支煙,點著后。就聽白玲解釋說,

「卓越,你啊,哪點都好,但就是情商太低,不解風情。多簡單的原因啊?很明顯,周天成給你設局,就是因為陳嵐……」

我更加奇怪,我明明和陳嵐已經分手了。並且那時候我和安然走的也很近。而陳嵐也和周天成正式『交』往了。他給我設局,又有什麼意義呢?

白玲也看出我的疑『惑』,她繼續說道,

「我認為這件事有兩種情況。第一,雖然陳嵐和周天成在一起了。但周天成發現,陳嵐還一直喜基以他由對陳嵐的愛,產生對你的恨。才做了這些。第二種情況,完全是我的猜想。就是陳嵐雖然和你分手,但周天成卻並沒追到她。和第一種情況一樣,周天成認為他追不到陳嵐的原因都是因為你,所以,他才會選擇這麼對你……」

白玲的話一下讓我呆住了。我傻傻的看著白玲,腦子去浮現出上次我去陳嵐家,在她的書桌上,看到的那張我們兩人的合影。難道真的像白玲說的那樣,陳嵐一直沒和周天成在一起?

可我一想又不對,前幾天我們聚會,陳嵐還說過,等艾嘉結婚後,就讓大家喝她的喜酒。她能當眾說出這樣的話,可見她和周天成早已經水到渠成了。

一時間,我陷入了深思之中。想了好一會兒,我忽然笑了。我猛然覺得,我現在想的這些根本一點用都沒有。我和陳嵐早已經分手,既然她不想讓我了解她的生活,我又何必執著於此呢?

見我不說話,白玲拿著照片,再次問我說,

「卓越,這件事你想怎麼辦?」

我看著白玲手中的照片。好一會兒,才慢慢說道,

「這件事不能這麼算了!照片給我吧,我也該和周天成談一番了1

白玲把照片送給了我。我們兩個又閑聊了一會兒,白玲才起身要走。送她出了『門』,白玲剛走到車前,她忽然回頭問我說,

「卓越,你現在還打籃球嗎?」

白玲的話讓我微微一愣。但我接著就搖了搖頭。以前在大學時,我和占強、林宥最大的愛好就是籃球。可自從上班后,好像連球都沒『摸』過了。

這就是生活,它可以活生生的把一個人的愛好剝奪了。

左岸咖啡廳,是商業區一家很有名氣的咖啡廳。這裡是附近寫字樓的白領們最喜歡來的一個地方。時尚、悠閑,又不失高雅。許多白領也喜歡在這裡談業務。也正因為如此,咖啡廳的生意一直不錯。

這天下午,一進咖啡廳,我便選了一個不起眼的位置坐下。點了一杯咖啡后,一邊輕輕的攪動著,一邊看著不遠處的一桌。

那是一對男『女』,男的瀟洒帥氣,口若懸河的和『女』人說著什麼。『女』人邊聽邊笑,最後在一紙合同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女』人走後,男人才心滿意足的把合同裝進手包里。他剛起身,還沒等走。我便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笑著說,

「小苗,好久不見了。業務還這麼熟練?」

小苗一抬頭,一見是我,他先是楞了下。接著冷笑一聲,

「呦,我當是誰呢?這不是卓總助嗎?這麼悠閑,來這裡喝咖啡?」

小苗一邊嘲諷著我,一邊整理著手包。手包一整理好,也不等我說話,他便再次說道,

「我是沒卓總助這麼清閑,還得趕著去見下一個客戶。不多說了,咱們回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