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九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九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不禁一愣。。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這個在孔姨眼中,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公主一樣的姑娘。居然主動幫我打掃起了衛生。我心裡竊喜的同時,也在暗暗的感嘆著。

表面來看,我和安然似乎正一點點的緩和。但實際我們兩人都清楚,在我們之間,一直還隔著一道看不見的牆。牆不倒,我們恐怕很難恢復到從前。

安然既然動手了,我自然也不能閑著。我們兩人開始繼續清掃著衛生。因為之前我已經清掃了大部分,剩餘的工作量並不大。

嬌生慣養的安然,也並不像孔姨說的那樣。她行動起來,也是有模有樣的。一些細節處,比我清理的還要乾淨。

我們兩個又忙乎了一個多小時。衛生總算清理完成了。看著窗明几淨的大廳,安然一手『插』著腰,回頭看著我,開心的笑了下。

她的額頭已經沁出一層薄薄的汗珠。我有些歉疚的問她說,

「安然,累了吧?坐下休息會兒吧,喝點兒什麼?我去準備……」

安然開車,酒肯定是不能喝了。她想了下,沖著吧台的方向說道,

「那就來杯茶吧……」

我點頭,去吧台沏茶。安然則去洗手間洗了手,回來后,就坐在靠窗的位置,安靜的看著我燒水沏茶。

靜謐的夜晚,朦朧的燈光。自己心愛的『女』人坐在一旁。這種曾只在夢中出現的場景,竟真的出現了。一時間,我竟有些恍惚。

坐到安然對面,給她倒了杯茶。或許此刻的悠閑,讓安然的身心也完全放鬆了下來。她端著茶杯,放到鼻子下聞了聞,接著讚歎了一句,

「這茶真香1

我微微笑了,看著安然,輕聲說道,

「茶當然香了。不過送我這茶的人,卻比茶還香……」

我的話讓安然微微一愣。她抬頭不解的看了我一眼。我呵呵笑下,看著茶杯說,

「這是我離開奧藍,唯一帶走的一樣東西……」

在我離開奧藍那天,我本來什麼也不想帶走。畢竟那裡的一切都不屬於我。但最終我還是把安然送我的那盒茶帶走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可能在我的潛意識中,安然的氣息,早已經融進了香茶中。

我的話讓安然也笑了。她端著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小口。但接著,我們兩人就沉默了。誰都不說話,就享受著這喧囂的城市中,難得的片刻安寧。

安然看著窗外,我看著安然。在茶香的熱氣,和我吐出的輕煙中。安然的樣子變得更加朦朧。

忽然,安然轉過頭,她看著我,輕輕的說了一句,

「卓越,其實我今天是特意來找你的……」

我一愣。還沒等說話,安然又說著,

「我先去了你家。但發現樓上沒開燈,我想你應該在這裡。於是,我就來了……」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砰砰直跳。這種好久沒有的感覺,讓我一時間有些恍惚。安然主動去找我,難道她真的回心轉意了?

我壓抑著心裡的『激』動,故作平靜的說,

「那怎麼沒打電話呢?」

安然笑了。但這笑容中,卻帶著一絲絲的苦澀。她看著窗外,幽幽的嘆息一聲,才又說道,

「我不想打電話。如果在這兩個地方都找不到你,或許就證明我來找你,本身就是錯誤的……」

我也笑了,同樣的苦笑。我依舊故作輕鬆的說道,

「你什麼時候還這麼唯心了?」

安然再次轉過頭,她看著我。但卻皺起了眉頭。她又說道,

「卓越,我現在有些害怕1

安然的話嚇了我一跳。剛剛還柔弱深情的安然,此時竟變得認真而又嚴肅。

我急忙問她,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安然嘆息一聲,她微微搖頭,

「倒也沒什麼事。可能是我最近的壓力太大……」

安然吞吞吐吐的樣子,讓我更加著急,我再次追問,

「安然,到底怎麼了?和我說說吧……」

安然看著我,這才緩緩說道,

「cb的廣告已經拍完了。我今天下午讓汪濤發給了cb的人。可還沒等下班的時候,cb那面就給我們回了話……」

「廣告不行,需要重拍?」

安然一停頓,我馬上就追問她。

安然搖了搖頭,

「不是,他們同意我們拍攝的這個廣告……」

我有些不解的看著安然。同意了,這本身是件好事。可安然的狀態卻給人一種極其不好的感覺。她繼續說著,

「但我總覺得心裡不踏實。cb的回復太快了,三則廣告片。兩個多小時就給我們回了話。一點『毛』病沒指出。我總覺得他們的態度有些敷衍……」

看著安然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我心裡也變得有些焦慮。我很擔心,我之前的那些不好的預感會實現。但我此時又不敢用這些話刺『激』安然。如果那樣,我猜她最近肯定就要失眠了。

想了下,我故意安慰她說,

「安然,是不是你多想了?說不定就是因為奧藍的廣告拍的好,cb很滿意。直接就同意了呢?」

我說的這種情況並不是沒有,只是很少而已。

安然微微點頭,再次嘆息一聲,

「哎!但願是你說的這樣吧……」

安然的樣子,讓我有些心疼。我剛想再安慰她幾句,安然忽然又說,

「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就是cb的單子快點結束吧。不然,這個年我恐怕都沒心思過了……」

我能理解安然的壓力,畢竟全部身家全都壓在了這個單子上。稍有差池,恐怕就會一敗塗地。我很想幫安然分憂,可惜,我卻什麼都做不了。

安然沉默了會兒。她抬頭看著我,又恢復了開始時的樣子。她隨意的問我說,

「不說這個了,還是說說你吧!什麼時候開業?名字取好了嗎?」

我知道,安然這種隨意的輕鬆,完全是裝出來的。但我也不忍心再和她聊著cb,畢竟資金已經墊付了。現在想撤單不做,都已經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