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九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九十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九十九章

說著,林宥從衣服裡面又拿出了一支湛藍的玫瑰,藍『色』妖姬。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花』瓣上面,閃亮的金星,似乎故意在嘲笑著他們兩人。

這戲劇『性』的一幕看得我是目瞪口呆。林宥這孫子也真夠可以得了,出來吃頓飯,居然還偷偷『摸』『摸』的帶著兩朵玫瑰『花』。

陸雪微微一愣,她昂著頭。伸手搶過藍『色』妖姬,同時瞪了林宥一眼,驕傲的說,

「這還差不多。不過你這人就是欠揍。不打到你身上,你那張破嘴永遠停不下來……」

一場鬧劇就這麼結束了。菜一上來,我們三個邊吃邊聊。

我有些好奇,就問林宥,

「林宥,你怎麼出『門』還帶著兩朵玫瑰啊?」

我話音剛落,林宥就把筷子放下。他拿起外衣,從裡面一掏。他居然又掏出五六枝玫瑰『花』,他嘿嘿笑著說,

「我以為今天陳嵐、艾嘉她們都在呢,就特意多帶了幾朵,沒想到今天就這丫頭自己在這兒……」

陸雪一聽林宥居然不是特意給自己帶的『花』,她的臉上就浮現出失望的神情。我怕陸雪再發飆,再找林宥的麻煩。就急忙換個話題,問林宥說,

「對了,你這幾天和占強聯繫了嗎?他爸爸怎麼樣了?」

我倒是也給鄒占強打電話了,但那天他在醫院,正忙著,只簡單說了幾句而已。mianhuatang.la

聽我這麼一問,林宥立刻說道,

「打了,昨天剛剛打過。他爸爸的情況好像不太好,聽說要做搭橋。估計要不少錢……」

說著,林宥嘆息了一聲。我也跟著嘆了口氣,有些擔心的說,

「哎,這占強剛剛好一點兒,又攤上這麼個事。也真夠他愁的……」

林妍倒是很認同我的話。陸雪忽然『插』話問,

「那嘉嘉姐呢?他們兩人結婚的事,就這麼耽誤了?」

一提這個話題,林宥的臉上忽然變得有些『陰』郁。他沒說話,而我嘆息著說,

「誰知道呢!他們兩個的婚事,也是夠坎坷得了……」

其實我心裡真實的想法並不是這個,只是我沒法和他們兩個說而已。自從我知道艾嘉不能懷孕后,我對鄒占強和艾嘉的未來就有些提心弔膽。雖然鄒占強一再的說,他可以不在意。但我總覺得,這未必是他的心裡話。因為我知道,他喜歡孩子。

招聘廣告發出去不久,我就接到一些應聘郵件。可惜的是,和這些人一聊,要麼對方嫌棄我是個還沒正式開業的工作室。要麼就是我對對方的履歷不滿意。眼看著定好的開業時間就要到了,可我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員工都沒招到。

這天上午,我在工作室整理著雜物。正忙著,外面的『門』開了。一回頭,就見一個清瘦、帥氣的男人走了進來。

一進『門』,他便小心翼翼的問我說,

「您好,我是在網上看到你們的招聘信息的。請問你們還招人嗎?」

我看著他,並沒立刻回答他。因為這人我看著有些眼熟,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他。

他看著我,也微微楞了下。好一會兒,他忽然說道,

「您,您姓卓吧?以前在奧藍公司做策劃?」

一提奧藍,我猛的一下想了起來。我指著他,哈哈笑說,

「你以前是鄒占強的助理?叫吳軼哲,對吧?」

他也笑了,立刻點頭說,

「卓哥,這麼巧!沒想到這工作室是你開的……」

我和吳軼哲還有些淵源。當初我剛到奧藍,一單未成。鄒占強的公司那時還沒被收購,他是市場總監,而吳軼哲是他的助理。

鄒占強為了幫我在奧藍站穩腳跟,特意帶著吳軼哲到奧藍,兩人一唱一和,指名讓我做他們的策劃。因為這個,我還險些把汪濤得罪了。

那單最後雖然沒做成,但我對吳軼哲的印象倒是『挺』深。

我忙過去,請吳軼哲坐下。給他倒了杯水,看著他問道,

「小吳,你要找工作?」

吳軼哲略微尷尬的點了點頭。我對他倒是很滿意,我便直接說道,

「小吳,你的能力我不懷疑,尤其你以前還就是做市場的。再有我太了解占強了,能做他的助理,沒有點真功夫肯定不行。只是我得和你介紹下咱們的工作室,因為這工作室是剛剛成立,並且我現在還是個光桿司令。你也知道,創業公司肯定要比較累,事情也比較雜。你要是這些都能接受的話,我倒是很歡迎你加入我們老友工作室的……」

吳軼哲立刻點頭說道,

「卓哥,苦點累點我倒是不怕。只要能給我個看得見的未來,我倒是很願意和卓哥一起工作……」

吳軼哲的態度我倒是很欣賞。接著,我倆又談了下薪資待遇。因為我手上的資金有限,不可能給他太高的工資。最好商量了下,除去五險一金,最後基本工資定在四千,獎金福利根據公司發展情況,再單獨菱些吳軼哲倒是也『挺』滿意。

我們兩個又聊了幾句,我有些好奇,就問他說,

「軼哲,你們公司被收購后,你又去哪兒工作了?」

吳軼哲立刻回答道,

「我和鄒總監一樣,我們兩個都沒走。都留在了昌興。並且我們兩個還都在銷售部……」

鄒占強的這段經歷我倒是清清楚楚。但按說鄒占強現在已經重新成為市場總監了。吳軼哲又是他曾經重用的助理,吳軼哲這個時候應該正是大展拳腳的時候,他怎麼忽然辭職了?

我把我的疑『惑』說了出來。吳軼哲卻尷尬一笑,他看著我說,

「卓總,其實我就是在一個公司呆久了。想出來換個環境,換個活法……」

吳軼哲明顯沒和我說實話。但他既然不想說,我也就沒追問。畢竟誰都有些壓在心底的秘密,是不想告訴別人的。

不過吳軼哲進入角『色』倒是很快。他居然開始叫我卓總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稱呼我。感覺有些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