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章

有了吳軼哲的加入,關於開業的準備,進展的就更順利了。mianhuatang.la-..-我拉了一個長長的賓客名單,這些人中,除了我的同淹朋友外。其他的都是廣告圈的一些熟人。畢竟我自己做工作室了,以後免不了要和他們合作。正好趁著開業,和這些人聯絡一下感情。

距離開業只剩下兩天時間了。這天傍晚,我和吳軼哲針對開業的一些事情,又做了一次細化。畢竟我們就是做營銷的,如果開業只是普普通通的放放炮,喝喝酒,似乎有損我們工作室的形象。

我們兩人正聊著,大『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回頭,就見穿著白『色』風衣的卡琳,千嬌百媚的走了進來。和卡琳有一陣子沒見了。她風采依舊,身上那種嫵媚妖嬈的氣質,似乎比從前更濃。

還沒等我招呼她,卡琳就扭著細腰,一步三搖的走了過來。她邊走邊四處看著,同時笑說,

「卓越,不錯嘛。工作室這麼快就成立了……」

我同樣笑了下,陪著卡琳四處看著,同時謙虛的說,

「卡琳,你是行家。正好幫我看看,哪裡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卡琳四處看著,她邊看邊點頭,

「做你的員工賺多少錢先不說,這福利倒是真不錯……」

說著,她走進吧台。拿起酒柜上的一瓶酒,來回的翻看著。mianhuatang.la

吧台我依舊保留,除了酒櫃之外。整套調酒的工具,榨汁機,咖啡壺,咖啡磨盤,專業茶具,這些我都依舊保留。就是為了平時工作累的時候,可以到這裡喝上一杯,緩解下壓力。

而之前的小舞台我也沒拆,簡單的處理了下。放了一張乒乓球桌,和一個跑步機。我的觀念很簡單,工作的同時,要保證健康,健康的同時,還要保證生活的質量。

把酒放回原位,卡琳回頭嬌媚的沖我笑了下,故意逗我說,

「這回得叫你卓總了。卓總,還缺人不?看我行不行?」

我哈哈大笑,看著卡琳搖頭說,

「我這小廟,可容不下你這尊觀音……」

我的話逗得卡琳咯咯直笑。

看了一圈兒,我和卡琳坐到旁邊的休息區。沒用我說話,吳軼哲就端上兩杯咖啡。和吳軼哲工作了幾天,這小子能力的確不錯,並且很有眼力見。我就暗想,如果有一天工作室做大了,肯定要讓他獨當一面。

卡琳抬頭看了吳軼哲一眼,她眼神中便流『露』出一絲『春』光。卡琳就說這樣,她絲毫不避諱,直接說道,

「呦,這男生『挺』帥啊?有『女』朋友嗎?」

吳軼哲禮貌一笑,也沒回答。回去忙自己的了。

掏出煙,遞給卡琳一支。點著后,卡琳『抽』了一口,她看著我說,

「卓越,開業的時候我就不給你包紅包了……」

我呵呵笑下。有沒有紅包我還真沒當回事。

卡琳繼續媚笑著說,

「不過我有別的禮物送你!一個單子,怎麼樣?夠意思吧?」

我先是一喜,這還沒等開業,就能接到單子。這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開『門』大吉。但我同時又有些擔心,我看著卡琳,小心翼翼的說,

「卡琳,你不會是把奧藍的單子,拉到我這裡吧……」

話音一落,卡琳立刻冷哼了一聲。不滿的白了我一眼,

「切!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這個單子是奧藍不肯做的!哎呀,現在不說這個。到時候再和你細說吧……」

卡琳的話讓我有些驚訝。我在奧藍那麼久,除了集團的單子,我還真沒聽過有什麼別的單子,是奧藍不做的。

卡琳雖然不想聊這個話題,但我還是試探著問卡琳,

「不會和宏圖集團有關吧……」

卡琳呵呵冷笑,她嘲諷我說,

「卓越,看來你對我們那位美麗的安總還是念念不忘埃不過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單子和奧藍,以及宏圖集團都沒關係。不對,我這話也不全對。倒是也有點關係。是集團一位副總的公子,剛剛在外面做了個公司。開業大半年了,營銷始終不太理想。他一直想把營銷外包,我就給他推薦了你。等到時候,我給你們找個時間。你們當面聊聊……」

我聽著心『花』怒放。這單子一聽就不會校我剛要開口感謝卡琳,卡琳馬上抬頭看了我一眼,又補充一句,

「但我醜話可說在前面,這單要是成了,我的提成你可不許忘嘍?」

我立刻笑著點頭。卡琳就是這樣,她從來不避諱別人知道她對錢的渴望。但她這樣也好,至少比一些人磨磨嘰嘰,拐彎抹角要強很多。

閑聊了幾句。我還是沒忍住,問卡琳說,

「卡琳,奧藍和cb那單子,進展的怎麼樣了?」

一提cb,卡琳就無奈的搖了搖頭。她這一個動作讓我心裡咯一下,我本以為卡琳會說出什麼不好的消息。誰知她卻說,

「一切都『挺』順利,只是安總現在壓力越來越大。我今早看她的眼圈發黑,估計昨晚又沒睡好。哎,cb這單,真是把安總折磨死了……」

安然的壓力我知道,她曾親口告訴過我。我只是心裡有些歉疚,在她壓力最大的時候,我卻幫不上她什麼。

正想著,卡琳忽然神秘的笑了下,她看著我說,

「卓越,你要是還對安總余情未了。我倒是建議你抓緊點時間吧……」

我抬頭傻傻的看著卡琳,有些沒明白她的意思。卡琳繼續說著,

「現在整個奧藍的人都知道,遲東方對安總是攻勢猛烈。每天一束『花』,風雨不誤。除非出差,只要他在本市,必須親自送去。最有意思的是,安總有時候忙,沒時間見他。他也會把『花』放到辦公室的『門』口,和其他人聊一會兒再走。我看用不了多久,安總就得繳械投降……」

卡琳的一番話,說的我心裡酸酸的。雖然我知道遲東方一直還在追求安然,但我不清楚具體的情況,更沒想到,遲東方已經下了這麼大的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