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零一章

卡琳的話,讓我的心情一下陷入了低谷。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訪問:.。我甚至都能想象到遲東方面對安然獻殷勤的樣子。而卡琳卻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她站了起來,看著我說,

「好了,不和你閑扯了,我還有個飯局,也到時間了。等你開業那天我再來……」

把卡琳送到『門』口。明明她已經上車了,我卻還看著她的背影發獃。腦子裡依舊盤旋著她剛剛說的那些話。

「卓總……」

吳軼哲拿著文件,小聲的喊著我。我立刻回頭看了他一眼,微微歉意的笑下。我剛剛出神,連吳軼哲什麼時候走到我身邊,我竟都不知道。

「卓總,你看看我又把一些細節改了下。你看看這樣可不可以……」

我一手接過文件,同時對吳軼哲說道,

「小吳,你還是叫我卓哥吧。公司就我們兩人,沒必要那麼客氣……」

吳軼哲微笑了下,他並沒回應我的話。

吳軼哲手裡的文件,就是關於這次開業的一次營銷。但這次的營銷,和以往的不同。因為這一次,我是真心的傾注了感情。

營銷案的題目是「老友餐桌計劃」。上面逐條的列出營銷目的,營銷對象,以及營銷手段。我仔細的看了一遍,點頭說道,

「嗯,我感覺可以了……」

說著,我看了下時間,嘟囔了一句,

「這個時間,白大記者應該來了啊?」

我剛說完沒多久。mianhuatang.la就見白玲風風火火的進來了。一進『門』,她還沒等說話,我立刻說道,

「姑『奶』『奶』,你總算來了。我真擔心你今天有事來不了……」

不算今天,再有兩天工作室就開業了。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這次工作室的營銷做不好,到時候會被人笑話。畢竟我們自身就是做營銷的,連自己都沒營銷出去,還有哪個公司敢信任我們?

我話音一落,白玲就微笑著說道,

「我這輩分什麼時候還上去了?我剛剛去了省台一趟,耽誤了。你和我說的營銷方案出來了嗎?」

這次我必須要讓白玲幫忙了。所以在最開始出這個思路的時候,我就已經把我的想法提前和她說了。白玲還是和從前一樣,我一說完,她二話沒說,立刻答應了。今天她是來看看具體細節的。實際大概的情況,她已經了解了。

我把營銷案遞給白玲,

「你看看吧,我覺得這樣可以了……」

白玲接過營銷案。我們三個坐到一旁的休息區,她一邊看,我一邊講解著。

「這個方案的標題叫老友餐桌計劃。由我們老友工作室發起,延伸到社會各個角落,並且這不是一個短期的活動,而是一個長期的公益事業。目的一,是想通過營銷,來吸納社會上的愛心人士,關注農村留守兒童,和偏遠山區孩子的飲食和營養健康。目的二可能就有點自『私』了,我想通過這個事情,把我們老友工作室的牌子打出去……」

我和白玲說的都是實話。做公益是真,同樣我想讓工作室出名,也是真。這些沒必要隱瞞白玲。白玲聽著,她微微一笑,馬上說道,

「很正常!以前都講做好事不留名,實際這種提法本身就是錯誤的。做好事就要留名,這樣才能帶動更多的人參與到社會公益上來的。卓越,你繼續說……」

我點了點頭,馬上又說道,

「我想聯繫幾家公司,大家出錢也可以,出物也行。準備在開業之後,把這些財務送到鄉下的學校。並且我想同時在微信、微博、論壇上同時開展『尋找老友,一起給孩子加餐』的活動。這麼做主要是現在都市中的人都過於忙碌,很多老朋友許久都不聯繫。即使聯繫,也都是以喝酒打牌為主。我們的活動,恰恰能讓他們聯繫感情,同時還能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

白玲作為社會調查方面的記者,她的敏感度極高。她抬頭看著我,立刻問道,

「卓越,你的思路都對,活動也不錯。但這裡面有個很關鍵的問題,你並不是註冊的公益組織。是沒辦法吸收捐款的。並且你也沒有完善的財務管理制度,這些捐款怎麼管理,以後都是問題……」

我伸出大拇指,由衷的贊了一下白玲。她的確說到了問題的關鍵,但我馬上和她解釋說,

「白玲,你說的這些我也想了。以我們工作室現有的情況,第一,我們不可能註冊公益組織。第二,我們也沒有足夠的人手來做這件事。所以,我和軼哲商量了下。我們決定,我們負責和團市委、關工委、教育局聯繫,同時我們也準備直接深入學校。把各個學校的情況掌握下。我們有了第一手資料后,這樣當有好心人想幫助孩子時,他們就完全可以到我們這裡來尋找信息。說簡單一點,我們老友工作室的主要任務就是提供信息源,同時幫忙對接。至於財物等具體的事項,都由這些學校去管理……」

我一說完,白玲立刻笑了。她抬頭,嬌嗔的看了我一眼說,

「卓越,你這機會可夠『雞』賊的了。這樣你們工作室就成了大家必須來的第一站,你聚攏了人氣,名聲也傳播了出去。然後你還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雖然被白玲看穿了我的想法,但我一點也不覺得尷尬。我笑著說,

「手段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目的。這樣我既做了公益,幫助了孩子。同時也傳播了我的工作室。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白玲放下手裡的文件,她看著我,搖頭笑說,

「卓越啊,卓越,你越來越像個商人了!哎,一想到你要變成一個市儈的商人,我怎麼覺得有點害怕呢?」

我笑著辯解,

「別把商人都說的那麼不堪。哪一個行業都有敗類。你們做記者的,拿人紅包,虛假宣傳的也不在少數吧……」

和白玲在一起,我倆總是不知不覺就進入辯論狀態。不過這次還好,我一說完,白玲只是笑了下,她沒再反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