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零二章

見白玲沒說話,我又繼續說道,

「白玲,這次需要你幫我做的是,一定要在我們開業當天。(mianhuatang.la好看棉花糖,最新章節訪問:.。在你們節目上播出這次老友餐桌計劃。畢竟這屬於民生的範疇,也符合你們節目的定位……」

我說這些時,白玲就盯著我看,她沒有一點表示。看著她面無表情的樣子,我心裡越發的沒底。聲音也越來越校要知道,電視台的宣傳可是重中之重。白玲要是拒絕我,那我這計劃可就白費了。

見我一副心虛的樣子。白玲冷哼一聲,苦笑著說,

「卓越,你還真以為電視台是我家開的?你以為我說採訪就採訪,說播出就播出?你知道一個選題從上報到後期完成,需要多久嗎?而不算今天,你們在兩天之後就開業,這麼緊的時間,你讓我怎麼做?」

白玲一連串的問題,問的我啞口無言。我焦慮的看著白玲,一時間竟不知道如何是好。關鍵我也想早點和白玲商量。可是這次的營銷案的確出來的比較晚,加上我的開業時間也已經通知出去了。想更改,恐怕不太可能了。

見我六神無主的樣子,白玲冷笑一聲,又說道,

「幸虧我神機妙算,你第一次和我說這件事時,我就和我們主任打過招呼了。不然,我這次還真幫不了你……」

「你嚇死我了……」

白玲的話讓我長出了一口氣。strong.la/strong不過我也告誡自己,以後做事,盡量把提前量都預留出來。不能再像這次這麼突兀了。

白玲見我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她白了我一眼,又說道,

「我再告訴你一個消息。除了我們社會調查欄目會播出之外,我還會讓你們這個事情上市電視台的新聞聯播。主旋律的事情,新聞肯定願意播……」

「啊?」

我張著大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感謝白玲了。

白玲再次冷笑,她嘟囔一句,

「除了市新聞聯播,我還可以用我們的微信公共賬戶,以及微博的公共賬號幫你宣傳你的老友餐桌計劃……」

白玲一說完,我立刻站了起來。抓住白玲的手,連連搖晃著說,

「白玲,你說,你讓我怎麼感謝你吧。你要是不介意,以後我就給你當牛做馬吧……」

說實話,白玲今天給我的驚喜真的是太大了。我之前想著能上她的節目就行,可沒想到,她卻提前幫我做了這麼多。

白玲一下把手『抽』了回去,她白了我一眼,嗔怪的說道,

「卓越,你可真是沒見識。這麼一點力度就給你興奮成這個樣?那我要告訴你,我今天去省台,就是為了你這件事。你是不是能興奮的昏過去?」

「啊?」

這一次我真傻眼了。省電視台,我之前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可這些,白玲居然都為我提前安排好了。

我的興奮,也讓白玲的情緒高漲。她看著我說,

「卓越,你要做好準備。你的這個活動,我準備做個一系列的報道。不能做一次就結束了,我們可以在報道之後的三個月,五個月,再報道一次。這樣既能檢驗你們公益的效果,讓社會大眾來監督。同時,也能增加你們工作室的曝光率……」

我除了點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白玲給我帶來的興奮,不亞於王哥借我錢時。

等我的情緒緩和了下,白玲又問我,

「但還有件事,你要知道。你們工作室剛開業,並且資金也不充足。我倒是建議你,在開業當天,你可以在找幾家企業,讓他們出些錢,你們最好一起做這個活動。這樣既符合老友的主題,也能增加一些財力物力,報道起來,力度也更大……」

點頭,再次點頭。

我想了下,掏出手機,一邊找著號碼,一邊對白玲說,

「我現在就給青姿的黃總打電話。我估計這件事問題應該不大……」

白玲也微微點了點頭。電話一接通,我立刻問黃飛說,

「黃總,咱們算是朋友嗎?」

黃飛被我的話問的莫名其妙,他楞了下,才說道,

「當然算了!卓越,你是不是喝酒了?」

我哈哈一笑,我突如其來的一個問題,問的黃飛有些莫名其妙。接著,我就把這個老友餐桌計劃和黃飛說了一遍。黃飛聽完,他琢磨了一會兒,才笑著說,

「卓越,我還真沒看錯你小子!行啊,做著公益,也做了廣告。玩的『挺』高!你這個計劃我可以參與,多了我也不拿了。就出五萬吧,你不會嫌少吧?」

黃總就是黃總。一開口就是五萬。而我開始本來準備出一萬的,讓他這麼一說,我也在心裡把價碼抬了一下,準備拿出三萬做這事。

我剛答應一聲,黃飛立刻又說,

「不過我醜話可說在前面!卓越,既然這裡有廣告的因素。你就必須保證,你說的新聞調查節目裡面,一定要提到青姿的這筆錢1

我想都沒想,立刻答應了。

說實話,我越來越佩服黃飛了。他總能一眼看到事物的本質,同時又不失一個商人的『精』明。該他的利益,必須給他,人情對他來說,根本沒用。

和黃飛說完,我放下電話。腦子裡始終盤旋著一個人的影子,安然。我正想著該不該給安然打個電話,讓她也參與進來。白玲忽然在旁邊說道,

「卓越,你不會把你的老東家奧藍給忘了吧?怎麼,連給你夢中情人打個電話的勇氣都沒有了?」

白玲在一旁嘲笑著我。吳軼哲聽著,他偷偷的笑了下。

我尷尬的看了白玲一眼,支支吾吾的說道,

「她這個時間應該在忙,等我回去再給她打吧……」

白玲聽著,她撇了下嘴。略帶不屑的說,

「真難得!被人掃地出『門』了,還對人家念念不忘的。考慮的也夠細緻的,還知道她這個時候忙呢……」

我被白玲說的有些尷尬,但又沒辦法反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