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零三章

白玲似乎也覺得自己的話有些過了,她看了我一眼。.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立刻轉移話題說,

「卓越,你有沒有覺得,現在的金額還是有點少。這次老友餐桌計劃,可是要上省台的。要是連十萬元的發起資金都不到。你們這些公司的面子上也不太好看吧……」

白玲的話我倒是贊同。我倒是想把自己的捐助額再提高一些,可畢竟財力有限。如果再提高,就會影響到公司的運營。我也想找別的公司,可開業在即,時間太緊,一時間還真不太好找。

見我一副沉思的模樣。白玲忽然輕輕咳嗽了一下,她看著我,一本正經的說道,

「卓越,這個餐桌計劃我倒是很認同。不如這樣,我個人捐贈兩萬塊。也算為留守兒童和山村教育進一份綿薄之力……」

我有些驚訝的看著白玲。我明白,她的捐助不過是個說辭而已,她只是想幫我把這件事做的漂亮一些。

白玲已經幫我太多了。我真不敢再麻煩她,讓她破費。我毫不猶緣,

「還是算了吧!這次活動的啟動資金,我覺得還是以公司的形式來完成。暫時先不接受個人的捐助……」

我之所以這麼說,就是為了拒絕白玲,畢竟我欠她的夠多了。我的話讓白玲有些失望。她略微不滿的看了我一眼。mianhuatang.la我怕她再以最佳辯手的風格和我討論這事。就急忙調轉話題,看著白玲說,

「我看還是給鄒占強打個電話吧。問問他們公司有沒有興趣……」

鄒占強的老爸已經做完了手術,據說恢復的還不錯。估計這幾天就能回來了。我的提法白玲倒是也同意,畢竟這也是對他們公司的一次宣傳機會。

掏出手機,直接打給了鄒占強。響了沒幾聲,那面就傳來鄒占強略帶疲憊的聲音。這段時間他在老家護理附近,肯定是受了不少累。

我先是問了問他父親的病情,鄒占強告訴我說還不錯,手術很成功。聊了一會兒,我才把這次老友餐桌計劃完整的給他講了一遍。問他們公司有沒有興趣參與。

讓我沒想到的是,我話音一落,鄒占強立刻說道,

「行,這樣吧!我們公司出三萬現金,再加十萬的物資。畢竟我們昌興是食品公司,在這方面要比你們更有便利的條件……」

鄒占強的回答讓我心裡一喜,同時我也有些驚訝,我又問他,

「占強,你不用和吳總商量一下嗎?」

鄒占強呵呵一笑,他輕描淡寫的說道,

「卓越,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好歹我也是個市場總監。這點事情還能做不了主嗎?你就記得,在宣傳上別把我們公司忘了就行……」

我也笑了。看來我的確是有些多慮了。

「對了,我後天的飛機。回去正好能趕上你開業……」

我高興的答應一聲。又閑聊了幾句,我倆就掛了電話。

我粗略的算了下,加上鄒占強剛剛應允的。現在現金一共十一萬,外加五萬的物資。這些完全可以說得過去了。但我心裡依舊惦記著奧藍,我之所以沒給安然打電話。是因為白玲在場,我想等回家之後再和安然聯繫,這樣還能多和她聊一會兒。

我這點小心思似乎被白玲看穿了。她站了起來,拿著手包,邊朝『門』口的方向走,邊說著,

「再加上奧藍出的錢,我估計老友餐桌的啟動金最低也有十五萬了。你們繼續準備吧,我回去先把採訪大綱做完。開業當天我再來……」

我微笑著點頭。送白玲出『門』,她忽然又笑著說,

「對了,開業當天你可要穿的帥氣點兒。我可要親自採訪你的……」

我笑著答應了一聲。

送走白玲,我和吳軼哲又簡單討論了會兒開業細節后,就各自回家。

回到家中,我簡單洗漱后。我才感覺有些餓,晚上沒吃飯,我居然都忙忘了。家裡也沒什麼吃的,我給自己泡了碗速食麵。

坐在沙發上,一邊等著面,一邊拿出手機,給安然發了一條信息。我自從奧藍離職后,和安然還從未發過信息。拿著手機,我的心裡竟有些『激』動。想了半天,我才打了幾個字,

「安然,你現在忙嗎?」

發過去好一會兒,面都好了,安然也沒回信息。我只好一邊吃著面,一邊等著安然回信。

半桶面都快吃完,手機的提示音才響了。我急忙拿了起來,點開一看,安然給我回了信息:

「我在外面吃飯呢,怎麼了,有事嗎?」

已經快十點了,這個時間安然會和誰一起吃飯呢?我本不想問,但還是忍不住問她:

「倒是有點小事,那等你吃完飯再說吧。今天這麼冷,還這麼晚,怎麼還跑出去和別人吃飯呢?」

我沒好意思直接問她和誰在一起,就委婉的把問題拋了出來。

我的這點小伎倆,安然自然也明白。她很快就回復說,

「和東方、東方的父母,還有我媽媽一起。不過快吃完了,你要說的是什麼事,現在發信息說吧……」

看著安然發來的信息,我一下愣住了。我傻傻的盯著屏幕,連口中的速食麵都忘記吃了。我想不明白,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飯局?連父母都出席了?

我越想心裡越不舒服。一股濃濃的醋意從我心底泛起。我乾脆把手機扔到沙發一邊,也不準備再給安然回信息了。

拿起一支煙點著,我鬱悶的『抽』了一大口。今天晚上,卡琳剛剛告訴我,遲東方現在正在對安然窮追不捨,每天鮮『花』不斷。可沒想到,今天晚上,他們兩家人就在一起吃了飯。

越想這些,我的心情越壓抑。一種不祥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不知為什麼,我總是覺得,我和安然的未來似乎更加渺茫。她說等cb的單子結束,她才會重新考慮個人問題。可我真怕等這單子結束時,她已經成了遲東方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