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零五章

都說瑞雪兆豐年。。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開業這一天,天空竟然飄起了小雪,但天氣卻並不冷。我看著窗外潔白的城市,心裡想著,說不定這還真是個好兆頭呢。

吳軼哲很能幹。等我到工作室時,他已經先到了。並且又把衛生收拾了一遍。各個桌上,還都擺放好了水果糖茶。我來之後,反倒沒什麼乾的了。

開業慶典所需的一切,我們全都外包給了禮儀公司。其實我們開業的環節也不複雜,連剪綵都省略了。

和吳軼哲聊了一會兒,就見林宥、艾嘉、陳嵐,以及鄒占強開『門』進來了。他們四個是提前約好一起來的。一進『門』,就聽林宥弔兒郎當的沖我嚷著,

「卓越!今天這麼大的喜事,你不得給我發點紅包啊?」

林宥這孫子,他什麼時候都不吃虧。明明是我開業,他卻朝我要紅包。

我也沒搭理他,剛把幾人迎了進來。還沒等說話,鄒占強忽然看見了我身後的吳軼哲。他一下愣住了。而吳軼哲倒是大大方方的和鄒占強打著招呼,

「你好,鄒總1

鄒占強這才哈哈一笑,看著吳軼哲說,

「小吳,沒想到你跑卓越這來上班了……」

說著,鄒占強又看向我,玩笑著說,

「卓越,這事你有些不地道了。小吳和我辭職,我還以為去哪個集團了呢。沒想到居然被你給拐跑了……」

我和鄒占強這麼多年,他的言談舉止,我都太熟悉不過了。mianhuatang.la網他雖然是開著玩笑,但我能感覺到,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有些奇怪,他一個吳軼哲的前老闆,見到吳軼哲,怎麼好像還有些不太自然呢?

吳軼哲和鄒占強打了招呼,又和艾嘉客套了幾句。因為他始終做鄒占強的助理,和艾嘉也很熟悉。雖然兩人沒結婚,但他還是叫艾嘉嫂子。

鄒占強走了足足有二十多天。能看得出來,這次回老家護理,也給他折磨夠嗆。明顯能感覺到,他比從前瘦了一些。

我們幾個閑聊了幾句,我問鄒占強說,

「占強,你現在也回來了,叔叔也出院了。那你準備哪天和艾嘉去登記?」

我本是隨口一問。因為如果不是當天他家人忽然住院,隔天他就要和艾嘉登記了。可我話音一落,艾嘉的表情竟然有些複雜。還沒等鄒占強說話,艾嘉忽然指著吧台的方向問我說,

「卓越,那些酒就那麼擺著不喝,有點太可惜了。一會兒讓林宥給大家調點酒吧……」

說著,艾嘉微微笑了。

我們誰都不傻。大家都知道,艾嘉這是故意在岔開話題。她不想提結婚的事。我有些奇怪的看著他們兩個,但兩人不說,我又沒辦法追問。

我和陳嵐對視了一眼。我以為她會知道些內情,可從陳嵐『迷』茫的表情來看,她應該也不知道什麼。

我們幾個又閑聊了幾句。又有客人陸陸續續的來了。卡琳、汪濤先後到了。卡琳一出現,林宥就盯著卡琳,他感嘆一聲,

「卓越,奧藍現在改成『奶』牛場了?」

林宥的聲音很大,卡琳聽的清清楚楚。我急忙回頭瞪了林宥一眼。這傢伙說話向來不顧忌,想什麼就說什麼。

其實也不能怪林宥。這大冬天的,卡琳穿的卻很暴『露』。一件深v的羊絨小衫,白皙的渾圓半『露』著。外面是一件范思哲的風衣,衣扣也沒系。好像特意要向大家展示她完美的身材一樣。

我給他們互相做了介紹。因為陳嵐和汪濤很熟,我們曾一起在半月山共事過一個月。兩人聊了幾句,陳嵐就直接問汪濤,

「汪濤,怎麼沒見安總和陸雪呢?」

其實陳嵐的問題,也是我心裡所想的。已經快九點了。卻還沒見安然和陸雪的影子。汪濤扶了扶眼鏡,他微微搖頭,

「不太清楚,應該還在忙。估計一會兒就能來……」

汪濤話音一落。就見一身酷酷打扮的秦沫推『門』進來了。秦沫和在座的這些人都很熟,一進『門』,就和大家聊上了。

我忽然發現一個特別有意思的事。秦沫一出現,汪濤的目光就開始跟隨著秦沫。秦沫到哪兒,汪濤就看向哪兒。估計上次拍完廣告,汪濤對秦沫也是動了心。不過這傢伙更嘴硬,我問過他兩次,他死活不承認。非說是對秦沫的欣賞。

眾人正嘻嘻哈哈的閑聊著。忽然吳軼哲在『門』口喊我說,

「卓總,有客人來了……」

我一聽,急忙朝『門』口走去。而林宥在我身後故意嘲諷我說,

「現在這老總也太容易當了吧?兩個人的公司,一個總裁,一個副總。看來我這個『花』店店長也得升升級了,明天你們都叫我林總……」

我也沒空和林宥胡扯,急急忙忙到了『門』口。

一開『門』,就見黃飛帶著助理和司機從車上下來。他的助理和司機還分別從後備箱里拿出兩個大『花』籃。

我急忙迎了上去,和黃飛握了手。寒暄了幾句,黃飛掏出一個大紅包遞給我說,

「卓越,這是我個人的一點心意。別嫌少……」

我也沒推遲。接過紅包那一瞬,我能清楚的感受到這紅包的厚實。

接著,黃飛又回頭指著兩個『花』籃,他笑呵呵的問我說,

「卓越,看見這兩個『花』籃了吧?是別人讓我替他送來的,猜猜是誰?」

『花』籃上是有字的。可惜離的遠,我根本看不清。而黃飛又讓我猜,不知道為什麼,我竟脫口而出,

「是周天成,周總吧?」

話一出口,黃飛就楞了下。他看著我,不解的問,

「看來你和周總的關係改善的不錯嘛?你怎麼會猜是他?」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猜他。可能只是一種感覺而已吧。見黃飛不說,我追問他,

「難道我猜錯了,不是周天成?」

黃飛呵呵笑下。他搖頭說,

「當然不是,你想想能安排讓我來當搬運工的,能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