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零六章

黃飛依舊和我賣著關子。mianhuatang.la網。wщw.更新好快。可我卻糊塗了。我和黃飛共同認識的朋友就那麼幾個人,基本還都是和工作有關。並且黃飛是總裁級別的,能安排讓他給我送『花』籃,我還真想不出這人是誰。

我搖了搖頭,笑著說,

「黃總,你還是直說吧。我真猜不到1

黃飛哈哈大笑,他盯著我,頗有深意的說,

「我就知道你猜不到。告訴你吧,這是我們青姿總公司齊董事長讓我代送的兩個『花』籃。他讓我轉告你,祝你開業大吉……」

我完全傻了。這個齊董事長我只是在提案會上見過他一次。如果沒記錯的話,我倆好像就說過一句話而已。並且青姿也拒絕了我的加入。可我沒想到,在我開業的時候。齊董事長居然會派黃飛給我送來『花』籃。兩個『花』籃雖然不值什麼錢,但這送『花』籃的人,卻是身份顯赫,簡直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急忙和黃飛說,

「黃總,我也沒有齊董事長的聯繫方式。你就給我捎個話吧,就說我衷心感謝他。更希望能有機會當面和他說聲謝謝……」

我話音一落,黃飛立刻哈哈大笑。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著說,

「卓越啊,這就對了嘛。這才是一個成熟的企業家該有的思路。現在沒機會見齊董事長,所以你就要創造機會見他。雖然他現在幫不上你什麼。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但山不轉水轉,說不定哪一天你們就會見面了。更說不定在某一天,你們可能還會合作,對吧?」

我馬上笑著點頭。上次在黃飛的辦公室,他給我講了一番機會論。當時他認為我是有機會,卻抓不祝而現在,他對我的評價是,沒有機會,要去創造機會。其實我特別的感謝黃飛。從認識他以來,他總是無意間教會我許多。

我和黃飛一邊朝『門』里走著,黃飛一邊繼續說,

「卓越,其實齊董事長也還在關注你。這次他聽我說你出來創業,開了這麼一間工作室。他還『挺』感興趣,說有機會要和你聊聊……」

我點了點頭,雖然我不知道齊董事長要和我聊什麼。但能和他這種商界前輩接觸,本身就是一種榮耀。

剛到『門』口,忽然黃飛停住了腳步。他壓低聲音說,

「卓越,我就提前給你透『露』一下吧。韓國子公司那面進展的一直『挺』順利,產品也已經下線了。但是齊董事長一直對營銷不太滿意。現在子公司那面拿出的營銷案,都被齊董事長給否決了。卓越,這對你可是個機會。你上次提案會始終沒說的營銷案,齊董事長可是一直念念不忘呢……」

黃飛的話,說的我心裡砰砰『亂』跳。這個單子要是能拿下來,那我們工作室可是立刻上了個檔次。原因有兩點,第一,青姿絕對算得上國內大公司了,能給這樣的公司做營銷案。本身就可以顯示出我們工作室的實力。以後和別的公司再談單時,我們也可以拿青姿作為案例。第二,這個單子的金額肯定不校雖然我們不做渠道,不做執行。但單是這個營銷案的利潤,就可以讓我招兵買馬,擴大工作室。

不過我還是有些疑『惑』,我又問黃飛,

「黃總,我記得你說過。韓國子公司不是獨立的運營嗎?齊董事長怎麼還管他們如何營銷?」

黃飛呵呵笑了,他斜了我一眼,解釋說,

「公司『花』了這麼大的財力、物力組建了子公司。可以說,子公司的發展,完全關係到青姿未來的命運。你說齊董事長能不親自過問嗎?」

我點了點頭。心裡卻更加緊張。看來開業之後,我必須得想辦法見齊董事長一次了。

和黃飛剛一進『門』,一股馨香立刻飄了過來,是卡琳!就見她扭著蜂腰,一步三搖的朝黃飛走了過來,邊走邊嫵媚著說,

「黃總,好久沒見你了。今天一定得好好喝一杯礙…」

說著,卡琳竟上前挽住了黃飛的胳膊。卡琳的動作讓周圍的人都有些驚訝,大家愣愣的看著。

其實這也是卡琳的厲害之處,她無論在什麼場合,只要她認為有用的人,她會放下身段,放下『女』人所謂的自尊,直接攀附對方。這也是為什麼她能從最底層的銷售,做到今天這個位置的主要原因。

而黃飛對這一切似乎早已經司空見慣。他哈哈一笑,點頭說,

「卡琳總監都發話了,那我就捨命陪美『女』……」

離正式開業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一些從前的朋友和同事也都紛紛來了。可依舊沒見安然的影子。我讓林宥幾人幫我招待客人。我一個人站在『門』口,有些不安的朝遠處看著。

安然已經答應我了,她說會早點來的。可到現在,她卻還沒出現。這讓我有些奇怪。

「等安然呢?」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了過來。不用回頭,我也知道是陳嵐。

我笑著搖搖頭,故作輕鬆的說道,

「不是,我想看看白玲怎麼還沒到。電視台今天要採訪的……」

陳嵐微微冷笑了下,她看了我一眼,略帶嘲諷的說,

「卓越,雖然你變了很多。但有些地方,你依然沒變。比如言不由衷的時候,你的表情就會顯得僵硬……」

被陳嵐一說,我的表情更加尷尬。一時間,我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陳嵐也並沒繼續這個話題,她忽然又問我,

「卓越,假如安然要是晚來的話,你會把開業的時間推后嗎?」

我想都沒想,立刻搖了搖頭。如果放在半年前,我肯定能做出這種事。但現在我既然選擇創業了,那我就得為公司負責,也要為我負責。

陳嵐對我的回答似乎還算滿意,她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們兩個正說著,忽然一輛酒紅『色』的雷克薩斯出現了。一看這車,我心裡一陣『激』動。這車我太熟悉了,我曾不止一次的坐過。是安然的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