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七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零七章

陳嵐也知道這車是安然的。mianhuatang.la。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她微微笑下,輕聲說著,

「卓越,快過去接一下吧。安然總算來了……」

陳嵐的口氣中竟帶著幾分幽怨。不過我也不在意這些了。之前我還想,安然來了,我別表現的太『激』動。可當車一到,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急急忙忙的走了過去。

車已經停穩。副駕的車『門』開了,就見陸雪微笑的從車上走了下來。一見到我,她立刻揮手,笑著說,

「卓老闆,恭喜發財1

看著空『盪』『盪』的車內,除了司機,根本也沒有安然的影子。安然居然沒來?我的心情一下變得極其失落。

看著陸雪,我硬擠出一絲微笑。敷衍的說,

「發財,發財1

我的敷衍,陸雪自然也看得出來。她撇了嘴,走到我的面前,遞給我一個紅包說,

「別看了,安總沒來呢!給,這是我的紅包。你要是不要,我可拿回來了……」

陸雪嘻嘻哈哈的開著玩笑。

我接過紅包,壓抑不住內心的困『惑』,輕聲問陸雪,

「陸雪,安然呢?她怎麼沒來?」

「重『色』輕友1

陸雪不滿的白了我一眼,但她還是馬上說道,

「安總今天根本就沒去公司。不過我倆剛剛通話了,她還在忙。但你也不用擔心,安總告訴我了,說她一定會來的。不過恐怕得晚一些……」

我「哦」了一聲,又問陸雪,

「陸雪,安然說去辦什麼事了嗎?」

陸雪瞪著我,她撅著小嘴,歪著頭說,

「卓越,你太過分了。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我來祝賀你開業,你一句關心我的話都沒說。一句一個安總,就不能關心關心我啊?再說了,安總去辦事。該告訴我的她就說了,不該告訴我的,我也不敢問啊?」

陸雪依舊是不滿的和我吐槽著。我也意識到我有些過分了。不過我還是有些奇怪,雖說今天我開業,不算個什麼大日子。但安總也不至於這麼晚還不來,並且她去了哪兒,連陸雪都不知道。

看著陸雪,我也不好再問了,只好假裝輕鬆的開著玩笑,

「我現在就關心你!告訴你,林宥早就來了。一直等你呢……」

陸雪立刻笑了。當她確定自己喜歡林宥后,她也不再像從前那樣遮遮掩掩,反倒是大大方方的面對這事。

陸雪一邊走,一邊和我說著,

「放心吧,別擔心。安總說來,肯定會來的……」

雖然陸雪和我這麼說,但我的心裡卻依舊不踏實。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好像要出事。帶著陸雪進了工作室。她馬上嘻嘻哈哈的和大家聊了起來。

工作室里,一時間熱鬧非常。大家喝著茶,吃著水果,三五一夥,隨意的聊著。雖然我心裡有些惦記安然,但我還是熱情的招呼著眾人。

我和卡琳,還有黃飛正聊著。忽然就聽林宥發出一聲驚嘆,

「我靠,這個大哥怎麼來了?」

林宥的驚嘆讓工作室一下變得安靜。大家的目光都朝『門』口的方向看去。我也跟著回頭,就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一看見他,我立刻皺著眉頭,不由自主的笑了下。

是拈『花』!

我都不清楚拈『花』怎麼會知道我做了工作室,並且還在今天開業。

多日未見,拈『花』風采依舊。還是一頭『亂』蓬蓬的捲髮,瓶體一樣厚的眼鏡。也不知道他從哪兒淘來的一套『迷』彩服,上面還有幾處油漬。最酷的,是他腳上那雙軍勾皮靴。走起路來,轟轟作響。

一進『門』,拈『花』就雙手合十,沖著眾人微笑的打著招呼,

「各位好,各位好!我說卓越的朋友,我叫拈『花』……」

除了林宥和陸雪,沒人認識拈『花』。大家一聽一個大男人,居然叫這麼個名字。就都顯得有些驚訝。但聽他說是我的朋友,大家也都對禮貌一笑。不過最尷尬的就是陸雪,她苦著臉,低著頭,根本都不敢看拈『花』。

拈『花』背著他的背包,笑呵呵的朝我走來。我急忙迎了上去,和他打招呼說,

「拈『花』,你怎麼來了?」

拈『花』看著我,略帶不滿的說道,

「卓越,你也不拿我當朋友啊!開業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告訴我?」

雖然拈『花』有些神經質,還不太講衛生,平時髒兮兮的。但在我心裡,我從來沒歧視過拈『花』,我也把他當成我的普通朋友看待。不過他的存在感太低了。我寫賓客名單時,真就沒想起他來。

我忙和拈『花』道歉。說了兩句,我又問他,

「拈『花』,你怎麼知道我做了工作室,還在今天開業?」

我一說完,拈『花』就回頭朝人群中看去。他的目光停在陸雪的身上,接著,他嘿嘿一笑,竟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我是在雪兒的空間里看到的,她發了你的照片,還說你今天開業……」

陸雪這丫頭一直還玩空間,這個我是知道的。

拈『花』話音一落,陸雪就瞪大眼睛,驚訝的問他,

「拈『花』,我都把你拉黑了。你怎麼還能看我空間?」

拈『花』嘿嘿一笑,他撓了撓他那頭捲髮,小聲說道,

「我又用小號加你了……」

陸雪頓時無語,她哭笑不得的看著我。我聳了聳肩,沖陸雪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而一直在陸雪身邊的林宥忽然走了過來。他一到拈『花』身邊,拈『花』立刻警惕的後退了一步。上次在陸雪家,林宥故意嚇唬拈『花』,看來這事對拈『花』還有『陰』影呢。

林宥嘿嘿壞笑,他拍了拍拈『花』的肩膀,笑嘻嘻的說,

「拈『花』,別怕埃今天哥們和你說實話,我根本不是你們雪兒的男朋友,上次是假的,她威脅我紉不去,她就要嫁給我。你想,這事多嚇人啊?我敢不去嗎?現在好了,你知道真相了。你就繼續追求你的白雪公主吧……」

林宥的話讓拈『花』楞了下。其實不但拈『花』楞了,我都有些傻眼了。因為林宥這個玩笑有些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