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零八章

如果放在以前,林宥這麼鬧,我還真不覺得什麼。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wщw.更新好快。可現在不一樣,我知道陸雪喜歡林宥。就算著丫頭心『胸』寬闊,可當著這麼多人面,林宥說這些。陸雪的面子也不好看。

果然,林宥的話讓陸雪臉『色』漲紅。她瞪著林宥,憤怒的喊了一句,

「林宥1

陸雪的聲音很大,把林宥嚇了一跳。尤其看到陸雪的眼圈竟然有些紅了。林宥更是有些不知所措。

我正想著怎麼緩解這個尷尬,拈『花』忽然對林宥說道,

「我現在還不能追求雪兒,等我成名了。不用你說,我也得把雪兒搶回來……」

說著,他從背包里拿出一本詩集。遞給我說,

「卓越,這是我送你的開業禮物。你要好好保存著,上面可有我的簽名的……」

我連連點頭,哭笑不得的接了過來。

我以為這事就這麼完了。可沒想到,拈『花』竟又拿出好幾本。他開始給大家分發上了,邊發邊說,

「大家都看看,這可是我的第一本詩集!市面上是買不到的,就出這一版。strong.la/strong很有收藏價值的……」

眾人看在我的面子上,都把詩集接了過去。讓我沒想到的是,拈『花』把詩集發完后,他竟又開始對著眾人說,

「這本詩集的定價是三十八,大家都是卓越的朋友。我就給你們個友情價,三十1

我簡直要瘋了。這個拈『花』,他今天來,竟然是為了賣詩集的。眾人也都傻眼了,拿著詩集,給錢不是,不給錢也不是。

我正想說拈『花』幾句。林宥先開口了,可能是因為他也意識到剛才的玩笑有些過分。他就拍著拈『花』的肩膀說,

「拈『花』,你就不用朝他們要錢了。一共多少本,我都買了。你算一下吧,我給你錢1

拈『花』笑逐顏開,他沖著林宥豎起了大拇指,

「還是你懂行,知道我這詩集的價值!不用算了,我在家的時候就算好了。我一共帶來二十本,六百塊錢……」

眾人都看著這兩個活寶。我更是無奈的苦笑,這個拈『花』,在家就已經算好了。

林宥倒是沒含糊,直接把錢給了拈『花』。拈『花』笑呵呵的接過錢,他看著林宥又問,

「對了,我家裡還有不少呢。要不我再賣你點兒?」

拈『花』的一句話,嚇得林宥把頭搖晃的像撥『浪』鼓一樣。但他馬上又說,

「拈『花』,不對啊!卓越那本是你免費送的。你多收了我一本錢,不行,你得找我三十塊……」

林宥又開始胡鬧上了。拈『花』一聽,急忙把錢揣了起來。轉身就朝外面走去,邊走邊嘟囔,

「那本就當咱們兩人一起送給卓越的禮物吧!字是我寫的,書是你送的。你也不虧的……」

可能是怕林宥反悔。拈『花』的腳步很快,說著,他已經出『門』了。

眾人這才哈哈大笑著。唯獨陸雪,鐵青著臉坐在一邊。她今天是真生氣了!

拈『花』的鬧劇剛剛結束。就見白玲帶著攝像,還有兩個工作人員走了進來。我急忙迎了上去,白玲立刻笑著說,

「卓越,恭喜了1

我笑著和她寒暄著。閑說兩句,白玲又問我,

「昨天給你發的採訪提綱你看了吧?」

我立刻點頭說,

「嗯,看過了1

「慶典前採訪,還是等慶典結束採訪?」

「還是等結束吧,不然之前『亂』哄哄的,我怕效果不好……」

我一說完,白玲嫣然一笑。她點頭說,

「好,一切都聽卓老闆的。今天我們都是服務員,就為卓老闆服務……」

我也笑了。說實話,其實我真的『挺』感謝白玲的,如果沒有她的幫助,我這次的開業,肯定是黯淡無光。我本想說幾句感謝的話,可旁邊人太多,一時間我又不好開口。

眼看著慶典的時間就要到了。忽然『門』口傳來一陣『亂』糟糟的聲音。因為吳軼哲在『門』口,我就邊走邊問他,

「軼哲,怎麼了?」

吳軼哲回頭看了我一眼,他的表情有些尷尬。

而這個時候,就見七八個男人走了進來。這些人都穿著粗舊的工裝,工裝上還沾著油漆和泥點。有兩個人還帶著安全帽。一看這打扮,感覺應該是工人。

他們一出現,工作室立刻變得安靜。大家都有些好奇的看著他們。其中一個領頭的沖著人群問道,

「老闆哩,俺找你們老闆……」

這人說話有著很重的口音,聽著就不是本地人。我猜應該是來城裡務工的農民工。

我走了過去,不解的看著他,問道,

「你好,我是這裡的老闆。你有事嗎?」

領頭的一看我,他一下愣住了。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同伴,有些驚訝的說,

「不是說是那個『女』的嗎?」

我更加糊塗了,沒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而他的同伴也搖了搖頭。

領頭的又看著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直接說道,

「俺不怪你是男的『女』的,今天必須把工錢給俺們結算了。不給俺們今天就不走了,你也別開業了……」

我更加傻了,奇怪的看著這人一眼。剛要說話,我身邊的白玲就問我,

「卓越,你欠他們錢?」

我呵呵苦笑的搖了搖頭。今天這開業到底是怎麼了?難道真是日子沒選對?剛剛被拈『花』胡鬧了一通,現在又莫名其妙的出來幾個農民工。不管不顧,開口就要錢。

我看著領頭的,反問他,

「你是不是找錯地方了?我都不認識你,什麼時候欠你工錢了?我這個工作室剛開業,一單還沒做呢。我就是想欠你錢,都沒辦法欠1

我盡量心平氣和的和他解釋著。今天這事的確是鬧得我哭笑不得。這都什麼跟什麼埃平白無故就有人來要賬!

我話音一落,這人一撇嘴,

「嫩就別裝了。以為俺們不知道呢?你是奧藍廣告的吧?」

他的一句話不但讓我愣住了,連工作室里的這些人也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