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零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零九章

誰也沒想到,這人忽然提到了奧藍。mianhuatang.la網。wщw.更新好快。而他的話,更是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雖然我現在離職奧藍,但和奧藍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今天來的這些人中,就有好幾個奧藍的人。

我剛要說話,陸雪忽然走了過來,她直接問說,

「怎麼了?奧藍怎麼了?」

作為總裁助理。一聽說和奧藍有關,她也顧不上生悶氣了,馬上來了解詳情了。

這農民工冷笑了下,

「你還問我奧藍咋啦?奧藍欠我們工錢,你說說咋啦?」

這人的一口口音的話,聽的大家都是大吃一驚。而我的心裡更是咯一下。我很清楚,這件事和我無關。但我卻有兩點搞不明白。第一,奧藍怎麼會欠他們錢?第二,就算奧藍欠錢,他們怎麼會跑到我這裡來要?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農民工話音一落,陸雪立刻說道,

「大叔,你說的什麼啊?奧藍怎麼可能欠你們錢?奧藍雖然有一些戶外的廣告工程。但我們都是直接外包給外建公司的。我們根本不會直接去雇你們工作的……」

其實陸雪說的這些,我也很清楚。但既然對方提到了奧藍,我就知道這件事絕對不簡單。對話剛要說話,我急忙拉著領頭人的胳膊,笑著說,

「這樣吧,你到我辦公室。你把詳細的情況和我說一下吧……」

外面人太多。mianhuatang.la網我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讓他說出一些對奧藍不利的話。眼前我需要做的,一是穩住對方。再有,就是了解詳情。

剛要走,忽然慶典的主持人問我說,

「卓總,還有五分鐘就到慶典的時間了,你得抓緊啊?」

五分鐘絕對是聊不完的,這點我很清楚。我想都沒想的直接說道,

「慶典時間延後,聽我通知……」

說著,我又看著陸雪和林宥,乾脆利落的說道,

「陸雪,你也和我進來。林宥,你幫忙招呼客人。吧台里那麼多酒呢,都打開讓大家嘗嘗……」

我的幾句話,似乎又回到了當初在奧藍做總助時候的樣子了。好像把陸雪和林宥都當成了我的下屬。

其實叫陸雪,是因為陸雪是安然的助理,許多事情她了解。叫林宥招呼客人,我是怕耽誤時間太長,別讓大家覺得我是怠慢了。

裝修時,我特意留了一間獨立的辦公室。

辦公室雖然不算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也都有了。我們坐在休息區,我親自給幾人倒了茶。茶水剛倒上,領頭的就直接說道,

「老闆,恁不用給俺們端茶倒水。只要把俺們的工錢結了,白說端茶倒水,俺給恁當牛做馬都行。恁也清楚,這馬上就過年了。俺們可是等著拿工錢回家辦年貨呢。這錢恁要是不給,俺們這年都沒法過……」

我點了支煙,坐在領頭的對面。看著他,直接說道,

「這位大哥,你剛才也聽到了。奧藍的戶外廣告工程都是外包給建築公司的。你們應該都是外建公司下面的建築工人吧?你們應該朝外建公司要錢的,而不是朝奧藍……」

我的幾句話,不但沒起到作用,反倒讓這個領頭的更加『激』動。他看著我,嚷嚷著說,

「管啥外建公司要錢?恁們不把錢給外建,他們用啥給俺們開資?外建公司說了,恁們啥時候給他們結算。他們就啥時候給我們開資。恁說,俺不找你,俺找誰?」

這位領頭的,依然把我當成了奧藍的人。不過他的一番話,倒是讓我捋順了思路。奧藍把工程外包給外建。現在應該是沒結賬。而外建給這些工人開不出資,所以就鼓動這些人來找奧藍。

可我總覺得不可能!因為我知道,奧藍在做預算的時候,外建的錢都是放到首位。畢竟誰都知道,農民工的工資不能拖欠。一旦拖欠,很容易引發**。

我回頭看了一眼陸雪。陸雪馬上『迷』茫的搖了搖頭。她雖然是助理,但是財務上的事,她也並不了解。

我也沒和對方解釋我和奧藍之間的關係。我依舊試探著問他,

「一共多少錢?」

「四百多萬吧……」

領頭的一開口,嚇了我一大跳。我驚訝的看著他,怎麼也想不到居然會是這麼多錢。我感覺更不可能了,我也沒再多問。掏出手機,立刻給安然打了過去。

可惜的是,安然的電話竟然關機了!

我一陣心驚『肉』跳,我再問領頭的,

「怎麼會欠你們這麼多錢?」

領頭的也看出我有些驚訝,他解釋說,

「這可不是一個工程的錢。從年初到現在,恁們就給外建結過一次賬。俺們平時開資,都是外建先給我們開一小部分。說剩下的等奧藍結賬,一起給俺們開了……」

他這一說,我好像明白了什麼。如果我沒猜錯,這筆錢被安然挪用了。而挪用的地方,就是cb這單的墊資。而現在,cb的錢遲遲不到賬。而安然根本沒有錢來付給外建。所以,才會出現現在這一幕。

我心裡又驚又氣。我沒想到安然居然會把這筆錢佔用。要知道,雖然奧藍也有苦衷,但拖欠農民工工資的事情一旦曝光,奧藍以後也就別在這個圈子裡『混』了。

陸雪也不敢『插』話了,她拿著手機給安然打了電話。安然依舊關機,她只好給安然發了條簡訊。

見我和陸雪都不說話,領頭的男人再說說道,

「老闆,俺知道恁們有錢,恁們就別難為俺們這些打工的了。把錢開了吧!你要是不開,俺們今天可真就不走啦……」

他一說完,他身後的一個年輕一點的男人接話說,

「你別以為就俺們這些人。一會兒俺們工地的人都來,你這房子都裝不下……」

我知道,他並不是誇張。但我還是有些奇怪,就問領頭的說,

「可我這不是奧藍,我這是老友工作室!和奧藍沒關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