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一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一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一十四章

拿起一看,竟然是喬巧打回來了。mianhuatang.la.-一接起來,就聽喬巧在焦急的問道,

「卓越,林宥怎麼了?他怎麼會被車撞了?他在哪個醫院,嚴不嚴重?」

面對喬巧的一連串問題,我一時語塞。畢竟我剛剛是順口胡說的。而喬巧還要再問,我急忙打斷她,

「喬總,您先別急,您聽我說!林宥沒什麼事,是被自行車碰了下……」

沒辦法,既然撒了一個謊,只好用另外一個謊來圓了。

「卓越1

我剛一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喬巧憤怒的聲音。我怕她掛斷電話,急忙說道,

「喬總,是這樣的,我有件事想麻煩您一下。有個叫cb的公司……」

話沒等說完,喬巧就冷哼一聲,

「卓越!你真卑鄙,為了讓我幫忙,你竟然詛咒林宥被車撞了1

喬巧不愧是見過大世面的。她竟看出了我的謊言。我也不想和她解釋了。因為我知道她的脾氣,我嗦一句,說不定她就會掛斷電話。

我急忙說道,

「喬總,只要你幫我這個忙。我就告訴你林宥為什麼會不回北京!這件事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想你一定感興趣1

話一說完,我就在心裡默念。對不起了,林宥。哥們只能拿你『交』易了。其實把林宥出賣給喬巧,我心裡一點都不愧疚。因為這孫子對我沒少幹這種事,也該輪到他一回了。

或許喬巧這個機器一樣的『女』強人,除了林宥,她再沒有什麼軟肋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聽我一說完,她立刻冷漠的說道,

「說吧,什麼事1

見她答應,我急忙說道,

「喬總,麻煩你去幫我看下一個叫cb的珠寶公司。他們老總和市場總監在沒在公司,為什麼電話始終打不通?我一會兒把地址給你發過去……」

喬巧「嗯」了一聲,淡漠的說道,

「等我電話1

說著,她不再給我說話的機會,直接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我和安然四目相對。一時間,我倆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的心裡依舊提心弔膽著,但我還抱著一線奢望,希望cb的總裁只是因為其他的事,才把電話關機的。安然也一直沉默著,她也在衡量這件事的走向。其實我們兩人想的都一樣,都覺得這件事可能要變得糟糕。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就立刻問安然說,

「安然,我記得你和我說過。cb的總裁米洛,是你叔叔幫你聯繫的。你沒找他問問嗎?」

安然再次嘆息著搖了搖頭,

「沒有,因為我現在也不知道cb那面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給他打電話,我也不知道該問什麼……」

說著,安然抬頭看著我,她又問我說,

「卓越,cb不會有事吧?」

還沒等我說完,安然就自問自答的說道,

「應該沒事的!米洛是我叔叔介紹的,他們還是ds的子公司,ds的實力誰都知道的。再說,他們第一筆款已經付了五百萬,這筆錢也不是小數目……」

安然低聲嘟囔著。其實我很清楚安然現在的心裡,她不過是在給自己找個理由而已。因為她怕,怕cb有事。

我雖然已經感覺到事情可能要變得糟糕。但安然剛剛說的這些,我也有些想不明白。按說這三種情況疊加在一起,這件事應該是萬無一失的。

我倆都不再說話。我悶頭『抽』著煙,安然始終沉思著。

等待!漫長而又煎熬的等待!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的電話忽然響了。我急忙拿起來一看,是喬巧打來的。一接起來,我就著急忙慌的問道,

「喬巧,怎麼樣了?」

喬巧依舊是一副冷漠的態度。她冷冷的說道,

「你要找的那家公司已經搬走了……」

喬巧的話讓我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我馬上又問喬巧,

「搬走了?什麼時候搬走的?」

喬巧淡淡的回答,

「據大廈的物業說,是昨天一早搬走的1

「他們搬到哪兒了?」

我繼續追問著。可喬巧聽我的問話,她冷哼一聲,

「你不覺得你的問題很幼稚嗎?我怎麼可能知道他搬哪兒了?」

喬巧說的對。她怎麼可能了解那麼多呢?我獃獃的帶著電話,心裡五味陳雜。我甚至不敢回頭看安然,雖然我剛剛的話,安然都聽的清清楚楚。

喬巧見我不說話,她冷冷的問了一句,

「怎麼,被騙了?」

我傻傻的聽著電話,一言不發。

是,是被騙了!雖然騙的不是我,但我心裡的難受程度,絲毫不亞於安然。我甚至有些恨自己,如果我當時再堅持一下,或許就不是今天這個結果。可生活,根本不會給我們「如果」的機會。

我的腦子在飛速的轉著,我在想這個局,我能不能幫安然解開。可我馬上就自嘲的否定了自己,這麼大一筆錢,我怎麼可能幫得了安然呢?

我沉默了好一會兒。對面才又傳來喬巧的聲音,不過這次她的態度不再冷淡,而是輕聲的問我說,

「卓越,你該說說林宥的事了……」

我這才想起剛剛答應喬巧的話。可惜,我現在一點說這事的心情也沒有。我只好歉意的說了一句,

「不好意思,喬總。我現在還有點事,等我找時間會告訴你的……」

「卓越,你……」

喬巧有些急了。可惜的是,她話還沒等說完,我就把電話掛斷了。

回頭看著安然,安然也看著我。她的嘴『唇』在微微顫抖了好一會兒,可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知道,安然的內心在一點點的崩潰。她最引以為傲的單子,她的全部身家,包括她的母親孔姨的,全都壓在了這單上面。而現在,人去樓空。

安然的身體都在顫抖著,我急忙走到她的身前,看著她,安慰她說,

「安然,你先別擔心。事情會解決的,我們一起想辦法,好嗎?」

安然抬頭看著我,她一言未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