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一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一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一十五章

安然現在已經是六神無主,手足無措了。.訪問:.。我知道,這個時候我不能表現出一絲慌『亂』。否則,安然將會更加崩潰。

我站在安然身前,皺著眉頭。快速的思考著。我首先想到的是ds,於是我直接和安然說道,

「安然,別著急。我們再聯繫下ds。畢竟cb是他們的子公司,跑了和尚跑不了廟。子公司出事,我們就找他們總公司……」

安然完全沒了主意。她頻頻點著頭。

因為我倆都沒有ds的聯繫方式。我只好打開電腦,到官網上查找他們的電話。還好,上面有他們市場部的專線。

我拿起電話,打開免提,直接撥了過去。佔線,再打,依舊佔線。就這樣聯繫撥打了十多次,電話總算接通了。就聽一個『女』聲禮貌的問道,

「您好,這裡是ds中國區市場諮詢處,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嗎?」

我也不和她嗦,開『門』見山的說道,

「你好。是這樣的,我們之前一直和貴公司的子公司,cb珠寶合作。但現在不知道為什麼,cb珠寶忽然搬了家。並且cb的總裁米洛先生已經聯繫不上了。請問,你有cb的聯繫方式嗎?」

我話音一落,就聽對方立刻說道,

「先生您好!您的問題不屬於我們市場部。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們ds從來沒在中國區設立子公司的……」

我一下『蒙』了。我急忙問道,

「怎麼可能?你們官網上都曾經有過cb的宣傳頁,現在怎麼又說沒有這個公司了?」

我心裡砰砰直跳。之前我雖然意識到,安然是被騙了。但我總還抱有一絲希望,希望ds會出面處理這件事。可對方的答案嚇了我一跳,她居然說沒有這個公司。

對方不緊不慢的回答著,

「先生,是這樣的!我們之前的確有一個cb計劃,但並不是設立子公司。而是要設立一個單獨的輕奢品牌。不過這個計劃已經取消。我們現在的官網上,已經沒有和cb相關的內容了。如果您剛才描述的曾經和cb公司解除。那我可以確定的告訴您,您接觸的這家公司,和我們ds珠寶沒有任何關係。建議您重新核對一下……」

對方的話,安然也聽的清清楚楚。她驚詫的看著我。我同樣驚訝的看著她。cb,原來竟是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公司。

圈套,一個徹頭徹尾,天衣無縫的圈套。

對方在做這個局之前,就已經仔細的考察過了。他們就是利用ds有一個cb輕奢計劃,所以他們打著cb的名號,讓人覺得,他們是ds的子公司。從而讓我們對他們的身份深信不疑。

可我依舊有許多地方想不明白!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安然似乎也有同樣的疑問,她看著我,顫抖著問著,

「卓越,你幫我想想。他們到底要騙我們什麼?」

是啊?騙什麼呢?我也想不通。

他們為了做這個局,特意在北京高檔路段租了寫字樓。並且提前支付了五百萬的廣告費用。他們做的這一切,既不是騙錢,也不是騙物。並且他們也損失了一大筆錢。他們的目的好像就是一個,就是要把奧藍和安然,拖到一個無路可走的懸崖邊。

我點了一支煙,皺著眉頭大口的『抽』著。腦子裡一片『混』沌。

忽然,我想到了一個案例,我看著安然說,

「安然,我大學的時候。李教授曾給我們講過一個案例。甲乙兩個公司分別都是做服裝的。乙公司的服裝生意明顯要好過甲公司。而甲公司為了打垮乙公司,他們就派人在國外又註冊了一個公司。之後,他們像乙公司訂了一大批服裝。並且預付了一部分保證金。乙公司認為這是一個發展壯大的機會,他們便開始把資金都投入到這個大單上。可到了『交』付時間,國外的公司卻以質量不合格為名,拒收這筆貨物。而乙公司因此被拖入了絕境……」

安然認真的聽著我講的這個案例。我一說完,她便問我說,

「你的意思是這次事件,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做的?」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

安然立刻追問,

「你是懷疑東方?」

我看著安然,再次點頭。一直以來,我都覺得界宇廣告,才是奧藍的真正對手。

但安然卻馬上搖頭,

「不可能!卓越,我不覺得這件事是東方做的。你應該知道,在這單之前,奧藍已經陷入低谷,生意一直很一般的。想要打壓奧藍,他們也沒必要投入這麼大的財力和人力,其實這次他們自己也是損失的……」

安然說的的確有道理。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的確不太像遲東方的風格。可這又到底是誰做的呢?

不過當務之急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好。至於幕後的黑手,以後再想辦法找吧。

想到這裡,我『抽』了一口煙,看著安然說,

「安然,我們現在需要做的,一共有三件事。第一,先在我們本地報警。第二,找到你叔叔,問他米洛的聯繫方式。既然這單是你叔叔牽線的,他和米洛一定認識。第三,我們兩個明天一起去北京。在當地,再報一次警。他們走的這麼急,我想一定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的……」

安然先是點頭,但她馬上又搖頭,看著我說,

「卓越,北京我自己去就好。你工作室剛開張,事情也多,就沒必要去了。再說,我的機票已經定完了。明早就走,你現在訂票也來不及了……」

我擔心的看著安然,本想讓她改簽。但安然卻站了起來,她看著我,微微嘆息著說,

「卓越,我知道你擔心我。可畢竟是我的幼稚,把奧藍帶到今天的境地。有些事,我也該面對了……」

看著安然一臉決絕的表情。我雖然擔心,但也只好點頭答應她了。

這樣也好,安然也該真正的面對風雨了。其實人就是這樣,只有在打擊和磨難中,才能慢慢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