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一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一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一十六章

和安然出了工作室。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我們兩個直接去了市局的經偵科報了案。等警察把詳細情況了解完后,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

出了市局,安然拿出電話,給她叔叔撥了過去。電話一通,就聽安然問道,

「叔叔,你在哪兒?我有急事找你1

我聽不到對方說了什麼。就見安然答應一聲,直接掛了電話。我們兩個上了車,安然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我們去宏圖集團,叔叔還沒下班……」

我點了點頭。

這一路,安然把車開的飛快。沒多久,雷克薩斯就停到了一個巨大的停車常

我雖然沒來過宏圖集團,但多次路過這裡。對這周圍的景象也很熟悉。宏圖集團是由多棟時尚建築,構成的建築群。佔地面積極大,綠化也很好。雖然是冬天,但『門』口的松柏依舊翠綠,給人一種生機勃勃的感覺。

我和安然走到一面巨大的形象牆下。這形象牆上雕刻著一隻展開羽翼的雄鷹,雄鷹鋒利的爪下,是一個象徵著地球的水晶圓球。而左側是一個巨幅logo,旁邊四個大字,「宏圖集團」。

走到這裡,安然抬頭看了一眼集團大樓。她便不再走了。掏出手機,她給叔叔打了電話。告訴對方,她在樓下等他。

我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但安然都到了『門』口,卻不肯上樓,我便猜到,這肯定是和她的家事有關。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只是我也不方便問她。

安然的叔叔叫安偉業,和安然父親的名字很相像。一個宏圖,一個偉業。倒是都很大氣磅。

我們兩個等了一會兒,就見瘦高的安偉業走了出來。一到我們跟前,安偉業先是沖我微笑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接著便對安然微笑著說,

「然然,這到了自己家。怎麼還不上樓呢?」

安然苦笑著搖了搖頭。她還沒等說話,安偉業又說道,

「外面太冷,去旁邊的咖啡廳說吧……」

說著,他也不管我倆同不同意。便直接轉身,徑直去了一旁的咖啡廳。

這件咖啡廳很高檔。因為是下班時間,不少白玲正在這裡用餐。我們幾個一進『門』,就先後有人和安偉業打著招呼。能看得出來,他們對安偉業都很尊重。

點了三杯咖啡。安偉業就微笑著我安然說,

「然然,這麼著急找我,有什麼事啊?不會是告訴叔叔,你要結婚了吧?」

安偉業說著,轉頭看了我一眼。他的目光倒是很慈愛,能感覺到,他和安然的關係很不錯。

而安然依舊是眉頭緊鎖。她也沒在意安偉業的玩笑,直接說道,

「叔叔,米洛失蹤不見了。cb是個騙局……」

安偉業剛剛喝了一口咖啡。他還沒等咽下去,安然的一句話說的他險些把咖啡吐了出來。他忙把杯子放下,拿起紙巾,擦了擦嘴。笑著看著安然,

「然然,你開什麼玩笑?米洛怎麼可能不見,他更不可能是騙子。你說具體些,到底發生了什麼?」

安然便開始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詳細的和安偉業講了一遍。

開始時,安偉業的表情還很輕鬆。可他聽了一會兒,眉頭也慢慢的皺了起來。安然一講完,他立刻掏出手機,口中嘟囔著,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我和安然誰也不說話,就看著安偉業打著電話。

「怎麼可能關機?」

安偉業皺著眉頭,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他翻看著電話本,嘴裡嘟囔著,

「別著急,他還有個『私』人電話,我打那個……」

其實我根本就不報任何的希望。只是安偉業不死心,我也只能等著他打完電話再說。果然,和我預想的一樣。電話依舊是關機。

就見安偉業一臉憤怒的把手機扔到桌上,他看著安然,略顯焦急的說,

「然然!我和這個米洛認識十多年了。他是職業經理人,之前一直在美國從事奢侈品行業,做的很不貸的年薪都是百萬美元以上,怎麼可能是騙子呢?」

安偉業說這些時候,我就緊緊盯著他。想從他臉上看出些蛛絲馬跡來。可惜的是,除了看到他的憤怒,其他的,我什麼也沒看出來。

安然也同樣看著安偉業,她嘆息著說,

「叔叔,我現在也糊塗了,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他真的像你說的,是一個優秀的職業經理人。他根本沒必要跑回國內,特意來設局害我的……」

安然的話,帶著微微的抱怨。安偉業馬上聽了出來,他看著安然,苦著臉說,

「然然!叔叔和你說的這些,都是千真萬確的實情。你可能不知道,不但我和他熟悉,就連你爸爸和他也很熟悉。對了,這次奧藍和他合作。其實你爸爸也是知道的。我曾側面和他提過,他也沒反對……」

一提安宏圖,安然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她看著安偉業,叮囑說,

「叔叔,這件事千萬不要告訴我爸爸。一是他心臟不好,我不希望他再受什麼刺『激』。再有,事情因我而起。我會想辦法解決的。我今天來找你,只有一件事。我想你能不能想辦法幫我找找米洛。我今天已經報案了,明天我會去北京。我會在北京再報一次案的……」

其實剛剛在來的路上,我就曾經想過。目前最急需解決的是農民工的那筆工資,而這麼大一筆錢,安然現在肯定是拿不出來了。我本想勸她和她爸爸說說,先把這件事解決了。可看安然這意思,她根本就沒打算告訴她爸爸。

安偉業聽著,他立刻點頭說,

「然然,你放心吧。這件事叔叔不會坐視不理的。我一會兒就聯繫美國的朋友。讓他們幫忙,這個米洛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想辦法把他挖出來的……」

安然這才慢慢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