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二十章

放下電話,陸雪就盯著我問,

「卓越,什麼林宥回北京?到底怎麼回事啊?」

自從陸雪表明自己喜歡林宥后。strong.la/strong.訪問:.。她對林宥的事情也變得敏感。可這件事我是絕對不敢和她說的,我只好裝聾作啞,轉過頭,看著潘源說,

「潘總,您親自來我們工作室,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嗎?」

潘源目睹了我剛才捉『弄』喬巧的這一幕。他哈哈笑說,

「卓老闆,你膽子不校連喬總這樣行業頂尖的投資人你都敢戲『弄』,你也不怕以後有麻煩……」

我呵呵笑下,也沒當回事。潘源又說道,

「我昨天偶爾在電視上看到你們有個老友餐桌計劃。今天正好路過,就想來看看。要是可以的話,我想找幾個老朋友,一起資助一個學校……」

我立刻點頭,答應一聲。讓吳軼哲把資料拿了過來。讓他們自己挑眩

看著潘源和他的助理認真篩選的樣子,我心裡也有些小得意。看來我的這個計劃效果還真不錯,這第一天就來了這麼多問詢的。還有許多給我們打電話,加我們的辦公QQ諮詢的。

潘源挑選了一所學校,他又簡單了解下。才看著我說,

「卓總,我初步定這所學校了。今天就這樣了,您先忙,咱們回頭聯繫。說不定哪天我們還可能合作一把呢……」

我立刻點頭答應著,和潘源握手后,送他出了『門』。mianhuatang.la網

我對潘源的印象不錯,他給我的感覺很大氣。記得當時喬巧拒絕投資時,他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一笑而過。能感覺到,他是那種能幹大事的人。

潘源一走,陸雪就開始纏著我問林宥的事。儘管她用盡招數,威『逼』利『誘』,可我還是閉口不說。一直『挺』到她上班后,我才得以解脫。

工作室恢復寧靜。回到辦公室,我拿出手機,給安然打了電話。已經快兩點了,她始終沒和我聯繫。我心裡始終有些擔心。

電話通了好一會兒,那面才傳來安然的聲音,

「卓越1

「安然,你現在哪兒?怎麼一直沒給我打電話?」

安然那面很安靜。我的問題她並沒直接回答,好一會兒,她才幽幽的說著,

「我在後海的酒吧……」

我更加奇怪,馬上問她,

「你怎麼跑酒吧去了?沒去報警嗎?」

安然回答道,

「去了,已經做完筆錄了。我想一個人清靜一會兒,就來這裡坐坐……」

見安然的情緒不高,我就越發的擔心了。我急忙問她說,

「那你怎麼不和我說一聲,你不知道我多擔心你……」

我並不是一個多會說情話的人。和安然在一起,我也只能說出我的心裡話。

就聽安然微微嘆息一聲,她淡淡的說道,

「卓越,謝謝你!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安然的口『吻』竟有些客氣。她的這種客氣,明顯帶著一種疏離感。一時間,我竟無語了。這次奧藍出事後,我以為我和安然會有新的轉機。可是她的態度,卻讓我心裡更加沒底。

見我不說話,安然又繼續說著,

「卓越,我剛剛想了好多。我真的覺得,我太幼稚,幼稚的一無是處。我也認真的想了,我不能總是依靠別人。在家時,習慣依靠父母;在學校,依靠老師;認識你后,我又習慣的依靠你。似乎離開了別人的依靠,我就什麼都做不成了,我不想再這樣了。所以,無論cb的事情最後如何,我都想一個人去面對……」

安然的話,讓我心底一驚。她獨自去北京,沒想到竟會多了這樣的一種想法。我有些不甘心,反問她,

「安然,在你心裡,難道我是別人嗎?」

安然沉默!好一會兒,她才幽幽的說著,

「卓越,北京的霧霾好大,一點陽光都沒有……」

安然忽然轉了話題。可這是一個我根本不想聊的話題。我選擇了沉默,而安然微微嘆息一聲,她又慢慢的說著,

「卓越,別擔心我,沒事的……」

安然話沒說完,外面忽然傳來「」的敲『門』聲。我眉頭立刻皺了起來,心裡暗想,誰這麼沒禮貌。居然用這麼大力氣敲『門』。

因為辦公室里異常安靜,這敲『門』聲安然也聽到了。她輕聲說道,

「卓越,你先忙吧,我沒事的……」

說著,她便掛斷了電話。

外面的敲『門』聲還在繼續,我放下電話,有些不悅的喊了聲「進」。

『門』一開,就見一位五十多歲的『女』人站在『門』口。一看到她,我一下楞了。急忙說道,

「張阿姨,您怎麼來了?」

我怎麼也沒想到,開業第二天,白玲的母親,張阿姨居然會來。

張阿姨冷著臉,她昂著頭走了辦公室。冷冷的目光掃過我的臉龐,她不滿的說了一句,

「怎麼了,當了老闆就了不起了?我還不能來了?」

我立刻苦笑著說,

「張阿姨,您這是哪裡話。快請坐……」

張阿姨的態度明顯很不好,這讓我有些奇怪。自從上次和她一起吃過飯後,我從未見過她。她怎麼忽然對我這麼大的火氣,難道和昨晚白玲生我的氣有關?正常來講,這不應該,白玲不可能和張阿姨說這些事的。

張阿姨坐到沙發上。我忙問她說,

「張阿姨,您喝點什麼?我給你準備去……」

張阿姨也不看我,她目光看向別處,依舊冷冷的說道,

「不用麻煩了,和你說幾句話我就走……」

我立刻點頭,老老實實坐到張阿姨的對面。

張阿姨清了下嗓子。這才把目光轉了過來,她盯著我,面無表情的說道,

「小卓,我一直以為你這孩子還不錯。可沒想到,你也是個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人1

張阿姨的話一下把我說楞了。我傻傻的看著她,根本不明白她這話什麼意思。

「張阿姨,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不明白,只好直接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