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二十二章

雖然我們這一天賓客盈『門』,但來的客人,全都是諮詢老友餐桌計劃的。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wщw.更新好快。一個做營銷的都沒有。而我在王哥那裡借的錢,現在也所剩無幾。如果不抓緊接單,恐怕這工作室也活不了多久。

我馬上問黃飛說,

「黃總,齊董事長此次是專『門』為韓國子公司的事情嗎?」

黃飛笑了下,他解釋說,

「當然不是了!他這次是來處理些『私』人的事情。但我覺得機會難得,所以才告訴你一聲。你別的不用管,就安心準備你的營銷計劃吧。對了,一定不能列印成文。那樣會讓人覺得是提前準備好的。你就記在心裡就行……」

我立刻答應一聲。和黃飛又閑聊了幾句,我便掛斷了電話。

因為齊董事長來的比較急,給我準備的時間很短。我只好利用下班時間,再次整理這個關於子公司的營銷計劃。雖然這個計劃之前就已經做了,但畢竟時間間隔較長,有些地方記得有些模糊。我必須再次整理優化。這個計劃書我一直做到後半夜,才算基本滿意。

因為前一天熬夜,第二天早上我起來的就比較晚。快到十點了,我才『迷』『迷』糊糊的爬了起來。洗臉刷牙,還沒等收拾完。就聽客廳的電話響個不停。我一邊刷著牙,一邊走到客廳。拿起電話一看,是陸雪打來的。mianhuatang.la一接起來,還沒等說話,就聽對面傳來陸雪焦急的聲音,

「卓越,你快來奧藍。安總出事了……」

陸雪的聲音很急。我被她的話嚇了一跳,一緊張,口中的牙膏沫居然被我咽了下去。

我也顧不上這些,急忙問她說,

「陸雪,你說清楚點,怎麼回事?安然不是在北京嗎?」

我急迫的問著。陸雪馬上回答道,

「今早的飛機,剛到公司『門』口。你快點來吧,好了,不說了……」

說著,陸雪就放下電話。

陸雪的話,讓我心裡忽然變得壓抑。安然回來了,可她居然沒告訴我一聲。但現在我也來不及想這些了。急忙的穿好衣服,跑著下了樓。

到了樓下,打車直奔奧藍。一路上,我不停的催促著司機。『弄』的司機險些和我翻臉。我也給陸雪打了電話,可這丫頭再就沒接。

終於到了奧藍。剛一下車,就見『門』口站著黑壓壓的一群人。我腦子裡第一個想法,就是那些農民工又來了。我擔心這些人衝動,再對安然做出過『激』的舉動。就急忙衝上台階,朝『門』口奔去。

一到跟前,我才發現不對。原來站在旁邊的人,竟然都是奧藍的員工。這些人的注意力,都在被人群中圍著的安然身上。根本沒人注意到我的出現。

安然臉『色』漲紅,她眼圈烏黑。我看著就是一陣心疼。我能想象的到,安然休息肯定不好,此時她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就聽一個員工略帶不滿的對人群中的安然說著,

「安總,工資已經拖了半個月了。問公司中層,他們也都說不明白。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被cb騙了。可這個事情發生后,您也一直沒給我們個說法。我們和你比不了,你還能開車豪車,住著別墅。可我們現在連養家都成問題了。今天也不是難為你安總,我們就想知道,我們的工資到底能不能發,什麼時候發?希望你能給我們個準確的答覆……」

這個員工的口氣雖然不滿,但他的情緒還算比較正常。

他話音一落,安然還沒等回答。一個中年『女』人立刻沖著安然喊著,

「安然,我就沒見過你這樣的人。那集團大把的單子你不去做,偏偏跑去讓人騙。這回好了,公司也完蛋了。我在公司幹了快十年了,從來沒有拖欠工資的事。到你這兒,你是連工資獎金一起拖。你倒好了,今天北京,明天上海的。我們怎麼辦?我兒子的特長學費我還沒著落呢,還有我媽媽的『葯』我現在都沒錢給買。我告訴你,你今天不給我們開資。我就帶著全家去你家住去……」

這『女』人我認識,是公司人力部的員工。平時見到公司的高層,她都恭恭敬敬的像個孫子。可如今公司落難,她竟率先對安然發難。許多人就是這樣,當危難來臨時,首先考慮的便是個人的安危。

這『女』人的話音一落,就聽人群中有人附和著,

「是啊,我之前拉的單子,兩個月前就結賬了。可說好的提成,到現在一『毛』錢也沒看到,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周圍人都跟著議論了起來。他們把對安然的不滿,一股腦的全都說了出來。在他們的眼中,奧藍已經徹底進入了絕境。他們想的很簡單,拿到屬於自己的工資后,辭職重新找工作!

這些人雖然並沒對安然的安全造成什麼威脅。但他們堵在『門』口,根本就沒打算讓安然走。看來今天安然不拿出個說話,他們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看了看安然的身邊,除了陸雪之外,其他的高層中層一個都沒見到。看來這些人對安然也很不滿,他們居然沒人出來勸阻下這些員工。

人群中的安然,形單影隻的站在原地。她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著。她雖然是總裁,但她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一時間,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了。

看著楚楚可憐的安然,我心裡一陣陣刺痛。分開人群,我朝安然走去。我的出現,讓周圍的人有些驚訝。包括安然,她似乎也沒想到我會來。只有陸雪看到我,她的眼神中透『露』著一絲希望。整個人也都鬆弛下來。

我站到安然的身邊,沖安然微微笑下,輕聲說,

「回來也不告訴我一聲?」

安然複雜的看了我一眼。

我明白她的想法,她在北京時,就和我說了。她想單獨來面對這一切,而不是再去依靠我,或者別人。可是安然並不知道,她的想法有多麼的幼稚。因為在我的心裡,她的事,永遠比我的事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