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的出現,讓『混』『亂』的場面暫時安靜了下。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最新章節訪問:.。但接著,眾人就開始竊竊『私』語。這些從前的同事,大都知道我和安然的關係。我的到來,他們並不感覺到意外。

我看著眾人,微微笑了下,客氣的說道,

「大家好,好久沒見了。今天一來,就遇到這個場景。奧藍的事我也聽說了,大家能不能聽我說幾句?」

我話音一落,一個從前就對我不太友好的員工立刻說道,

「卓越,你說什麼也沒用,我們只想拿錢走人。我們和你比不了,你現在自己開公司,自己當老闆。而我們還都得指望著工資養家糊口呢。你要是想英雄救美,幫助安總。那你不如拿錢幫我們把工資開了……」

他一說完,人群中就有幾人跟著起鬨笑了。我看了他一眼,略微尷尬的笑了下。如果我有錢,我會毫不猶豫的拿出來,解決這些問題。可惜,我沒有。

一個從前和我關係還不錯的同事說話了,他看著我,面『露』難『色』的說道,

「卓越,我們真不是難為安總。mianhuatang.la公司到今天這個地步,我們也不想。你也知道,我們這些人就是個打工的。就指著工資、獎金、提成活著。許多同事還有各種貸款,什麼車貸、房貸都等著還呢。這麼拖下去,我們也承受不起的。尤其cb的事情出現后,安總連實情都沒告訴我們,你說我們怎麼辦?」

他說的都是實情。安然在這件事上,處理的的確欠妥。安然只顧著怎麼找到cb,找到米洛。但她忽略了員工的感受,所以才造成今天的這個局面。

但這種情況我當然不會說出來。看著眾人,我開口說道,

「各位,你們說的這些情況我都了解,並且也理解。我們先拋除cb的事情,單獨談談各位今天的做法。奧藍現在的確是在困境,不誇張的說,奧藍現在已經快要到絕境了。而大家今天的想法很簡單,大都是想拿了工資,然後在離職找工作。大家的想法沒錯,可大家忽略了一點。你們因為工資拖欠,把公司的總裁圍堵在『門』口。這種事情很快就會傳出去。你們想過嗎?單憑這一點,你們再找工作時,在hr那裡,就會減分不少。很多人可能會因此再難找到中意的工作……」

我說的是實情。許多hr在招聘的時候,很注重員工在從前單位的表現,以及離職原因。公司就是這樣,雖然不能讓員工百分百忠誠,但誰也不想招一個經常挑事的員工。

我話音一落,之前那位看我不太順眼的人立刻說道,

「你少說這些沒用的,你這是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們不堵安總,那我們怎麼辦?工資你給出嗎?」

他一說完,旁邊的幾個人就低聲議論上了。我看著他,冷冷的說道,

「你這話在邏輯上就有『毛』玻第一,如果沒有錢,你們堵安總,工資就會發出來嗎?第二,安總什麼時候說過不給大家開工資了?你們也不是第一天在奧藍工作,奧藍以前在最低谷的時候,也都保證員工工資準時準點發放。當時因為公司財務緊張,有人提議要裁員。而安總考慮到大家的難處,堅決否定裁員。可以這麼說,在之前,奧藍和安總對得起大家。而這一次,當奧藍遇到困難了,大家是不是也應該體諒一下安總呢?」

我說的這一切,這些人也都清楚。話一說完,人群中便出現一陣低聲議論的聲音。能感覺到,有些人已經開始動搖了。

而這人卻忽然指著我,又說道,

「你說這些我們不管,我們只要工資!不發工資,我們連活都活不下去了,哪還有什麼心思體諒別人?」

這傢伙的不依不饒,讓我有些懊惱。我看著眾人,再次說道,

「我現在雖然不是奧藍的人。但作為奧藍的前員工,同時也是安總的好朋友。我在這裡和大家做個承諾,希望大家給奧藍,也給安總和我一點時間。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把工資發放的……」

我實在是沒了辦法,只好把我和安然硬綁到一起了。

「那你說,到底多長時間?」

這個時間我真的不敢保證!我不知道安然能不能找到錢,我更沒信心能找到這筆錢。但我又不能讓大家失望,只好硬著頭皮說,

「不瞞各位,我現在正在和青姿談一個大單。這個單子很快就會有結果。大家也都知道,我和青姿一直合作的很愉快。當初奧藍接手青姿的廣告,就是我促成的。我保證,只要青姿那筆款一到位。我別的不做,立刻先把大家的工資發了……」

青姿的事,實際是八字還沒一撇。但我實在沒辦法了,只好給眾人開了個空頭支票。也只有先把眾人穩住,我和安然才能有時間出去籌錢。

眾人的態度慢慢緩和著。有些人已經表示了同意。但那人卻依舊不依不饒,他再次對我說,

「不行,你不能這麼拖我們,你必須給我們一個準確時間!這樣我們也有心理準備1

他的話讓我有些為難。我想了下,咬著牙,剛想硬『挺』著說出個時間來。忽然外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不用等了,錢現在就給你們發……」

這聲音我太熟悉了。當這聲音一出現時,我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一種極其不祥的預感在心底湧起。我忽然間特別的害怕,害怕他此時的出現,讓我徹底失去了安然。

我雖然情商低,但我懂得一個最簡單的道理。『女』人在無助的時候,她最需要一個堅實的後盾。我想做安然的後盾,可惜,我這個後盾並不堅實。

隨著這聲音的出現,眾人立刻轉過頭去。就見一身名牌的遲東方,帶著兩個男人正站在『門』口。遲東方始終面帶著微笑,那是一種自信而又高傲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