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二十四章

遲東方的出現,讓這些人眼前一亮。mianhuatang.la-.到遲東方,他們就像看到了錢一樣。其實也不怪他們,這兩年遲東方在廣告界正如日中天,他本身就已經成了財富的代名詞。

分開人群,遲東方走到安然的面前。路過我身邊時,遲東方再次笑了下,那是一種居高臨下而又傲慢無禮的嘲笑。

到了安然身邊。遲東方看著安然,柔聲對她說,

「然然,什麼時候從北京回來的,怎麼也不給我打個電話?」

剛剛我在和這些同事對話時。安然就面無表情的站在一旁。她至始至終一句話都沒說。我能感覺到,那個時候的安然已經完全沒了主意。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著我去處理這件事。

而現在,遲東方出現了,問題似乎也能解決了。但安然的表情依舊沒變。她只是沖著遲東方慢慢的搖了搖頭,依舊是一言不發。

遲東方也不在意這些,他轉過頭,看著眾人,驕傲的說著,

「你們這些員工啊,怎麼就不知道體會老闆的難處呢?你們說說,一共才幾個錢,你們至於這麼堵在『門』口嗎?這還像話嗎?」

遲東方的口氣很是驕傲。他面對的不像是奧藍的員工,倒更像是他界宇的員工。

之前還議論紛紛的眾人,竟被他說的啞口無言,沒人敢接他的話。我猜他們也怕萬一惹惱了遲東方,到手的工資,恐怕就要飛了。.la

遲東方似乎對眼前這一切很滿意。他點了點頭,沖著眾人揮了揮手,略帶不屑的說著,

「都回去工作吧!最慢下午工資就會打到你們卡上,都把心給我放到肚子里,安心工作。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只要有我遲東方在,工資就一分也不會少你們的……」

說著,他驕傲的沖著眾人擺了擺手,意思讓眾人先回去。

遲東方的話,很快就起了作用。人群開始『騷』動,有的人已經轉身,準備要走了。

而我的心裡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壓抑。我自認為我人品還不錯,可我費盡口舌,說了這麼多好話。竟也抵不上遲東方的三言兩語。看來,人品在金錢面前,也變得一文不值。

眼看著人群就要散去。安然忽然大聲說了一句,

「大家先等等1

眾人一下楞了,都停下腳步,看著安然。

安然依舊是面無表情,她目光掃過眾人,慢慢的說道,

「首先,作為奧藍的總裁,我先向大家鄭重的道歉!作為總裁,在公司發展上,我出現了不可寬恕的錯誤。給公司造成巨大的損失,並且連累了今天的各位。我深深歉意,如果可以,我一定會想辦法補償大家1

說著,安然微微鞠了一躬。

忽然,安然話鋒一轉,她回頭看了身邊的遲東方一眼,又繼續說道,

「不過我依舊要抱歉的通知大家,下午大家的工資還是沒辦法發放……」

人群中發出了一聲驚嘆。有的人似乎想說話。但安然馬上轉頭看著遲東方,她搶先說著,

「我感謝遲總的雪中送炭,仗義幫忙。但從小爸媽就教育我,屬於我的東西,我要好好擁有,妥善保管。而不屬於我的東西,就算是再好,我也只能遠遠看看而已。所以,我感謝遲總,但不接受遲總此時的饋贈。因為你說的這一切,不屬於奧藍,也不屬於我……」

安然的口氣很堅定。誰都能感覺到,她根本不打算接受遲東方的好意。

這不但我吃驚,遲東方也更吃驚。而人群中的員工更是驚詫的瞪大雙眼,幾乎不敢相信安然剛剛說過的話。

遲東方皺著眉頭,他壓抑著心底的情緒,壓低聲音,沖著安然說道,

「然然,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這麼任『性』?大家的工資你總是要開的嗎?你現在去哪裡籌錢?」

安然依舊搖了搖頭,她看著遲東方,一句話也不願意再多說了。

遲東方的臉『色』鐵青。這一次,他再也難以抑制內心的怒火,回頭指著我,同時質問著安然,

「安然,那為什麼他要把青姿單子賺的錢,拿來給大家開工資。你不反對?偏偏不肯用我的錢,難道我的錢會髒了你的手?」

遲東方真的是怒了!雖然面對的是安然,但他依舊低吼著。

安然面『色』平靜,遲東方的憤怒,似乎並沒影響到她的情緒。安然看了我一眼,接著,又看著遲東方,她慢悠悠的說道,

「因為,在我的心裡。卓越始終是奧藍的人……」

安然的一句話,說的我鼻子一酸。

我整個人好像一下都釋然了,渾身有一種說不出的通暢感。就算現在,她同意用遲東方的錢,我也不會再有其他的想法了。

我或許幫不上安然什麼,但她的一句話,卻讓我這長久以來所受的所有委屈,所付出的所有辛勞,都值了!

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痛快。而人群中開始『騷』動,一個之前就一直質問安然的中年『女』人急了。她瞪著安然,不滿的嚷著,

「安總,你不能這樣!你不能把我們到手的工資,就這麼拒之『門』外。你得替我們想想吧……」

『女』人話音一落,眾人便開始附和著。有幾個人,已經開始公開指責安然了。

安然依舊不說話。我正想著該怎麼解圍時。忽然人群一下子變得安靜,『門』口圍著的人,竟自動讓出一條路。我回頭一看,出乎我意料的是,就見孔姨和卡琳竟並肩走了進來。

之前我一直沒見到卡琳,那時我還有些奇怪。現在我明白了,她也是無奈,所以去找了孔姨。

從前的孔姨,在我們的眼中,如同一個退休了的家庭『婦』『女』。養養『花』,跳跳舞,完全過著一種休閑式的生活。但今天一看她,我卻發現,她的身上竟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氣質。就像一個久經職場,堅定而又自信的幹練『女』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