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二十五章

孔姨走到人群中間。-..-她看了我一眼,微微笑著點了點頭,我急忙也和她打了招呼。接著,孔姨轉頭看著遲東方,微笑著說,

「東方,孔姨剛剛在『門』口都聽到了,孔姨先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還是同意然然的說法。這個錢,奧藍不能接……」

說著,她也不等遲東方表態。轉身看著眾人。之前還一直低聲議論的人群立刻變得安靜。一個家庭『婦』『女』般的孔姨,竟帶著如此強大的氣常

孔姨慢慢的說道,

「諸位,客套話我就不說了。這裡許多人我都認識,當然,也有一些新面孔。我退休也有一陣子了,多餘的話我不說。我只想告訴大家一件事,就是奧藍不能倒,也不會倒!各位,奧藍從成立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這裡的風風雨雨自不必說。奧藍有個榮光的時刻,也經歷過低谷的陣痛。可無論經歷過多少的風雨坎坷,奧藍都『挺』過來了。strong.la/strong這一次,對奧藍又是一次巨大的考驗。但我相信,奧藍一定會重振旗鼓,走出困境……」

孔姨說到這裡,她停頓了下,堅定的目光掃過眾人,繼續說道,

「漂亮的話我不想再說!我只告訴大家一點,如果你們相信,我在半個月內,一定會把大家的薪酬問題解決!如果有人對奧藍,對我沒信心。可以,你現在就跟我走。我就是砸鍋賣鐵,今天也會把工資付給你!奧藍別的沒有,但奧藍還有尊嚴。只要尊嚴還在,奧藍就不會倒1

孔姨一番擲地有聲的話,聽的我血脈噴張。不但是我,就連這些討薪的員工也都心悅誠服。一個老員工在人群中說道,

「老總裁發話了,我們肯定是要聽的。就是這個月工資不發,我也沒怨言。畢竟奧藍給了我太多了,我知足了1

有著老員工的帶頭,眾人也不好再多說。卡琳適時的『插』話說,

「行了,都別胡鬧了,都去工作吧。我們越胡鬧,反倒把時間耽誤了。還是讓安總抓緊時間去想辦法吧……」

卡琳一說完,眾人紛紛散去。偌大的大廳,一時間空空『盪』『盪』,只剩下我們幾人。

孔姨微笑的看著我和遲東方,她淡然說道,

「危難見人心!孔姨在這兒謝謝你們兩個了……」

我剛要說話,遲東方就搶先說道,

「阿姨,和我你還客氣什麼。我之前就告訴然然了,需要錢的話,儘管開口。我這裡要是不夠的話,還有我爸爸呢……」

遲東方的慷慨我做不到。不是我小氣,是因為我沒有錢。

孔姨笑了下,她並沒接遲東方的話。而是轉頭看著安然,輕聲說道,

「然然,先和我回家吧……」

說著,她目光轉向卡琳,微笑著說,

「卡琳,公司就麻煩你多照看了。有事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卡琳得意的聳了下肩膀,自信的說道,

「孔總,您就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不會出『亂』子的……」

卡琳也是老員工了。她稱呼孔姨,還是習慣叫她孔總。

我們四人出了奧藍。朝停車場的方向走去。眼看著安然和孔姨要上車,而遲東方也上了自己的車。一時間我竟有些猶豫。我不知道我該不該跟上去,孔姨沒邀請我,我怕忽然上車,會顯得有些唐突。

安然打開車『門』,她回頭看了我一眼,似乎對我站在原地不動,表示著疑『惑』。我急忙上前,坐在副駕上。安然開車,透過倒車鏡,就見遲東方的車也跟了上來。看來,他也是要跟著去孔姨的別墅。

這一路,安然和孔姨誰也沒說話。之前在奧藍一直自信從容的孔姨,此時也是眉頭緊鎖,愁雲慘淡的看著窗外。我這才明白,原來孔姨也並沒什麼好辦法。她剛才的自信從容,不過是為了安撫員工的一種不得已的手段而已。

到了別墅。我們四人進了客廳,保姆阿姨端上了新鮮的水果。而安然坐在一旁,她歉意的看著孔姨,低聲說道,

「媽,對不起!是我沒用,我沒想到事情會這樣,奧藍會在我手裡一敗塗地。還連累著你跟著一起……」

安然說到這裡,她就有些說不下去了,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遲東方立刻拿起一張紙巾遞給安然,他安慰著說道,

「然然,我已經和你說過了。別擔心!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這不還有我呢嗎?」

遲東方還沒等說完,孔姨忽然開口了。她看著安然,微微笑了下,搖頭說道,

「然然,吃一塹,長一智。雖然這個跟頭栽的有些大。但畢竟也讓咱們娘兩再長一回見識。媽媽不怪你,媽媽也想了。如此『精』心設計的一個幾乎天衣無縫的騙局,就算是我,我也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跳進肉事媽媽真的沒怪你……」

孔姨安慰著安然。

我聽著,心裡也在思考著。如果我是奧藍的總裁,這個單子,我會做嗎?我給出的答案是否定的,我肯定不會做的。

這並不是證明我比安然,或者是孔姨高明。我唯一不做的理由,是我『性』格上的保守。如果對方第一筆資金是付了一半,或者三分之一,那麼,我肯定也會毫不猶豫的做下這單。就像孔姨說的那樣,這個騙局,的確是天衣無縫。

我正傻傻的想著,忽然孔姨看著我和遲東方說,

「小卓,東方,你們先回去吧!今天謝謝你們兩個了,我一會兒還要和然然出去辦點事。就不留你們了,你們各自的公司也都忙……」

孔姨說著,她又看了我一眼。

見孔姨下了逐客令,我和遲東方就站了起來。孔姨和安然並沒送我倆,而是小阿姨把我們兩個送到『門』外。一到大『門』口,遲東方並沒著急上車。他靠在車上,拿出一支煙遞給了我。我看了他一眼,還是把煙接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