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二十六章

掏出打火機點著后,我『抽』了一大口,看著遲東方。我知道,他有話要說。

遲東方也同樣『抽』了一大口。看著我,問道,

「卓越,你真的喜歡然然嗎?」

遲東方的口氣沒有了往日的傲慢,反倒顯得有些真誠。但對於他,我的警惕心還是極高。不過,我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他,

「那你呢,是真心喜歡安然嗎?」

遲東方笑了下,他回頭看著孔姨家的別墅。直接說道,

「當然!如果你懂得青梅竹馬的意思,你就能體會我和安然之間的感情……」

遲東方這個詞,用的其實很準備。因為安然和我說過,兩人從小一起長到大。所以,即使遲東方做些出格的事,安然一般也不太會說。畢竟,從小培養的如兄妹般的感情,不是輕易能改變的。

我擺『弄』著手中的打火機。並沒接遲東方的話。忽然,我抬頭看著遲東方,微笑著說,

「遲總!這個打火機是安然送我的禮物!也是我用過的最貴重的打火機……」

遲東方瞟了一眼,冷笑一聲,

「國內的普通品牌,三百二百的小玩意而已……」

遲東方說的沒錯。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我也笑了,看著遲東方,繼續說道,

「遲總好眼力,不過然然一共送我兩個打火機。另外一個倒是更加貴重,我有些捨不得用,怕萬一『弄』丟了,怪心疼的。而這個,是她送我,讓我平時用的……」

我第一次叫安然的小名「然然」。卻不是當著安然的面,而是當著遲東方叫出來的。當然,我這麼說,包括提到打火機,主要還是為了氣他。

我的話,果然讓遲東方臉『色』一變。他冷哼一聲,皺著眉頭看著我,不屑的說道,

「卓越,你怎麼這麼幼稚?這種學生時代的小把戲,你就別在我面前表演了。別說送你一個打火機,就是送你一棟別墅又能代表什麼?代表然然會嫁給你?」

和遲東方多次的對弈中。別的我沒長進,但心裡承受能力卻越來越強。如果以前,他的這番話我或許會思考一番。而現在,我根本不當一回事。

遲東方見我不說話,他又繼續說著,

「卓越,如果你真的喜歡安然,你最好就離開她。現在只有我能幫助她,,只會讓她越來越煩惱。我可以保證,只要你離開安然。我立刻就會把奧藍的這場風『波』全都平息。其實不難,就是錢而已!但這些,你能做到嗎?」

遲東方那狂妄自大的口『吻』又出現了。我呵呵冷笑,我不可能再被他這種話刺『激』到。我轉頭看著安然的家,淡然的說道,

「遲東方,不管你信不信。但我告訴你,早晚有一天,我的成就會超過你1

這是我心底的真實想法。很久以來,我就把遲東方當成我超越的目標。這並不是因為他曾經羞辱過我,更多的是,只有超越他,我才會覺得自己,能光明正大的面對安然,以及她的家庭。

遲東方再次冷笑,他歪頭看著我,拖長聲音說,

「好!我信,就算你以後能超過我。但必須得有個時間吧?那安然怎麼辦?奧藍怎麼辦?你讓安然天天被人圍堵著等你超越我?你別做夢了!離開安然吧,她會過得比現在好數倍……」

我承認,遲東方說的對。眼前的困局,我的確沒辦法幫助安然。但我也不會退縮,不可能把安然推到遲東方的懷抱里。

在這個問題上,我明顯有些心虛了,我看著遲東方,故意冷笑著說,

「遲東方,你和我說這些沒用的!這一切,就讓安然自己來決定吧1

遲東方見我根本不讓步,他冷笑一聲,用力的把煙頭仍在地上,死死的捻了一腳。瞪著我,冷冷的說道,

「好,那咱們就走著瞧1

說著,遲東方上了車。看著他的賓士消失不見,我才回過頭,重新摁了下『門』鈴。

我剛才出來時,就已經想好了。只要遲東方一走,我就會立刻回去。原因很簡單,一是在這個時候,我需要陪在安然的身邊。再有,我出『門』前,孔姨曾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

對於我的再次出現,安然有些意外。但孔姨卻一點也不吃驚。她指著旁邊的沙發,平靜的說,

「卓越,坐吧……」

我一坐下,孔姨就馬上問我,

「東方走了?」

我點了點頭。孔姨又看向安然,平靜的說道,

「然然,關於東方這個孩子,我不做評價。你和他,還有卓越之間無論怎麼發展,我也不干涉。但有件事我必須要提醒你1

孔姨說的很嚴肅,安然立刻坐直身子,沖孔姨認真的點著頭。

孔姨繼續說著,

「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許用東方的一分錢,借更不行!除非你嫁給他……」

孔姨的最後一句話說的我心裡咯一下。但安然立刻苦笑著搖搖頭,

「媽,我從來沒這麼想過……」

孔姨馬上打斷安然,

「想沒想是你的事,但是說不說是我這個當媽的事。然然,你要知道。人這輩子最大的債,不是金錢,而是人情。我們和遲家這些年能和睦相處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我們從不佔他們家一點便宜。明白了嗎?」

孔姨雖然並沒直說,但我也隱約能感覺到,她對遲家的人評價並不高。

正說著,忽然保姆走了進來。她看著孔姨,直接說道,

「孔姐,秦助理來了……」

孔姨一聽,立刻皺了下眉頭。我是第一次聽到秦助理這個名字,不過見孔姨的態度,似乎有些不待見這人。

想了下,孔姨才說道,

「來了就是客,把他請進來吧……」

保姆答應一聲,就走出客廳。沒多一會兒,就見保姆阿姨帶著一位三十左右歲的年輕男人走了進來。這男的個子『挺』高,長的白白凈凈,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那種常坐辦公室的高級白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