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二十八章

孔姨苦笑了下。strong.la/strong她看著安偉業,直接說道,

「偉業,弟妹是怕我還不上吧?這一點你大可不必擔心。如果一年之後我還不上的話,我會出售部分股份,到時候一定可以把這筆錢換給你的……」

我奇怪的看著孔姨。沒明白她說的股份指的是什麼。而安然也一臉茫然的看著孔姨,很明顯,她也並不清楚裡面的內情

安偉業倒好像明白這一切。他看著孔姨,立刻回答說,

「嫂子,你要是這麼說,我回去和你弟妹商量下。我估計她這回應該能同意……」

我更迦納悶,和安然對視了一眼,安然仍舊一臉的茫然。

安偉業忽然又說,

「可是嫂子,就算把外建的,還有員工的工資都結賬了。可銀行的錢怎麼辦?然然可是把這些房產出去,再不還錢,銀行也是要來收房子的……」

一提這個,孔姨嘆息一聲。看來,她也沒了主意。而安偉業則小心翼翼的問道,

「嫂子,要不,那個股份?」

安偉業話沒說完,孔姨忽然站了起來,她看著安偉業,淡淡的說道,

「走,去書房談……」

很明顯。孔姨並不想讓我和安然知道這些事。

兩人一走,客廳里就剩下我和安然。安然獃獃的坐在沙發上,她一句話也不說,就安靜的想著心事。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我也不打擾她,我們兩人就這麼相對無言的坐著。

過了好一會兒,安然忽然抬頭看著我。她美麗的臉上帶著幾分哀傷,安然問我說,

「卓越,你說秦助理剛剛說的,都是真的嗎?」

安然的問題讓我有些措手不及。我知道,在她的心裡,她希望這麼困難的時候,她的爸爸能安慰她幾句。可沒想到的是,她爸爸不但沒給她打過一個電話,還派了一個秦助理來,惹得孔姨險些翻臉。

可這個問題我又回答不了。因為安宏圖和秦助理我都不了解,根本就無法判斷。安然見我沒說話,她微微嘆息一聲。靠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我仔細的看著安然,她的眼眶有些發黑。我知道,這些天她休息的始終不好。而孔姨和安偉業一時半會還談不完,我乾脆對安然說,

「安然,你還是去休息一會兒吧。事情慢慢解決,早晚都會過去的……」

安然看著我,我同樣看著她。好一會兒,安然才微微點頭,

「那我去躺一會兒,你也回公司吧。公司剛開業,你這一天就都陪我了。正事兒還是不能耽誤的……」

目送安然上了樓上的室,我才一個人出了別墅。直接回了公司。

不管怎麼樣,安偉業已經答應借給安然這筆錢了。雖然不能解決所有的麻煩,但最起碼可以把外建和員工的工資結算了。也算是躲過了燃眉之急。

第二天上班,我在辦公室里繼續細化青姿的營銷方案,可做了一會兒,就感覺心煩意『亂』。我還是在擔心安然那面。拿起電話,給安然打了過去。可惜的是,安然那面佔線。等了一會兒再打,依舊是佔線。這期間又有幾個來諮詢老友餐桌計劃的,等把他們忙完,已經是中午了。

我正準備再給安然打個電話。還沒等撥號,手機忽然響了。一看竟是陸雪打來的。急忙接了起來,就聽那頭傳來陸雪鬱鬱寡歡的聲音,

「卓越,你在忙嗎?」

「還好,準備午飯了。公司怎麼樣了?安然呢?」

我一問完,陸雪立刻回答,

「安總去了銀行,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呢。對了,我們的工資已經發了……」

陸雪說到這裡,她就不再繼續說了。我有些奇怪的問她,

「工資發了是好事啊,你怎麼好像還不太高興呢?」

就聽陸雪嘆息一聲,無『精』打採的說著,

「是好事!可是,現在今天辭職的人已經有二三十個了。這還是上午,估計下午會更多。現在公司已經全面停擺,大家全都無所事事的。卓越,你主意多,你就幫安總想想辦法吧。這麼下去,奧藍就完了……」

我這才明白陸雪給我打這個電話的目的。可這個丫頭,她把我想的太神了。我要是有辦法,也不會等到現在,我早就幫安然做決定了。可我又沒辦法和這丫頭直說,安慰她幾句,我就掛了電話。

放下電話,我一邊等著外賣,一邊坐在位置上胡『亂』的想著。安然不希望奧藍破產,可這麼下去。奧藍根本堅持不了多久的。

還有一點我沒搞清楚,昨天聽安偉業說的意思,孔姨的手裡似乎有些股份,還是股票的。這些東西似乎值不少錢。而安偉業最後那一句話,似乎想讓孔姨出售這些股份。

我奇怪的是,奧藍作為孔姨畢生的心血,已經到了快要破產的邊緣。可為什麼孔姨卻死死攥著這些股份不動,不出手來救奧藍呢?想了半天,我也想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乾脆也不再想了。

外賣已經送來了。吳軼哲在休息區吃著,而我拿著外賣回了自己辦公室。剛吃完,正準備把飯盒收拾起來。外面忽然傳來敲『門』聲,我以為是吳軼哲,就隨意的喊了聲「進來吧」。

『門』一推開,一股熟悉的馨香立刻飄了進來。一回頭,就見陳嵐笑意盈盈的站在『門』口。我微微一愣,沒想到陳嵐會來。

看著這個我曾經最愛的『女』人,我心裡竟忽然一陣感慨。當年她是我的全部,但她卻輕易的棄我遠去。可現在,當我已經完全放下那段感情時,她又會不經意的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陳嵐微笑的走到我辦公桌前,她見上面放著空空的飯盒,就主動幫我收拾了下。我看著陳嵐,苦笑了下,輕聲說道,

「陳嵐,人都說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師,我以前還不信。現在,倒是深信不疑了。記得從前,這些活兒都是我乾的,你從來都是一下不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