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二十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說的毫不誇張。mianhuatang.la網。wщw.更新好快。我們兩人在一起時,她很少做家務。偶爾刷個碗筷,她都會一通喊累。當然,只要我有時間,我也不會用她做這些。

我話一說完,陳嵐忽然笑了,她坐到我對面的椅子上,抬頭看著我說,

「卓越,你是在和我抱怨吧?」

我立刻搖頭,拿起桌上的煙盒,點了一支。

而陳嵐看著我,微微搖頭說,

「卓越,你這人就是榆木腦袋,一點不解風情。我當初一做家務就總是和你抱怨,但其實那只是『女』人的一種撒嬌手段而已。哪個『女』人不希望被自己的愛人心疼?」

我笑了下。看著陳嵐,我忽然意識到,我們兩個現在似乎不適合聊這個話題。我乾脆『抽』著煙,直接換了話題問陳嵐,

「你今天怎麼這麼清閑,有時間到我這裡來?」

陳嵐看了一眼窗外,淡然說道,

「路過,順便來看看你。對了,安然現在怎麼樣?」

我看了陳嵐一眼,沒明白她想問的是什麼。陳嵐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疑『惑』,她補充說道,

「奧藍出了那麼大的事,安然現在應該很難受吧?」

我有些意外,沒想到這件事陳嵐都知道了。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

我問陳嵐。

陳嵐立刻賞了我一個白眼,她冷哼一聲,

「你別忘了,我是青姿市場部的,就負責和奧藍對接的。(mianhuatang.la好看今天上午,我去了奧藍,想問問我們下一步的廣告計劃。不過看他們的樣子,我們的廣告他們是做不了了,我們恐怕得換廣告公司了……」

我這才明白,怪不得陳嵐會知道這些事。但我並不想和陳嵐聊奧藍,還有安然的事。我選擇沉默,閉口不說。

而陳嵐看著我,她微微嘆息一聲,

「卓越,你現在是不是處於矛盾中?」

陳嵐的話讓我有些費解,我看著她問,

「我有什麼矛盾?」

我以為陳嵐說的是和奧藍有關。誰知她竟然說道,

「感情矛盾1

我更加糊塗,呵呵苦笑,

「我沒明白你的意思1

陳嵐撇了下嘴,她略帶不屑的說,

「我看你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安然和白玲,你現在有些沒辦法選擇了吧?」

陳嵐的一句話,險些讓我把口中的煙咽到肚子里。我哭笑不得的看著她,搖頭說,

「陳嵐,你胡說什麼?怎麼把我和白玲扯到一起了?我們兩個就是朋友,很好的朋友1

我信誓旦旦的說著,而陳嵐歪頭看著我,她似乎想看穿我的真實想法。

陳嵐見我說的很真誠,她嘆息一聲,微微搖頭說,

「卓越,你啊你!在感情問題上,你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成熟呢?就算你拿白玲當好朋友,可她未必拿你當好朋友。傻瓜都能看出來的,白玲喜歡你1

我立刻白了陳嵐一眼,搖頭說,

「不可能1

我說的這些,完全是根據當初白玲和我說過她的感情問題。不過話一說完,我忽然想起那天張阿姨和我說的那些。我忽然有些『迷』糊了,難道白玲真的喜歡我?

我和林宥不一樣,我從來不是一個自戀的人。我無權無勢,長相中等。從來不敢想,哪個『女』孩兒會無緣無故的喜歡上我。林宥就不同了,哪個『女』的多看他兩眼,他就敢向全世界宣布,這個『女』的喜歡他。

見我沉默不語。陳嵐忽然笑下,她歪頭看著我,問我說,

「卓越,想不想聽我這位前『女』友,評價下這兩個喜歡你的『女』孩兒?」

我雖然不敢確定白玲喜歡我,但陳嵐的話,還是讓我有些好奇。加上現在也沒事,我就點頭說,

「你說吧,我聽著呢……」

陳嵐抬頭想了下,微笑著說,

「相貌我就不評價了。這是見仁見智的事。畢竟每個人對美的欣賞是不同的。我先說說安然吧,安然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兒,她有著許多『女』孩兒夢寐以求的優勢。優點我就不說了,說說她的缺點吧。可能和她學藝術有關,她很敏感,敏感的有時候會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她又有些『女』人都有的小心眼。我認為,這也是導致你們感情進展不順利的主要原因。她不是不喜歡你,正因為她太喜歡,所以她才患得患失,導致你們常常鬧矛盾……」

陳嵐的評價很中肯!我也的確想過,安然的確敏感,以至於有時候會有些多疑。我和別的『女』孩兒一旦走的近一些,她就會有別的想法。

陳嵐又繼續說著,

「雖然我和白玲並不熟悉。但憑藉『女』人的直覺,我能感覺到,她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兒。她不是普通人的那種小聰明,她是很有智慧的那種。她可以把自己隱藏的很深,不肯讓別人輕易的去了解她。這也恰恰是她的缺點,別看她巧舌如簧,能言善辯。但她根本不敢輕易的表『露』自己的感情。加上她又很要強,要強的有些過分。又遇到了一個榆木疙瘩一樣的你,所以你才根本體會不出她對你的感情……」

陳嵐一說完,就看著我,反問道,

「卓越,你覺得我說的怎麼樣?」

說實話,陳嵐的這番話我還是很佩服的。但我卻還是故意開玩笑說,

「陳嵐,我倒覺得你更適合去街頭算命……」

陳嵐呵呵一笑,她看著我,嘆息一聲,

「卓越,她們兩個都是好『女』孩兒。你要處理好,不能喜歡一個,就傷害了另外一個。尤其是安然,現在她是最需要安然的時候,這個時候,你應該多陪陪她的……」

陳嵐的一番話,讓苦笑著搖了搖頭。我看著她問,

「陳嵐,你作為我的前『女』友,教我處理感情問題,這是一種什麼感受?我特別想知道……」

陳嵐忽然笑了,她慢慢的搖了搖頭,

「你說錯了。我說這些的時候,並沒把我當成你的前『女』友……」

「那你把自己當成了誰?普通朋友?」

我追問。

陳嵐再次搖頭,看著我,

「當成了你媽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