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三十一章

卡琳的話,讓我一下傻眼了。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其實這些我之前就想過。安然用房產抵押,做的貸款,可現在換不上了,銀行肯定要有動作。我只是沒想到,動作會這麼快。

卡琳見我不說話,她又說道,

「好了,該告訴你的我已經全都說了,至於你想怎麼辦,我可就管不了了。不過我可告訴你,你別耽誤了時間,最後你的安總,變成了遲夫人……」

卡琳一說完,她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我。我知道,她想讓我馬上給出答案。

我的心裡異常矛盾,我想去攔住安然,讓她別答應遲東方。可這面青姿的齊董事長在等著我。機會就在眼前,一旦錯過,恐怕永遠都不會再有。

我默默不語的沉思著。一邊是事業,一邊是感情。我被這種左右為難的矛盾,折磨的心力『交』瘁。忽然,吳軼哲在我身邊小聲說,

「卓總,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去青姿了……」

我知道,吳軼哲是在提醒我。他希望我能去青姿。可一想到遲東方手拿鑽戒跪在安然的面前,我心裡又是一陣疼痛。

「你到底去不去奧藍,快點做決定吧!再磨蹭,恐怕兩面都『雞』飛蛋打……」

卡琳也在催促著我。

我看著卡琳,咬著牙,下著決心說,

「卡琳,謝謝你特意來告訴我這些。但我相信安然,她會處理好這件事的。我不和你說了,我去青姿了……」

說著,我帶著吳軼哲轉身就走。(mianhuatang.la好看而我的身後,傳來卡琳一聲嘆息。

上了計程車,我坐在後面,看著手裡的營銷計劃書。可腦子裡想的,卻全都是遲東方求婚安然的場面。一句孔姨說過的話,也始終在我的耳邊縈繞,

「除非你和他結婚,不然你不能用他的錢……」

安然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而能給她拿錢擺平這一切的,也只有遲東方。

我越想心裡越『亂』。眼看著就要到了青姿,我忽然沖著司機大喊一聲,

「調頭,去奧藍……」

司機看了我一眼,他邊按照我的話做了。而吳軼哲回頭驚訝的看著我,他略帶不解的說,

「卓總,那青姿這面怎麼辦?」

是啊!青姿怎麼辦?一個快要到手的大單,恐怕就這樣失去了!可就算這些全都失去,我也不能失去安然。

拿出電話,我給黃飛打了過去。黃飛很快便接聽了,他直接問我說,

「卓越,你到了嗎?」

面對黃飛的問題,我一時語塞。支吾了兩聲,我才和他說道,

「黃總,您能不能和齊董事長說下。我這面有點特殊的事,能不能讓他把見面的時間延後呢?」

我話音一落,手機那面就傳來黃飛惱怒的聲音,

「胡鬧!你簡直是胡鬧!卓越,不管你現在有多大的事。就是天上下刀子,你也馬上給我滾來青姿1

黃飛怒了!也不怪他會這麼憤怒!他好心好意的幫我,可臨到上陣,我卻退縮了。可我又能怎麼辦呢?

「對不起,黃總1

話一出口。手機那頭就傳來嘟嘟的聲音。黃飛氣的掛斷了電話。

我靠在靠背上,長嘆一聲。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我不解!

計程車快到奧藍時,我的心情也越發的忐忑。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

快到『門』口時,就見整個奧藍『門』口聚攏著不少人。仔細一看,才發現大部分都是奧藍的員工。這些人似乎都很興奮,圍在『門』前,在忙碌著什麼。人群中,我並沒發現遲東方和安然的影子。看來,安然還沒回來。

司機見到了對方,我還不下車,他就有些不太高興,喋喋不休的嗦著。我掏出二百塊錢,放在工作台上,他這才閉了嘴。

我正看著,忽然手機響了。拿出一看,竟然是陸雪。看來這丫頭也是和我通風報信的。接起電話,果然,就聽陸雪焦急的說,

「卓越,你在哪兒了?遲東方現在奧藍,他好像要和安總求婚……」

我微微一笑,反問她,

「那安總呢?她在哪兒?」

陸雪馬上告訴我說,

「安總在銀行,我給她打了電話。可她沒接,估計還在忙。這幾天的事情太多,安總也顧不上公司這面了。你到底在哪兒?再不來的話,我怕安總……」

陸雪后話沒說。她和卡琳想法一樣,都擔心在遲東方的糖衣炮彈下,安然會答應遲東方。

其實,我心裡也並不踏實。雖然我知道,在感情方面,安然對遲東方只是一種近似親情的感覺。但現在奧藍陷入困境,並且把她的家庭也拉入了泥潭。『女』人在這個時候是最柔弱的,她需要一個安全的肩膀依靠。而遲東方恰恰在這個時候向安然求婚。我擔心她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答應遲東方。

看著車窗外。好一會兒,遲東方才從樓內出來。他把眾人招呼到身旁,似乎在和眾人『交』代著什麼。而這些人對遲東方似乎很配合,許多人頻頻的點著頭。或許這些人也希望遲東方能求婚成功。因為那意味著,奧藍就此走出困境。他們也不會在重新找工作了。

遲東方把一切都安排好后。他帶著眾人再次的回到了樓內。之前還熱鬧的『門』口,一下變得安靜了。

吳軼哲坐在副駕,他回頭問我說,

「卓總,我們不下車嗎?」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

「不著急,等等看吧……」

吳軼哲忽然笑了。他再次問我說,

「卓總,你覺得安總會同意遲東方嗎?」

我再次搖頭,

「誰知道呢!要是知道答案,我也就不來了……」

我說的是實話。雖然在我的心裡,我覺得安然百分之八十不會答應遲東方。可萬事都不是絕對。

吳軼哲苦笑著搖搖頭,

「哎!只是可惜了青姿這單……」

我苦笑。我心裡也覺得可惜。

正說著,忽然一亮酒紅『色』的雷克薩斯停在了『門』口。安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