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三十二章

那一瞬間,我的心情變得更加忐忑。mianhuatang.la網.訪問:.。看著車窗外,我連呼吸都變得有些沉重。

和平常一樣,安然慢慢的下了車。不過兩天沒見,安然似乎又憔悴了一些。就見她剛剛走到台階下面,還沒等上台階時。

忽然,奧藍的大『門』推來了。一群身穿西裝的員工,整齊的走了出來,他們每個人都手裡都捧著鮮紅的玫瑰,一個個面帶著微笑,全都注視著安然。他們之前肯定是經過演練。動作有條不紊,一出『門』,立刻變成了兩排。

而同時,也不知道從哪裡又鑽出一群人。這些人一看就是經過訓練的舞蹈演員,他們優雅的走著舞步,邊走邊唱著。動作優雅而又動人。

安然完全傻了,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吳軼哲見這些人已經完全把安然圍在裡面,他才回頭看著我說,

「卓總,我們該下去了吧?」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開『門』下車,默默的走到人群的外圍。安然被人群包圍著,她根本看不到我的出現。

安然正愣神,忽然,天空中出現了「嗡嗡」的響聲。一抬頭,就見兩架小型無人機正在半空中盤旋著。就在安然抬頭的那一瞬,兩個條幅從無人機上散落下來。上面的字清楚可見,一條寫著:

「有安然,便有奧藍1

另一條寫著:

「安然,這個世界,有我在等你1

安然完全呆住了。mianhuatang.la網她先是有些不知所措,接著,她捂著嘴,感動的看著這一幕。

我知道安然感動的原因。如果換做是我,在不知道這是個求婚的場景下。我也會以為這是奧藍的員工,為了鼓勵安然,而『精』心準備的驚喜。我猜,安然和我想的應該一樣。

安然的眼眶濕潤了,她一邊搖頭,一邊感動的看著奧藍的員工。而這些員工們一言不發,都微笑的看著安然。

正當安然準備發表幾句感受時。忽然,音樂停了。就見西裝革履的遲東方,從奧藍大樓里,優雅而又緩慢的走了出來。

他的手裡,捧著一捧金『色』的玫瑰。在陽光下,金玫瑰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遲東方站在台階上面。像一個高傲的王子。

安然站在台階下面,像一個落難的公主。

我心情複雜的盯著安然。安然曾和我說過,她希望有一天我和她表白時,一定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可安然的心愿我並沒做到,而遲東方卻做到了。

我不知道安然現在的想法,但當遲東方出現時,安然的表情有些待肯定沒想到,這個場景,是遲東方專『門』為她準備的。

遲東方慢慢的朝台階下走著,安然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而我站在外圍,傻傻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到了安然面前,遲東方微笑的看著安然,他柔聲的說道,

「然然,我們認識快二十年了吧?在這近二十年中,我們共同經歷了生活的酸甜苦辣、喜怒哀樂。我一直覺得老天待我不薄,讓你這麼一位誤入凡間的天使,陪我了近二十年。我承認,在我們認識的這麼長的歲月里。我曾作出一些錯事,一些傻事。但那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式了。然然,我想告訴你。只要你願意,我願意陪你走下一個二十年,三十年,乃至一輩子……」

安然完全傻了。她一隻手捂著嘴,獃獃的看著遲東方。眼前這一切,完全讓安然措手不及。她已經來不及思考了。

遲東方則繼續說著,

「然然,這一段時間。看著你受到各種的煎熬,我心裡比你還要難受。但我想告訴你,只要有我在,這一切就都不算什麼的……」

說著,他一回身,身邊的一個人立刻遞上一個漂亮的盒子。遲東方把這漂亮的盒子遞到安然的面前,他看著四周說,

「今天我遲東方請各位為我做個證1

說著,他打開了錦盒。因為我站在人群外,根本看不見盒子裡面裝的是什麼。而遲東方繼續說著,

「這裡面有我界宇廣告的營業執照和公章,還有我遲東方在全國各地的房產證。也有我父親集團的股權書。我之所以拿出這個,就是想讓大家給我做個證明。從今天開始,這一切不再只屬於我,同樣也屬於安然……」

說著,遲東方邊把盒子送到安然的面前。

我完全傻了!按我的設想,鮮『花』、鑽戒,這才是應該遲東方求婚的道具。可沒想到,他居然把全部資產都拿了出來。看來,遲東方是動真格得了。

遲東方說著,他轉頭看著安然,繼續溫柔的說道,

「然然,從今天起。這座城市,就再也沒有奧藍和界宇之分。因為這一切,都只屬於你。你想繼續做公司,我們就做公司。如果你不想,我就陪著你週遊世界。去地中海看日出,去聖托里尼聽『潮』聲。我們還可以去南極看企鵝……」

遲東方說到這裡,他忽然停頓了。接著,就見他單膝跪地,舉著錦盒,看著安然說,

「然然,嫁給我吧,做我一輩子的天使,好嗎?」

遲東方神情的看著安然。他給安然勾勒出一個極為美好的未來。我想,沒有哪個『女』人能輕易的拒絕這份美好。

我傻傻的看著人群中的兩人,而吳軼哲輕輕的碰了我一下,他小聲的提醒我,

「卓總,你怎麼還發獃呢?」

我知道,吳軼哲是怕安然會答應遲東方。那我們今天放棄青姿的單子,特意趕來奧藍的做法,也就變得毫無意義。

我的內心複雜而又痛苦,但我並沒動!只是獃獃的看著人群中,這溫馨而又『浪』漫的一幕。

安然的表情也是極為複雜,她看著遲東方,這個青梅竹馬的鄰家哥哥。好一會兒,安然才幽幽的說道,

「東方,你先起來好嗎?我們起來說……」

安然的聲音極其的溫柔。溫柔到讓我都有了幾分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