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三十三章

遲東方卻不動,他依舊微笑著說,

「然然,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給你了。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最新章節訪問:.。以後讓我來照顧你,好嗎?」

見遲東方不動,安然沒再扶他。她就低頭看著單膝跪地的遲東方,好一會兒,才幽幽的說著,

「東方,你這是求婚嗎?」

安然的話,聽的我心裡一緊。一種極其不祥的預感,在我心裡升騰著。那一瞬,我腦子一熱,想直接衝出去。告訴安然,千萬不能答應遲東方。

但我還是沒動,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為我知道,遲東方表白的這一天,早晚都會到來。至於如何決定,就看安然自己了。

安然的問話,讓遲東方更是看到了希望。他立刻微笑著點頭說,

「然然,我是在向你求婚。只要你願意,我們明天就可以舉辦婚禮。我一定要送你一個最豪華,最『浪』漫的婚禮……」

遲東方話還沒說完,安然忽然就笑了。她的淡然一笑,卻像一把尖刀,割開我的心臟,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讓我幾乎不能呼吸。

就聽安然緩緩說道,

「東方,你不是在求婚,你是在購物,是在用錢來買我1

安然的話讓周圍的人大吃一驚。就連我都沒想到安然會忽然這麼說。

遲東方錯愕的看著安然,他有些呆住了。而安然的脾氣也上來了,她的聲調提高了不少,冷眼看著遲東方,繼續說著,

「遲東方,你是不是覺得奧藍完了,我就理所當然的應該嫁給你。只有嫁給你,我才能保住奧藍,才能繼續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對嗎?」

遲東方傻了,他剛想解釋。可惜,安然根本不給他機會,繼續大聲說道,

「但我告訴你,你錯了,遲東方!別說奧藍倒了,就算我傾家『盪』產,街邊乞討,我也不會出賣自己的靈魂。用自己去換取奢華的生活。遲東方,你今天的做法讓我非常厭惡!注意我的話,是非常!我不是商品,不是你用產權,用巨資就能買到的。我是人,我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我有我的喜與怒,有我的愛與憎……」

遲東方完全傻了。他一臉尷尬,急忙站了起來,一手拉著安然的胳膊,焦急的說道,

「然然,你聽我說,你誤會我的意思了,聽我解釋1

「我不聽1

安然大喊一聲,用力的把遲東方的胳膊甩開。惱怒著盯著遲東方,繼續說著,

「我告訴你,遲東方。你要搞清楚你的身份,你是界宇廣告的負責人。但這裡是奧藍,你憑什麼對奧藍的員工指手畫腳,讓他們陪你做一場弱智的遊戲?就因為你有錢?我問你,你現在到底把我們奧藍當什麼?當你家別墅的后『花』園嗎?你想來便來,想怎麼指揮就怎麼指揮?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奧藍不歡迎你1

說著,安然轉頭看著台階兩旁的員工,她冷冷的說道,

「從今天開始,誰再讓界宇的人進入這棟大樓,誰就直接走人!還有,今天凡是參與這件事的員工,這個季度的獎金全都扣除1

說著,安然繞開遲東方,直接上了台階。而遲東方還不死心,他急忙攔住安然的去路,焦急的解釋著,

「然然,你聽我說……」

安然怒了!她忽然一揚手,就見錦盒裡的證件忽的一下全都飛了出去。那些證件在空中翻飛,跌落。最終散落一地。

周圍的人全都傻了!安然雖然平時是一副高冷的模樣。但她在公司很少發怒。她的忽然震怒,一下子讓眾人目瞪口呆。

「安然!你太過分了1

遲東方從小到大,也沒收到過這種羞辱。他怒了!可惜,他面對的是安然。安然根本不在意他的惱怒,頭也不回的進了大樓。

見安然進了公司,奧藍的員工也不敢再奉承遲東方。一個個著急忙慌的跟著進了公司。而遲東方的人,正忙著撿拾地上的證件。

而遲東方鐵青著臉,雙手攥拳,他憤怒的瞪著奧藍的大『門』。

眼前的這一切,讓我心裡很痛快。但我又覺得身體有些發軟,如同大病初癒一般。我曾想過n種結局,唯獨沒想到,這場求婚,竟然是以這種方式收常

我和吳軼哲悄悄的走了。我邊走邊想著剛才的那一切。

忽然,吳軼哲小聲的問我,

「卓總,如果剛才求婚的人是你,你說安總會答應嗎?」

看著吳軼哲,我微微笑了下。這是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我想了下,搖了搖頭說,

「不會1

「為什麼?」

吳軼哲追問。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直到剛才這一幕的發生,我才有些明白了安然此時的想法。遲東方所做的一切,根本沒讓安然有任何的感動。反倒讓她感覺屈辱。這個時候別說是遲東方,就算是我向安然表白,結局幾乎都是一樣的。

因為安然是要強的人,在奧藍的經營上,她已經犯了大錯。這個時候,她不會接受任何人對她這種憐憫式的表白。

我微微的嘆息了一聲,如果我早想到這些。或許我今天就該去青姿,而不是來看安然如何拒絕遲東方。

一想到青姿,我心裡頓時後悔。這麼好的機會就被我這麼『浪』費了,實在是不應該。想到這裡,我掏出電話,準備給黃飛打過去。看看還有沒有機會再見一次齊董事長。

正翻找號碼,忽然手機響了。是卡琳打進來的,我接了起來,就聽那面傳來卡琳咯咯的媚笑聲,

「卓越,你也太沒勁了吧?」

「怎麼?」

我不解的反問她。

「我以為你怎麼也能來上去攪合一下,沒想到你就躲在一邊,偷偷的看著。那你來還有什麼意思?還不如我給你錄下來傳給你呢……」

說著,卡琳再次咯咯的笑了。我也沒和她解釋,立刻說道,

「卡琳,我這裡還有事。咱們回頭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