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三十四章

說著,我便掛斷了電話。mianhuatang.la卡琳說的,是我最初的想法。我當時真的想衝上前,把安然帶走。可後來我退縮了,如果安然真的為了奧藍,委身於遲東方。我能帶走她一次,也不可能帶走她一輩子。

只是我的這些想法,我不想和卡琳說而已。

翻出黃飛的號碼,我直接撥了過去。只是響了幾聲,那面就直接掛斷了。我苦笑著看著手機,看來黃飛是真的生我氣了。這件事我做的的確不漂亮,怪不得黃飛。

「黃總不接電話?」

吳軼哲在一旁問我。

我點了點頭。

吳軼哲又說,

「卓總,我倒是建議你,想辦法直接去找那位齊董事長。我們剛剛錯過了機會,就再爭取一次。畢竟青姿這可是個大單。這麼放棄,太可惜了……」

吳軼哲的想法和我想的一樣。我立刻撥通陳嵐的電話。陳嵐倒是很痛快的接了電話,我也沒多餘的廢話,直接問她說,

「陳嵐,你知道齊董事長現在哪裡嗎?」

陳嵐一愣,但她馬上說道,

「齊董事長已經走了,去機場了。你找他有事?」

我也沒回答陳嵐,而是繼續追問,

「他走多久了?」

「不到一個小時1

「好的,謝謝你,陳嵐1

說著,也不等陳嵐再說。我直接掛了電話。

帶著吳軼哲打了車,直奔機常mianhuatang.la

這個司機倒是不錯,答應給他小費。他便把車開的飛了起來。要不是有紅燈,估計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他半個小時就能到。

到了機場,我和吳軼哲快步的跑向候機樓。候機樓里人群涌動,我和吳軼哲直奔安檢處,挨個安檢口看著,也沒見齊董事長的影子。

我正四處張望著。忽然吳軼哲一指樓上的滾梯說,

「卓總,你看,那不是黃總嗎?」

我急忙抬頭一看,就見黃飛帶著助理,正從滾梯上慢慢的下來。這一次,我不敢再有絲毫的耽擱。急忙跑了過去,站在下面等著黃飛。

黃飛一抬頭,他也看到了我。我急忙沖他揮了揮手,尷尬的笑說,

「黃總,您來送機?齊董事長呢?他過安檢了?」

面對我的一連串問題。黃飛一言不發,只是面無表情的看了我一眼,就把目光移到了別處。

我尷尬的站在原地。黃飛下了滾梯后,依舊一句話也不說。他帶著助理,直接朝外面走去。我和吳軼哲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我向他解釋說,

「黃總,您聽我解釋。剛剛真的是出了些意外。不然,我怎麼可能不去青姿呢?畢竟青姿這麼重要的客戶,這麼大的單子,損失了,對我沒有半點好處的……」

黃飛依舊大步流星的走著。他是真生氣了,一句話都不肯和我說。

到了外面,司機把車開了過來。助理打開車『門』,黃飛低頭上車。見黃飛連句話都不肯和我說,我只好站在原地,傻傻的看著車上的黃飛。

忽然,黃飛把車窗放了下來。他轉頭看著我,淡淡的說了一句,

「卓越,有句話送給你1

我立刻點頭,走到車旁,尷尬的沖著黃飛說道,

「黃總,您說,我聽著呢1

就見黃飛冷冷一笑,略帶嘲諷的說道,

「爛泥不上牆1

一說完,車窗緩緩的升了上去。而賓士車也慢慢的開走了。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苦著臉看著賓士車的背影。一肚子的委屈,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可能,我真的像黃飛說的那樣,爛泥不上牆。可我又有些不服,如果不是遲東方忽然要向安然求婚,或許這單我現在已經拿下了。

失望的和吳軼哲回了工作室。我們兩個坐在休息區對著吸煙。好一會兒,吳軼哲才小心翼翼的問我說,

「卓總,青姿這單就這麼算了?」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看著他說,

「不算了還能怎麼樣呢?」

因為想做這單,必須通過齊董事長,我現在爽約,齊董事長不一定怎麼看我呢。更別說青姿的總公司遠在上海。一想到上海,我忽然猛『抽』了一大口煙,看著吳軼哲說,

「我打算去上海1

「去上海?」

吳軼哲驚訝的看著我。

我點頭說,

「軼哲,這幾天工作室就『交』給你了。我必須親自去一趟,再找一次齊董事長,再爭取一次,不管成與不成,至少我們不留遺憾……」

聽我這麼一說,吳軼哲苦著臉看著我問,

「卓總,你這麼貿然去了上海,你覺得齊董事長會見你嗎?」

吳軼哲說的,也是我擔心的。但我還是堅定的說道,

「見與不見我都必須去一趟!事在人為,說不定就會出現轉機呢1

吳軼哲見我說的堅定,他便點了點頭,也沒再多說。

我讓吳軼哲幫我訂了第二天的機票。當天回到家中,我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第二天直飛上海。

把東西都收拾完后,我給陳嵐打了電話。問了她青姿總公司的位置。陳嵐倒是很痛快的把這些告訴了我。她也沒問我知道這些幹什麼。

一切都準備結束,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我坐在沙發上,一邊噴雲吐霧,一邊看著窗外的夜景。快過年了,外面已經依稀有鞭炮的聲音。我猜這一定是那個孩子等不急過年,提前放起了鞭炮。

我忽然想給安然發條信息。可拿起手機,一時間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胡『亂』寫了幾句話,我又刪掉了。再寫,再刪。正這麼反覆著,手機忽然進來條信息。看著屏幕上的名字,我微微笑了。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吧。我在想著怎麼給安然發信息。她居然先給我發來了。

點開一看,就見上面寫著:

「看遲東方和我求婚,你心裡什麼感受?」

我一下楞了,沒想到安然居然發現了我。想了下,我回了她四個字,

「忐忑不安1

簡訊發過去好一會兒,安然竟然沒回我,這讓我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