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三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三十五章

我以為安然因為我看遲東方向她求婚,而未現身,而有些生氣。.la我真琢磨要不要給她再發條信息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是安然打來的!

我急忙接了起來,就聽對面傳來安然溫柔,而又有些倦意的聲音,

「卓越,和我聊聊天吧,就像從前一樣……」

安然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卻聽的我心裡一陣酸楚。

以前,我和安然經常會在晚上簡訊或者電話。那時候一聊,便是幾個小時。即使夜深,也不覺得有任何的倦意。

可那種溫馨而又悸動的時間,早已經一去不返了。如果不是安然忽然提前,我似乎都忘記,在無數個不眠的夜晚,我們曾彼此互相溫暖著。

可一時間,我竟找不到什麼話題。但安然又不說話,我只好硬著頭皮問她說,

「銀行那面怎麼樣了?有什麼新的進展嗎?」

我只知道安然這幾天一直跑銀行,是因為貸款換不上,一直在和銀行方面溝通。但結果我並不知道。

我話音一落,安然立刻輕聲說道,

「卓越,難得我們兩個都有時間。還是不聊工作了吧?」

也對,一提工作,難免又是一些鬧心的事。

但我一時間竟有些語塞。安然忽然問我說,

「卓越,你想過嗎?假如我今天答應了遲東方,你會怎麼辦?」

安然的問題讓我苦笑了下,我支支吾吾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你,總不會因為金錢,而出賣了自己的感情……」

就聽安然慘淡一笑,她輕聲說道,

「人啊,總是會變的……」

忽然,她話題一轉,再次說道,

「卓越,有件事我想和你說一下……」

我「嗯」了一聲。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安然繼續說,

「恐怕我要好久、好久不會考慮個人的感情問題了。我也想了,因為我的無知,把媽媽連累成這樣。我接下來的日子,恐怕只會考慮如何賺錢還債。再沒有把債務還清之時,我是不會再去想什麼男歡『女』愛了……」

安然的話讓我一愣。我知道她這話是專『門』說給我聽的。一時間,我竟不知道該如何接她的話,我只好選擇了沉默。

而安然則繼續說著,

「卓越,雖然,我說的是雖然。雖然我喜歡你,但這並不能代表什麼。就像我剛剛告訴你的,人是會變的。說不定哪天我累了,真的就嫁給一個富翁。安安心心當我的闊太太。所以,卓越,別等我了,找個愛你的人在一起吧。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以後會是好朋友,像你和陳嵐那樣。如果我再一步奢求的話,我希望像你說的那樣,把我當成你的親人……」

安然慢慢的說著。而我的心,也隨著她的話起起伏伏。好一會兒,我猜問安然,

「你說完了嗎?」

「嗯,說完了1

安然回答。

我笑了下,馬上說道,

「那該我說了吧!安然,你怎麼做是你的事情。但你沒權利干涉我。你可以選擇一個人還債,你也可以選擇嫁人。但你不能阻止我喜歡你,你更不能去要求我和別人在一起。這不公平。還有,你不是還沒嫁人嗎?就算你嫁人了,當上了你的闊太太。但我依舊會等你,等到你離婚那天……」

我話一說完,安然立刻說,

「卓越,你怎麼這麼想呢……」

她下話還沒等說,我便打斷她說,

「安然,其實你還不夠了解我。記得我小時候,我爸爸經常罵我像一頭倔驢。因為我一旦決定了的事,我就不會輕易改變。就像現在,我已經決定等你。所以,我依然是那頭倔強的『毛』驢。我會一直等下去的……」

我的話讓安然沉默了,好一會兒,她才嘆息一聲,

「卓越,你這是何苦呢……」

我不知道安然的真實想法。但我或許能猜到到一些,身背幾千萬的外債。加上母親因為她而家財散荊她的責任與壓力,尊嚴與義務,都不允許她再過多的考慮個人的事情了。但這些我不管,我可以等,一直等到她重新恢復自信的那一天。

這一晚,我和安然並沒有聊太多。這個話題結束后,她就默默的掛斷了電話。我也沒再多說,一切的一切,就讓時間來見證吧。

上海南京路,是上海最繁榮的商業街之一。而青姿的總公司,就在這附近。當我中午到達這裡時,就被眼前的繁華所驚呆了。這裡萬商雲集,高樓商廈鱗次櫛比。人頭攢動的街頭,更是各種膚『色』,各種語言的都有。綺麗繁華,不愧為第一商業街的稱號。

這裡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貴。星級酒店我是不敢住了,只好在附近的『弄』堂里找了一家快捷賓館。安頓好后,又去附近的步行街找地方吃了點東西。

一切都妥當之後,我才去了青姿大廈。

和青姿的分公司相比,青姿大廈更顯磅。一到『門』口時,還沒等進『門』,就被一個保安攔祝一通盤問后,在我謊說我是青姿分公司的職工后,他才讓我進了大廈。

保安只是第一關。一進『門』,一位漂亮的前台便禮貌的把我攔住了。

「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我看了一眼這姑娘,長的不錯,明眸皓齒,微笑時還帶著兩個小酒窩。

我便走上前,直接問她說,

「你好,我想找下齊董事長……」

前台微笑而又不失禮貌的說,

「先生,請問您有預約嗎?」

預約我肯定沒有。但如果我把實情說出來,我恐怕連齊董事長的面都見不到。想了下,我故技重施,再次撒謊說,

「是這樣的,我是咱們青姿分公司的。是黃飛黃總讓來總公司,他有事讓我轉達齊董事長……」

我話音一落,前台的小姑娘便仔細的打量著我。她也在考慮我話的真假。可能見我也不像是撒謊的人,她便點頭說,

「請您稍等,我幫您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