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四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四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杯酒進肚。strong.la/strong。wщw.更新好快。我立刻感覺一道火線,從喉嚨一直燒到胃裡。我急忙拿著筷子,想吃幾口菜。誰知喬巧拿起酒瓶,直接又給我滿上了。接著,她把自己的酒杯也倒滿,端著酒杯,看著我說,

「卓總,好事成雙,第二杯酒再敬你。謝謝你這些年對林宥的照顧,我作為林宥的姐姐,必須感謝你……」

我有些傻眼了。這是什麼理由?喬巧這哪兒敬酒,她這就是拼酒。我急忙說道,

「喬巧,你快停吧,我和林宥之間的關係,不用你帶他敬。等回去我會找他喝……」

可我的話還是晚了,還沒等說完。喬巧一杯酒已經喝乾。她把杯底向我的方向傾斜了下,歪著頭,略帶不屑的說著,

「卓總,該你了1

從前沒事的時候,我也喜歡喝上幾杯。可我從來不喜歡拼酒。尤其是面對喬巧這種我分辨不出酒量的對手,我更是心裡沒底。但兩杯酒,四兩多,對我來說還不算什麼大事。一咬牙,一杯酒喝乾了。

這一回,我不再嗦。夾起一塊『雞』『肉』,大口的吃著。想壓一壓胃裡的酒。

而喬巧依舊冷笑,她回頭沖服務員招了招手,冷酷的說道,

「上海老窖,這桌再加一瓶1

我張著嘴,嘴裡的『雞』『肉』還沒咽下去。獃獃的看著喬巧,我問,

「喬巧,你瘋了,還要喝?」

喬巧歪頭看了我一眼,她依舊冷冷的說道,

「你不是喜歡喝酒嗎?今天我就陪你一醉方休1

我傻了!她這哪是要陪我一醉方休。mianhuatang.la她這明明就是想灌我。

酒拿了上來,喬巧端著酒瓶,就要給我倒酒。我急忙捂著杯子,搖頭說道,

「喬總,酒我是不能再喝了,我明天還有事1

明天的提案會,打死我也不敢再耽擱了。雖然我就是再來一杯,問題也不大。可看喬巧這沒完沒了的勁頭,一杯下去,估計還得再來一杯。

喬巧根本不聽我這些,她伸手搶過杯子,咕咚咕咚倒滿,又給自己滿上。看著我說,

「卓總,這杯酒是我個人敬你,我……」

她話還沒等說完,我立刻打斷她說,耍著無賴說,

「喬巧,我說話難聽,你別在意。這杯酒別說是你敬我,就是天王老子敬我,我也不能再喝了……」

我的話還是讓喬巧很不滿。她盯著我好一會兒,才厲聲問道,

「卓越,你是不是男人?」

我立刻點頭,

「是!如假包換1

「你平時不是愛喝酒嗎?是男人你就喝了1

我再次搖頭,

「不喝1

我是鐵了心了,這酒我是說什麼都不會喝了。哪怕喬巧說的再難聽,我也接受,但酒我是絕對不喝了。喝醉我倒是不怕,但我害怕明天誤事。我可以因為安然爽約齊董事長,但我絕對不允許因為貪杯,而誤了正經事。

喬巧端著酒杯,她冷眼看著我。忽然,她一仰頭,杯里的酒再次喝乾。接著,瞪著我說,

「好,既然你不喝,那我也不勉強你。但我現在問你的每一個問題,你必須如實回答1

我立刻長出了一口氣,點頭如搗蒜般的說,

「好,你儘管問吧,我知無不言,言無不荊只要不讓我喝酒,怎麼都行……」

喬巧冷笑一下,眼神中滿是不屑。

不過我也無所謂。其實我也想了,喬巧問我的問題,肯定是和林宥有關。沒辦法,我只能出賣林宥了,誰讓他是我兄弟呢?

喬巧一邊給自己倒著酒,一邊瞟了我一眼,直接問道,

「卓越,林宥為什麼不肯回北京?」

我想都沒想,直接回答,

「因為一個『女』人,他喜歡上了一個『女』人……」

喬巧一聽,秀眉微皺。馬上再問,

「這人是誰?」

我立刻搖頭,

「不知道,他沒和我說過1

「不可能!你們兩個臭味相投、狼狽為『奸』,他怎麼可能沒和你說?」

喬巧一句話把我們兩人都罵了。我苦笑的看著喬巧,無奈的說道,

「這件事我真的沒騙你,他真的沒告訴我這人是誰……」

雖然林宥和我是無話不談的朋友,但關於這個『女』人,他還真就沒告訴我。當然,我也沒問。

「他什麼時候能回北京?」

喬巧追問。

我苦笑,這個問題我上哪兒知道去?雖然林宥之前和我說過,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回北京了。但他的話一天一變,我根本就不信。尤其現在陸雪還喜歡他,兩人要是真成了,我估計林宥又回不去北京了。

見我只是苦笑,也不說話。喬巧指了下酒杯,淡然說道,

「要麼喝酒,要麼回答問題1

我哭笑不得的看著喬巧。三杯酒,將近七兩。可看她的狀態似乎沒什麼事兒。不過我是肯定不喝,我便回答道,

「他說是幾個月後,但到時候會不會變,我就不知道了……」

喬巧看我不像說謊,她端著酒杯,喝了一大口。我也不知道喬巧是能喝,還是不會喝。她自己喝白酒,一口居然喝了半杯。

更讓我沒想到的是,她一口喝完之後。竟然用手拿起一個鳳爪,直接吃了起來。

這和我印象中的喬巧大相徑庭。這麼一個『精』致的『女』人,居然直接用手抓。不過不得不承認的是,她雖然用手直接拿著鳳爪開吃,但她的動作卻很優雅。和我的吃相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深海。這可能就是美『女』的魅力,一個最最普通的動作,在男人眼中,也是充滿著『誘』『惑』。

喝著白酒,吃著鳳爪的喬巧,似乎比之前更接地氣了。她一邊吃著,一邊抬頭看著我說,

「說說你吧,你喜歡的『女』孩兒叫什麼名字?」

我猶豫了下。我不想和喬巧談這些。喬巧見我不說話,她用下巴朝酒杯的方向指了指,

「喝酒和回答問題,自己選1

我苦笑,只好回答道,

「她叫安然1

「漂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