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四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四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四十六章

齊董事長立刻點頭,他回頭看著我,點頭說道,

「卓越,你先說吧。mianhuatang.la網把方案全都說完,大家再討論……」

我立刻點頭。同時感『激』的看了喬巧一眼。說實話,剛剛眾人的『逼』問,我雖然一一回答了。並且回答的我還算滿意。但方案說不完整,很容易讓他們對我的方案產生歧義。

我看著眾人,開始重新捋順思路,繼續說道,

「各位,我知道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我就長話短說。我先談我們青姿首先要做的是,第一,使用各種媒體,打開子公司產品的知名度。第二,劃分區域管理!注意,這些區域管理並不屬於分公司。而區域管理的目的就是為了調配貨物,以及售後服務。第三,尋找合作商,開始鋪貨銷售。第四,建立網上平台,並且擴大平台效應……」

齊董事長雖然說不讓大家打斷我,但他卻沒忍住,直接問我說,

「卓越,你既然已經把銷售落實到具體的合作商了。為什麼還要建立網上的平台……」

我笑了下,看著齊董事長,直接回答道,

「齊董事長,您先聽我說完。我剛剛說的四點,是我們公司必須要做的四點。我現在細說一下具體怎麼銷售。首先,全國統一價格。無論線上線下。剛剛齊董事長問我,為什麼還要建立網上銷售平台,也就是電商。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道理很簡單,凡是我們合作商做不到的地方。我們還可以用網上平台進行補充。但我們堅決不做『門』店。我們要把『門』店所節省下來的開銷,全都用於網上平台的投入……」

說著,我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

「我們的合作商,有可能是大學生,也有可能是一個成功的商人。總之,會是什麼樣的人都有。我們對他們的要求很簡單,零風險。首期拿貨五萬塊,保質期內,允許退貨。但只要一退貨,便視為終結合作。取消他合作商的身份。至於銷售渠道,由他們自己想辦法。我相信,在巨大的利潤空間面前。他們會有各種不同的辦法,朋友圈,微博,微信,論壇,到時候都會有他們的身影……」

「你這不就是微商嗎?」

忽然,一個人忍不住問我說。我還沒等回答,喬巧立刻接話,

「和微商不同。沒有代理制,並且打破了經銷商模式。這不屬於微商……」

我微微笑了下,沖喬巧感『激』的看了一眼,繼續說道,

「不是微商,但一定會比微商更有潛力,更有前景。因為我的最後目標很明確,我們要把我們的合作商,做到任何一個有中國人的地方。最終達到,人人營銷,人人銷售……」

我最後一句話一說出口,許多人都驚呆了。當然,我這是誇張的說法。

一個男人半開玩笑的說道,

「這種模式『挺』有意思,既像直銷,又有微商的影子,同時也摻雜了電商的元素。卓總,你不會告訴我,這是你新研究出來的傳銷模式吧?」

他一說完,大家都笑了。我也笑了。但齊董事長卻皺著眉頭,顯然,他還有顧慮。見齊董事長緊鎖眉頭,大家也都不說話了。

好一會兒,齊董事長才看著我說,

「卓越,你的這個模式,一個城市可以有幾個合作商?」

我明白了齊董事長的顧慮。他擔心的是,如果一個城市一個合作商。而合作商出貨不高,最終會影響到整體的銷售。

我立刻笑著回答說,

「齊董事長,看來是我沒說明白。我們的合作商模式和代理商是不一樣的。我們在某一個城市的合作商是不設上限的。誰都可以來,大家公平競爭。拿貨的價格統一,出貨的價格一樣。誰賣的多,那是誰有本事。有競爭,才有動力……」

我話一說完,齊董事長忽然看著我,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

「我到底是老了,思路沒跟上埃我才明白你的意圖,你的想法是把所有的城市地區都當成了子公司。而所有的合作商,實際就是我們的銷售。他們良『性』而又靈活的競爭。而我們公司,只做他們的後盾,起到輔助調節的作用……」

齊董事長一說完,我立刻點了點頭。同時,我的心裡一陣欣慰。因為我發現,齊董事長的表情有些『激』動。這對於一個老江湖來講,實屬難得。

好一會兒,就聽齊董事長又說道,

「這個方式很值得考慮。不過有些細節我們還是得推敲,比如合作商的選擇上,我們到底是隨意的公開選擇,還是用一定的硬『性』規定。再有,一個地區的合作商,我們是不是設定一個上限呢?這樣才能保證蛋糕足夠大,讓所有合作商都能吃得飽,吃得香1

齊董事長一說完,會議室里的高管們,立刻議論了起來。但我並沒參與,我的主要目的就是拿出營銷案的大框與核心。具體的細節,還得這些人來敲定。

不過我對我這個營銷案很有信心。因為現在全民創業,就連在校的大學生都不甘於人后,都在想創業的途徑。而青姿能提供給這些想要創業的人一個絕佳的機會,零風險創業。同時,青姿也會收穫絕大的回報。

眾人在議論時,喬巧和她的助理也在低頭說著什麼。而小助理偶爾抬頭看我一眼,我能感覺到,兩人談論的話題和我有關。

眾人議論了一會兒,齊董事長忽然宣布休會。半小時之後再開。他帶著幾位高管出去了,我知道,他們是研究到底用不用我的這個營銷案。

我也出去找到吸煙室,一邊『抽』著煙,一邊想著剛剛的會議。我雖然感覺,我這個營銷案基本會被採納。但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畢竟這是一筆三百萬的大單子,最終的生殺大權,完全就看齊董事長的一句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