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四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四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四十八章

這單的成功,讓我心情大好。。wщw.更新好快。回到酒店后,第一件事我便給安然打了電話。可惜的是,安然的電話竟然關機。我的心裡有些失落,沒辦法,我只好再給她發了條信息。接著,我又訂好了明天返程的機票。一切準備就緒后,就等傍晚來臨。我要逛一逛傳說中的外灘。

臨近傍晚,我正出『門』出『門』。可忽然看到茶几上放著的紙袋。裡面還裝著喬巧的衣服。想了下,我決定給喬巧打個電話,把衣服還給她。

電話很快接通,依舊是那個聲音清脆的小助理,就聽她問道,

「您好,卓先生。您是找我們喬總吧?」

小助理的聲音輕快而又動聽。能感覺到,她的心情似乎也不錯。

「對,讓你們喬總接電話。我找她有事……」

小助理立刻回答道,

「非常抱歉,卓先生。我們安總正在見一位投資人,等她忙完,我讓她給你打電話,好嗎?」

喬巧果然忙。

我答應一聲,便掛斷了電話。

在外灘閑逛一陣。夜幕便不知不覺的降臨了。夜晚的外灘美麗的不可理喻。充滿特『色』的萬國建築群,在燈光下顯示著歷史的厚重。加上黃浦江上的郵輪,以及燈火璀璨的東方明珠。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昭示著當年的十里洋場的燈火輝煌。

江風吹過,雖然感覺有些涼。但我還是意猶未盡的走著。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正當我沉醉在這夜『色』中,電話忽然響了。拿起一看,竟是喬巧打來的。急忙接了起來,喬巧那冰冷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

「你在哪兒?」

喬巧直接問道。

對於喬巧的問題,我有些意外。但我還是馬上回答,

「我在外灘,對了喬巧,你住哪個酒店。衣服我給你洗好了,現在給你送去吧……」

喬巧似乎對我的話有些意外。她或許沒想到,我會幫她洗好衣服。她沉默了下,接著說道,

「你回房間等我,我有事和你談……」

我嚇了一跳。喬巧今早離開我房間時,恨得咬牙切齒。可現在居然要去酒店找我,這讓我有些意外。但我還是痛快的答應了她。按我的設想,她找我應該還是繼續林宥的話題。可這件事,我實在是幫不上忙了。

回到房間,等了好一會兒。外面才傳來了『門』鈴的聲音。應該是喬巧。

一開『門』,果然是一臉冰霜的喬巧站在『門』口。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也沒用我讓。直接進了房間。

雖然昨晚和喬巧同『床』共枕,但她的態度還是讓我很不舒服。如果不是今天在提案會上她幫我說了幾句話,我還真沒打算給她好臉『色』。畢竟我也不欠她的,她何必總是一副冰冷的面孔對我呢?

喬巧坐到沙發上。我坐在『床』上,拿起一支煙點著,喬巧立刻皺了下眉頭。不滿的說道,

「卓越,你什麼時候能學著紳士些?最起碼有『女』士在,你應該詢問一下對方,是不是受得了煙味兒?」

喬巧的態度讓我心裡更加不快,我看著她,學著林宥那死皮賴臉的架勢說,

「我從來就沒見過紳士,也沒打算學。不過我知道你肯定能受得了煙味兒的,因為昨晚我在房間『抽』了不少煙。你睡的依舊『挺』香的……」

我話剛一說完。一個黑影「嗖」的一下飛了過來。我急忙一躲,原來是喬巧把靠枕扔了過來。

「無賴1

喬巧罵了我一句。

我不以為然的說道,

「都是和你弟弟林宥學的……」

我一說完,喬巧的嘴角上揚。她竟『露』出了一絲難得的微笑。看來她對林宥這個弟弟,可以用寵愛有加來形容。

可惜的是,這絲笑容轉瞬即逝。喬巧又恢復了她往日的冰冷,看著我說,

「周一,我問你。你今天在提案會上提出的商業模式,可不可以轉換倒其他的行業?」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喬巧一眼,我沒想到她對這個模式這麼感興趣。看來,她今天來找我談的不是林宥,而是這個商業模式。

見我沒說話,喬巧以為是我沒懂她的意思。她繼續說道,

「我的意思是,可不可以轉化到其他的行業。比如家電等……」

一提到工作。我立刻收起了剛才的嬉皮笑臉。看著喬巧,我也嚴肅的搖頭說道,

「不太可能!你說的這個我也曾想過。這種模式適用於一些快消品。比如煙酒糖茶這類,而大型的,不易消耗的,或者售後太麻煩的都不適合……」

我說的是實話。當初做這個模式的時候我就想過這個問題。

喬巧聽著,她微微點了點頭,

「我剛剛也在想!的確不太適合。好了,謝謝你!我走了1

說著,喬巧就站了起來。

我卻有些傻眼了。這聊的是什麼天?剛剛說了兩句,她便起身要走。不過對於喬巧的雷厲風行我也是見識過,我也沒多讓。指著茶几上的紙袋說,

「衣服拿走,別忘了……」

喬巧這才看了下衣服。她猶豫了下,但還是拿了起來。送喬巧到了『門』口,我隨意的問了她一句,

「我本來還想請你吃晚飯的,沒想到你這麼著急就走……」

「吃什麼?」

喬巧的一句話,一下讓我呆住了。天地良心,我剛剛只是一句最最普通的客套話。可沒想到,她竟然當真了。

本來我今晚的計劃是游游外灘,吃點小吃。可看她這意思,我這計劃應該是泡湯了。我尷尬的笑了下,反問她,

「你想吃什麼?」

喬巧本來已經出了『門』外。她竟然轉身回了房間。把紙袋放到一邊,隨意的說了一句,

「讓前台隨便訂點兒,送房間來就行……」

我傻傻的點了點頭。喬巧這人,真的是太讓人難以捉『摸』了。她那麼討厭我,卻留下來和我一起吃飯。並且她活的那麼『精』致,卻能忍受在快捷酒店的房間里吃飯。這真的讓我大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