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五十二章

我能理解安然的感受。mianhuatang.la,最新章節訪問:.。這也是我這一陣子為什麼這麼擔心她的主要原因。我正想著,孔姨忽然轉頭看著我問,

「卓越,你真的喜歡然然嗎?」

孔姨的話讓我一愣。但我還是鄭重的點頭說,

「孔姨,然然雖然不是我第一個『女』朋友。但她現在我心裡的位置,絕對是最重要的。可是,cb這件事出了以後。她告訴我,她不想考慮個人問題了。所以……」

后話我沒說,但孔姨肯定明白。

我和孔姨說的也是實話。雖然我和陳嵐在一起時間很長,足足五年的感情。可畢竟那已經是過去了,在她選擇和我分手時,我對她,便已經死心了。

我的回答,讓孔姨微微點了點頭。她看著遠處,若有所思的說道,

「現在她不考慮,不代表以後不考慮。所以,卓越,你要給然然點時間。只要把這段時間扛過去,我想一切就都會好起來……」

孔姨的話給了我莫大的信心。看著孔姨,我認真的點了點頭。我之前的想法和孔姨說的一樣,我本就打算默默的陪著安然,走過這段最灰暗的人生。她告訴我別再等她了,可我做不到,我必須要等!

忽然,孔姨話鋒一轉,她看著我,眉頭微皺的說道,

「卓越,cb這單你也是親歷者。你分析一下,對方付出這麼大的辛苦,做了一個天衣無縫的騙局。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孔姨的話讓我陷入了沉思。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cb為了做這個局,他們自己也搭進去五六百萬,如此耗費人力、財力的騙局,不應該只是為了搞垮奧藍這麼簡單。可到底為了什麼,一時間我也有些搞不清楚。

見我沉思不說話,孔姨忽然說道,

「卓越,還有件事,我一直沒和你提過。奧藍現在雖然員工都被遣散,只剩下一個名字而已。但其實奧藍並沒有走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我完全愣了,沒到山窮水盡,為什麼要遣散員工?

看著孔姨,我忽然想到了安然的叔叔曾和孔姨說過的一段話。股份!孔姨手裡還有一些股份!

果然,孔姨慢慢的說道,

「卓越,其實我手裡還有一部分宏圖集團的股份1

我雖然猜到了孔姨要說的話。可當她真正說出來時,我還是驚詫不已。但我明白,孔姨寧可奧藍只剩下一個空殼,也不想把股份拋售出去,那她一定是有自己的道理。她不說,我也不可能追問。

就聽孔姨繼續幽幽的說著,

「這些股份,是當初我和安宏圖離婚時,他留給然然的。安宏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為然然留一條後路。當時他的設想是,如果有一天然然畢業,她不肯從商。那麼宏圖集團的股份,也能保證然然這一生衣食無憂。但因為然然當時還在上學,所以由我暫為保管。而這一切,然然並不知情……」

我更加驚訝。驚訝的原因是孔姨並沒和安然說這一切,卻把這件事告訴了我。我試探著問孔姨,

「孔姨,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告訴然然呢?」

孔姨搖了搖頭,她微微笑下。看著我說,

「告不告訴然然都無所謂的,這些股份是然然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不會出售的。其實我和你說這些,是想讓你幫我想想,這和cb的事情,有沒有關係……」

孔姨的話讓我不由的打了個冷戰。在她剛才提到這些股份時,我其實便已經聯想到了cb。只是這件事太過重大,我不敢隨意的妄加推斷。

既然孔姨直接問了,我也不再隱瞞自己的想法。反問孔姨,

「孔姨,您的意思是。cb『精』心做的這個局,實際是為了這些股份?」

孔姨沉默了好一會兒,她才慢慢點了點頭說,

「之前我也沒朝這個方向想。可這件事太過蹊蹺了,cb做完這個局,就銷聲匿跡,人間蒸發了。這件事我始終想不通。直到兩天前,有人和我說。如果想保住奧藍,可以出售一部分宏圖集團的股份。我這才想明白,cb所做的一切,最終指向,都是我手裡這些宏圖集團的股份……」

我完全傻了!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白領,過著普通的打工生活。現在雖然自己創業,但不過是開了一間小工作室而已。這些集團里的股份之爭,我也只是從前在書本里看過。這還是第一次親耳聽別人講述著。

我更好奇的是,到底是誰再勸孔姨出售一部分股份呢?想了下,我直接問孔姨說,

「孔姨,你說的勸你的人,是安然的叔叔嗎?」

之所以想到他。是因為當時為了給員工開資,以及清算外建公司的債務。孔姨用一部分股份作為抵押,從安偉業那裡借了一些錢。

但我話一說完,孔姨就搖了搖頭,

「不是他1

我更加好奇,不是安偉業,那會是誰?看來這人我應該不認識。

但孔姨卻盯著我。好半天,才說了一句,

「這人是遲東方的父親,遲天傑1

我完全傻了。腦子裡一團『亂』麻。難道這件事和遲東方有關?可怎麼看都不像。當初遲東方和安然求婚,可是把全部身家都拿了出來。難道他這麼做,就是為了那些股份?可怎麼看怎麼都覺得不對。

孔姨似乎也看出我的疑『惑』。她輕聲說道,

「這件事並不能確定就是和遲家有關。但現在可以確定的是,cb這件事,對方肯定是奔著這些股權來的。他們的目的就是把奧藍『逼』入絕境,讓我們孤兒寡母無路可退。從而出售這些股權……」

孔姨的話聽的我一陣陣寒『毛』倒立。我還第一次見識到了集團之間的鬥爭。為了股權,居然能『精』心做出這種驚天的騙局。我似乎看到了宏圖集團的大樓里,在一片平和之下,卻暗藏的刀光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