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五十三章

我正胡『亂』的想著。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最新章節訪問:.。孔姨忽然轉過頭來,她看著我。目光滿是慈祥。接著,她輕聲說道,

「卓越,剛剛我問你,是不是喜歡然然。如果你真的喜歡她。我希望你能幫助她,保護她。這一次,我是寧可奧藍只剩下一個空殼,我也不會出售我手上的股權的。但我能感覺到,只要股權在手,對方就不會罷休。這場看不見的戰爭,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好然然。畢竟我歲數大了,又已經退休了。外面的事情,我了解的也不多。而然然還有些小任『性』,所以,孔姨就拜託你了1

孔姨的話說的很真誠。但哪怕是她不這麼說,我也會盡我的全力保護安然的。只是我現在依然有個困『惑』,到底是誰想奪走孔姨手裡的這些股權呢?

從孔姨的別墅出來。已經是八點多了,但安然還沒有回來。

別墅區燈火通明,不遠處的鞭炮聲依舊。偶爾還摻雜著孩子們愉快的笑聲。但我的心情卻更加壓抑,安然這到底去了哪兒?

再次給她打了電話,可惜電話依舊關機。我站在街邊,一邊『抽』著煙,一邊想著安然能去的去處。其實我心底也在隱隱的擔憂,這個時候,我最怕她和遲東方在一起。

一想到遲東方,我忽然想起我第一次在孔姨別墅見到遲東方時。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他曾給安然買過炒冰果。而安然也曾告訴我,她以前心情不好時,總會一個人去吃點炒冰果。那種冰爽的清涼,會讓她的心情變得好許多。

想到這裡,我急忙打車去了那家冷飲廳。

我還記得,上次我和安然一起去時。炒冰果的攤位已經變成了冷飲廳。而炒冰果的大爺被他的兒子頂替了。為此,安然還有些抱怨。她總覺得冰果不如從前好吃了。

我胡思『亂』想著,計程車已經到了衚衕口。付錢下車,站在街口,我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那輛酒紅『色』的雷克薩斯正停在冷飲廳的『門』口。我苦笑了下,快步朝冷飲廳走去。

一進『門』,就見空空曠曠的冷飲廳里,只有安然一人。她孤單的坐在角落的一桌。低著頭,小口的吃著杯里的冰果。而桌子上,還有兩個空杯。這應該是她之前吃過的。

安然始終沒有抬頭。而我也沒打擾她,靜靜的走了過去,坐在她對面的位置。接著,我回頭朝吧台的方向喊了一句,

「一份炒冰果,和她的一樣……」

我的聲音一出現,安然一下抬起了頭。她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接著,她微微的笑了。那是一種摻雜著苦澀與欣慰的笑。

「吃這麼多,不怕著涼?」

我輕聲的問著。

安然並沒說話,她只是微笑的搖了搖頭。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安然問我。

「作為你最忠實的追求者,如果連這裡都猜不到,我也就不配追求你了1

我吹噓的回答著。說實話,如果不是剛剛在別墅『門』口的靈光乍現,我還真想不到安然會在這裡。畢竟我們平時很少來。尤其炒冰果的老大爺還已經退休了。

安然又笑了,她低著頭。用勺輕輕的拂『弄』著杯里的冰果,一言不發。

我點了支煙,看著安然。好一會兒,我才輕聲說,

「安然,這次出差,我簽了一個不錯的單子……」

安然抬起頭看著我。她微笑的說,

「是嗎?恭喜你1

說著,她吃了一小勺冰果。感慨的說,

「其實我早就知道,只要你用心。你一定會有一番作為的……」

我笑了下。安然對我的評價倒是蠻高的。看著安然,我搖頭說,

「你說的可能對吧!但我要和你說的是,我呢,策劃出身。做過最高的職務,就是總裁的特別助理。可惜,還沒做幾天就被開掉了……」

安然笑了,她抬頭看著我。但她沒明白我要表達什麼。而我繼續說著,

「我現在創業,最差的就是不懂管理。所以,我的工作室決定,總經理的位置外聘。決定招聘一位有經驗的人才。怎麼樣,有興趣嗎?」

解決壓力與痛苦最好的辦法就是注意力的轉移。而我現在唯一能讓安然轉移注意力的,就是讓她再次投入到工作中。所以,我才想讓她到我的工作室。這樣,她的心情或許會好些。

安然一言不發的看著我。而我又補充說,

「我呢,還做你的高級助理。你負責決策,我輔助你。我相信我們的合作,一定是……」

話還沒等說完,安然忽然冷笑了下。她看著我說,

「卓越,我雖然知道你是真心的。可是我還是感覺你像是在挖苦我。一個奧藍被我管理垮台了,你卻讓我加盟你的工作室。你覺得我會同意嗎?」

安然的話讓我有些尷尬。或許我太心急了,剛剛的這些話,或許刺『激』到了安然的痛處。我苦笑著『抽』了口煙,選擇了沉默。我實在不知道,還能用什麼樣的方法,讓她走出失敗的『陰』影。

「您的冰果來嘍……」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在我的記憶力,這老闆是個年輕人。可一抬頭,就見一張滿是滄桑皺紋的臉龐,正微笑的看著我。沒想到,這老大爺竟然又回來了。

老大爺笑呵呵的看著我,接著問安然,

「丫頭,你男朋友不錯嘛,一表人才的……」

安然看著我,我同樣也看著她。我多希望安然能告訴老大爺,我就是她的男朋友。可惜的是,安然搖了搖頭,輕聲說道,

「不是男朋友,是好朋友……」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有些失落。可她回答的,卻又是事實。

老大爺哈哈一笑,

「也就是一字之差,在我眼裡都差不多嘛,丫頭,心情好點了嗎?」

老大爺也知道安然心情不好,就會到他這裡來。

安然微笑著點了點頭,

「好多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