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名表專櫃旁,兩個男人正低頭看著手錶。而這兩個人,我太熟悉了。一個是我最討厭的人,遲東方。而另外一個,卻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鄒占強。

我完全傻眼了,這兩個人怎麼會『混』到一起?尤其是鄒占強,之前我都不知道他竟認識遲東方。他在我面前從來都沒提起過遲東方的名字。而今天,兩人竟然有說有笑的一起看著名表。

意外,太意外了!

我剛想上前,吳軼哲忽然拉了我一下。他壓低聲音,對我說道,

「卓總,算了吧。我們還是先走吧……」

想了下。我決定聽吳軼哲的。畢竟我現在過去,會讓鄒占強尷尬。我不如先裝聾作啞,看看鄒占強到底和不和我說這件事。

這件事『弄』的我心情有些壓抑。鄒占強和林宥,是我最好的兩個朋友,也是我最信任的人。而今天,鄒占強卻和我最討厭的遲東方在一起,這讓我大感意外。

和吳軼哲挑選完了禮物。我們兩人出了商常見已經是中午,我倆就到附近的麵館兒吃午飯。點完餐后,我看著吳軼哲,直接問他說,

「軼哲,你以前一直跟著鄒占強。他和遲東方早就認識嗎?」

吳軼哲先是搖頭,接著又點頭。他看著我,略微尷尬的說,

「卓總,鄒哥以前的確不認識遲東方。他們兩個是在我離職前認識的……」

吳軼哲這小子嘴很嚴。strong.la/strong說了這一句,他就不繼續說了。我不是八卦的人,但這裡畢竟涉及到兩個和我相關的人。所以,我立刻追問,

「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吳軼哲看著我,他表情有些不自然。很顯然,他並不想告訴我這一切。我微微嘆息一聲,看著吳軼哲說,

「軼哲,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要是不說,我也不勉強你。但我一定會問鄒占強的,這件事,我一定要搞清楚1

吳軼哲或許並不理解我此時的心情。這種感覺有些像背叛,就像當初陳嵐忽然告訴我,她和周天成在一起了一樣。

吳軼哲見我這麼說,他猶豫了下。才慢慢的說著,

「卓總,其實鄒哥和遲東方是因為公司的業務才認識的……」

因為公司業務,我倒是能夠理解。雖然我非常討厭遲東方,但假如我們之間有業務往來,我也會正常對他的。可我還是有些不明白,繼續問吳軼哲,

「遲東方一個做廣告公司的,而昌興是做食品的。他們有什麼業務?難道昌興想在界宇做廣告不成?」

我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吳軼哲竟然點了點頭。他和我解釋道,

「卓總,你可能不太清楚。這些年昌興的品牌宣傳一直不太理想。所以吳若雨吳總就決定把公司所有的品牌營銷和產品推廣都外包給廣告公司,而這件事一直由鄒哥負責。這件事決定時,我當時正辦離職手續。後來具體怎麼運作的,我也就不太清楚了。不過看今天兩人的樣子,應該是和這件事有關……」

吳軼哲的話讓我一下陷入了沉默。吳軼哲離職一段時間后,才到我這裡找工作的。那麼他離職的時候,正是我早奧藍的時候。也就是說,當時昌興的這筆廣告業務,鄒占強並沒打算『交』給奧藍,因為他連提都沒和我提過一句。

我不是心『胸』狹隘的人,但這件事的確讓我心裡有些不太舒服。我想不明白,我和鄒占強關係這麼好。這麼大的單子,他為什麼連告都沒告訴我呢?

服務員把面和小菜端了上來。我和吳軼哲一邊吃著,一邊想著這件事。吃了幾口面,我忽然抬頭又問吳軼哲,

「那你知不知道,這個單子,昌興是準備公開招標,還是直接找個廣告公司,外包一下就完事呢?」

一般公司對於這種大單,採取的基本都是這兩種方式。公開招標,是為了顯示公平公正。而直接外包,一般都是老客戶,或者是公司的絕對高管直接拍板。

我話一說完,吳軼哲就搖了搖頭,

「這我就不太清楚了,因為後期我已經離職了。不過當時我在時,鄒哥也沒決定到底採用哪種方式……」

我放下筷子,看著吳軼哲。忽然微微笑了下,問他說,

「軼哲,你說如果是公開招標。我們公司去試試投標怎麼樣?」

吳軼哲忙放下筷子。他抬頭看著我,哭笑不得的說,

「卓總,你糊塗啦?昌興是要專業的廣告公司,而我們只是營銷公司而已。這裡面的差距大了去了……」

我笑著搖了搖頭,並沒和吳軼哲解釋這件事。吳軼哲說的,我自然也恩能夠想到。其實這件事參不參與都無所謂,我主要是想知道鄒占強的態度。這很重要!

吃了幾口面,我拿著紙巾擦了擦嘴。看著吳軼哲,又問道,

「軼哲,我還有件事『挺』奇怪的。之前也問過你,但你沒和我說實話。我也想問鄒占強了,可一忙起來又忘了……」

吳軼哲悶頭吃著面,他頭也不抬的打斷我說,

「卓總,您是想問我為什麼辭職吧?」

吳軼哲很聰明,我一開口,他就猜到了。我也沒否認,直接點了點頭。

吳軼哲放下筷子,他擦了擦嘴。看著我,慢慢的說道,

「卓總,對於這件事,我也始終在猶豫,到底該不該告訴你?告訴你,可能會影響你和鄒哥之間的關係。不告訴你,我心裡又有壓力。其實這段時間,我心裡也是特別的矛盾……」

我更加奇怪,疑『惑』的看著吳軼哲問,

「你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吳軼哲這才輕輕嘆息一聲。他微微皺著眉頭,看著我,認真的說,

「因為我沒辦法面對艾嘉姐!所以,我必須辭職1

吳軼哲的話讓我更加糊塗了,這都哪兒跟哪兒埃怎麼又把艾嘉牽扯出來了呢?難道吳軼哲暗戀艾嘉,這不太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