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七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五十七章

現實與理『性』,愛情與背叛。.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這些從前只是出現在影視里的情節,現在,卻一一被我們經歷著。

吳軼哲見我不說話,他小聲的問我說,

「卓總,你打算怎麼辦?」

吳軼哲的問題讓我『迷』茫了。我該怎麼辦呢?告訴艾嘉,不可能!或許我能做的,也只是和鄒占強長談一次。至於他能否回頭,這一切,只能看他自己了。

這一天,又是壓抑的一天。要不是靠著工作的轉移,我都不知道這一天的心情會糟糕到什麼程度。

下班時,我給安然打了個電話。想看看她今天過的怎麼樣。電話通了好一會兒,對面忽然掛斷了。我的心情再次跌入谷底。難道安然真的像她說的那樣,以後要和我少聯繫嗎?

陸雪他們三人都已經下班了。我卻坐在辦公室里沉悶的『抽』著煙。想給鄒占強打了電話,可是想想還是算了。我決定換一個思路。明天正好是周末,加上又快過年了。不如明天下午,我組織這些朋友們小聚一次。一是趁機和鄒占強好好聊聊。再一個,可以趁著大家的聚會,讓安然緩解下心情。

想到這裡,我開始給眾人打著電話。林宥、艾嘉、鄒占強、陸雪、汪濤、吳軼哲,這些人接到我的電話,都愉快的答應了。

接著,我又給陳嵐打了過去。mianhuatang.la電話一通,陳嵐就很快接了起來。她那麼似乎有些吵,我便問她說,

「陳嵐,你在哪兒了?明天下午有時間嗎?」

陳嵐馬上回答說,

「卓越,我請假提前回家了。得過完年才回去,怎麼,你有事嗎?」

陳嵐的話讓我微微楞了下。在我的印象中,從前的陳嵐,幾乎從不請假。可她這一年,卻頻頻請假。或許周天成是公司副總,她也因此得到照顧吧?

但我還是沒忍住,問她說,

「怎麼提前回去了?是不是家裡有事?」

陳嵐的父母我見過不止一次,他們對我都特別的好,我還真有些擔心,他們是不是有什麼事。

陳嵐馬上笑了下,回答道,

「能有什麼事?就是公司最近也不忙,我想回來多陪他們一些日子。明天你們好好聚吧,我就不參與了。等回去再請你們吃飯……」

我答應一聲。和陳嵐閑聊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我不禁有些走神。陳嵐似乎變了,變得和我記憶中的陳嵐有些不太一樣。從前工作在她的生活中,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現在,她似乎有些不把工作當回事。想到這裡,我苦笑了下。我現在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可能她是釣到了金龜婿,工作當然就不再重要了。

我搖了搖頭。看著手機,我選擇給安然發了一條信息。上面寫著:

「安然,明天周末,這些老朋友在我這裡聚一聚。大家都『挺』想你的,你一定要來……」

信息發過去好一會兒,安然才回了一條,

「我不一定有時間,到時候再說吧1

明天是周末。就算不是周末,安然也不用上班。她怎麼可能沒時間呢?她就是在躲避,躲避我,躲避所有人。這就是安然,她的失敗讓她覺得不好面對眾人。可她哪裡知道,大家都在關心著她。

想了下,我又回復她:

「安然,太漂亮的話,我也不會說。我只想告訴你一句,勇敢面對,才是走出困境的最好方式1

簡訊發了過去,安然卻再也沒回復。

我一邊『抽』著煙,一邊傻傻的想著。明天安然會來嗎?

因為是周末,第二天我起的比較晚。收拾好,去工作室時。見汪濤幾人都已經到了,他們三個把工作室簡單收拾了下。桌面上的辦公用具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都是各種酒水和果盤。

我滿意的看著這一切。和他們三人閑聊了幾句,汪濤忽然把我拉到一旁。看著他神神秘秘的樣子,我歪頭問他說,

「汪濤,你不會想要錢吧?」

我還真以為到了年底,汪濤想管我要債回家。

誰知汪濤立刻搖頭,他低聲問我,

「卓越,秦沫今天來嗎?」

我一下笑了,我還真忘了給秦沫打電話。我沖汪濤擠了下眼睛,點頭說,

「放心,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她肯定能來……」

掏出電話,給秦沫打了過去。果然,秦沫痛快的答應了。放下電話,我本想再逗汪濤幾句。但他卻馬上走了。看來汪濤這傢伙,對秦沫是動了真感情。

我手裡拿著手機,不時的看上幾眼。我生怕安然會給我發信息,我聽不到再錯過了。見我總是盯著手機,陸雪笑嘻嘻的走了過來,她看著我說,

「卓總,是在等安總的電話吧?」

說著,她嘿嘿的笑了。我看了她一眼,也沒否認。

陸雪忽然翹著腳尖,在我耳邊輕聲的說了一句,

「告訴你,我給安總打電話了……」

我聽著,立刻驚訝的看著陸雪問,

「她,她怎麼說?」

陸雪一撇嘴,歪頭說道,

「不告訴你1

說著,這丫頭咯咯笑著,跑到一邊去了。

看著陸雪興高采烈地樣子,我猜安然應該是說來。但我的心裡卻還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正胡思『亂』想著,工作室的『門』推開了。就見林宥弔兒郎當的走了進來,一進『門』,就嚷嚷著,

「你們這公司也太業餘了吧?我這麼大牌來了,怎麼連個迎賓的都沒有?」

說著,他便指著陸雪,嬉皮笑臉的說道,

「來,小雪兒,讓哥看看你。好久沒見了,變沒變漂亮?」

陸雪明明喜歡林宥。但林灝說潰讓她還是很不滿。她瞪著林宥,罵了一句,

「滾遠點,最煩的就是你1

林宥哈哈笑著。走到吧台前,拿起一瓶啤酒,用牙咬開,喝了一大口。我也走了過去,坐在他的旁邊。心裡暗想著,鄒占強的事,我應不應該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