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五十八章

林宥對於鄒占強最近的表現,本來就不太滿意。如果告訴他,說不定他今天又得發飆。想了想,還是決定算了吧。

艾嘉和鄒占強一起來的。眾人也是多日不見,一到一起,自然聊的不亦樂乎。鄒占強和林宥兩人在吧台喝著酒,我和艾嘉還有陸雪幾人在休息區聊著天。

艾嘉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看,以前她的臉『色』給人是一種嫩白。雖然現在也白,但卻是一種病態的慘白。這可能是和她的身體還沒調養過來有關。

閑聊了幾句,艾嘉忽然問我說,

「卓越,你過年回老家嗎?」

我搖頭苦笑,

「不回去了!老爸老媽今年就在南方過年,把我孤家寡人扔在這裡不管了。你們呢,都回家吧?」

艾嘉笑著點點頭,她拿出手包翻找著,

「不回去正好,我和占強都各回各家。正好『春』節時,你去我家幫我澆澆『花』……」

我笑著接過了鑰匙。我知道艾嘉平時沒事,養了不少『花』。

眾人陸陸續續的都已經來了。唯獨不見安然的影子。艾嘉就問我說,

「卓越,安然呢?怎麼她還沒來?」

我苦笑了下,轉頭看著陸雪。陸雪立刻擺著雙手,沖我說道,

「你別看著我。我那陣是給安總打電話了,她也沒確定說到底來不來,只說到時候再說……」

林宥和鄒占強也過來了。strong.la/strong林宥聽著,他馬上問我說,

「卓越,是不是奧藍那事對安然打擊太大了,她有點不太敢面對啊?」

我無奈的苦笑下。林宥說的很對,我今天召集大家小聚,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讓安然散散心。可她卻遲遲都沒出現。

想了下,我故作輕鬆的說道,

「算了,咱們還是邊喝邊等吧。來,開始吧……」

說著,我把酒打開。眾人便開始邊聊邊喝著。最出乎我意料的是汪濤,他似乎也不那麼內斂了。坐在秦沫的身邊,兩人低頭說著什麼。秦沫偶爾還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剛喝沒多久。鄒占強的手機忽然響了。他掏出一看,立刻對我們說道,

「你們先喝,公司的電話。我去接下……」

林宥本來正和陸雪胡扯著。聽鄒占強一說,他立刻回頭搶白說,

「呦!還怕我們聽到不成?就在這兒接唄……」

「公司的事兒1

說著,鄒占強便走到一邊的辦公區,接起了電話。

看著鄒占強的背影,艾嘉苦笑了下。我忍不住問艾嘉說,

「嘉嘉,你們最近怎麼樣?」

艾嘉苦笑了下,但她還是點頭說,

「『挺』好的1

艾嘉的口氣雖然輕鬆,但她的表情卻完全出賣了她。而陸雪根本沒注意這些,她馬上又接話問說,

「艾嘉姐,你們到底什麼時候結婚啊?我都著急喝你們喜酒了……」

艾嘉本來沒喝酒。聽陸雪這麼一問,她竟拿起一杯紅酒,喝了一小口。笑著搖頭說,

「不著急!會有你喝酒的那一天……」

我拿著兩瓶啤酒,默默的走到了鄒占強的身後。鄒占強也看到了我過來,他便和對方說道,

「好了,具體的事情周一再談吧,我這裡還有事……」

說著,鄒占強掛斷電話,沖我微微一笑。

我把啤酒遞給鄒占強,我倆就坐在辦公區的位置。和鄒占強碰了下瓶子,我們兩人共同喝了一大口。而我的目光始終盯著鄒占強腕上的手錶。那是一塊天梭卡森,不算貴,大約一萬多塊吧。

看著這塊表,我的腦海中便浮現著昨天在名表專櫃看到他和遲東方的情形。我故意笑了下,問他說,

「占強,新買的表?」

鄒占強笑了。他把衣袖向上拉了下,把手錶在我眼前晃悠下。問我說,

「怎麼樣,漂亮嗎?」

我點頭,

「不錯.挺』漂亮的1

鄒占強得意一笑,看著我說,

「我現在肯定捨不得『花』錢買這麼貴的表。猜猜,誰送我的?」

「艾嘉?」

我明知故問。

鄒占強搖頭。

「吳若雨?」

我繼續裝著糊塗。

鄒占強再次搖頭,他一邊笑,一邊壓低聲音沖我說著,

「算了,你肯定想不到。我告訴你吧,這表是遲東方送我的……」

鄒占強的話,讓我一下呆住了!我之所以驚訝,並不是因為這表是遲東方送給他的,因為這我早就知道了。我驚訝的是,鄒占強竟然和我說了實話。

鄒占強看著手錶,繼續說著,

「怎麼樣,你想不到吧?這表不單是我有,我們部『門』的幾個負責人都有!遲東方說這是界宇送給我們的新年禮物……」

鄒占強的坦誠,反倒讓我心裡有些愧疚。我忽然覺得,我有些小人了。在之前,我本以為鄒占強和遲東方的接觸,他會刻意的隱瞞我。可沒想到,鄒占強卻坦坦『盪』『盪』。看來,他們只是業務上的往來,這件事是我多想了。

鄒占強以為我驚訝的是遲東方會送他表。他就繼續說著,

「卓越,你不知道。我們公司現在要把所有的品牌營銷和產品廣告都外包出去。界宇廣告是候選公司之一。這單子不小,所以遲東方才對我下了這麼大的工夫。你是不知道,最近單是上萬塊一桌的飯,遲東方就請了兩三次了……」

說著,鄒占強再次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他的表情略顯得意。這一切,昨天吳軼哲已經和我說了。只是我有些好奇,這件事已經兩三個月了。為什麼鄒占強還沒訂下來,具體要包給哪家公司。

我把我的疑『惑』一說出來。鄒占強忽然詭異的笑了,他看著我,故意壓低聲說道,

「卓越,虧你還是做廣告的呢,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你想啊,現在這些廣告公司知道我們要外包廣告。一個個天天都盯著我,跟在我的屁股後面,好酒好茶的伺候著。我要是那麼痛快的包給某個公司,那他們還能這麼追著伺候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