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五十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五十九章

鄒占強的意思我太明白了!其實他就是變相要這些廣告公司的好處而已。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說實話,這種方式在甲方中很常見,但我並不認同。

我還是有些好奇,又問鄒占強說,

「占強,那你這麼拖著,你們吳總會同意嗎?」

鄒占強嘴角上揚,微微一笑。他搖頭說,

「這件事本來就要等到年後才定的。我只是提前把這個消息放了出去而已。讓他們先去爭,等他們爭的差不多時,我們再定下來具體怎麼『操』作……」

鄒占強的話讓我有些驚訝。我沒想到這麼多的廣告公司,都被鄒占強故意提前放出的消息,玩的團團轉。不得不承認,在這方面,我照鄒占強差的遠了。

我拿著啤酒瓶,和鄒占強碰了下。我倆又喝了一大口,我才問他說,

「占強,遲東方的界宇接下你們這單的可能『性』有多大?」

說道具體的工作,鄒占強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他點了支煙,『抽』了一大口,才皺著眉頭說道,

「卓越,你看著遲東方的界宇好像是廣告界的黑馬,這兩年異軍突起,名聲在外。但實際上,界宇成立到現在,為了搶單子,搶客戶,下了不少功夫的。有不少單子,界宇根本就是不賺錢搶來的。加上公關的費用,他們實際都是賠錢。那麼大的一個公司,總這麼下去肯定不行。mianhuatang.la所以,遲東方這回是痛下決心。一定要把我們這單拿下來。當然,他們到底能不能行,現在還不好說。因為除了我這關他要過,還有吳總那關,他也要過的。並且吳總的意思是,這次要公開招標。畢竟這樣能給我們公司省下不少營銷廣告的費用……」

聽鄒占強這麼一說,我這才知道。原來界宇廣告的日子也不好過。雖然他遲東方家大業大,但一個公司總是賠錢,就是再大的家業,他也賠不起。

我喝著啤酒,一言不發的沉默著。好一會兒,我忽然看著鄒占強問,

「占強,你們公開招標的話。我也想參與參與,萬一要是成了呢?」

我說這話時,鄒占強正在喝酒。話音一落,他險些把口中的啤酒噴出去。他看著我,一臉疑『惑』的說,

「卓越,你是想賺錢想瘋了吧?你一個營銷工作室,怎麼參與廣告公司的事?」

我微微一笑,搖頭說,

「這些你別管,我就問你,假如我是廣告公司,可以參與競標嗎?」

鄒占強呵呵苦笑,他點頭說,

「當然可以了!不過卓越,醜話我可說在前面,你別指望著我能幫你。公開競標,一切都是公開透明的。你可別想讓我在這裡搞什麼小動作……」

我笑著點了點頭說,

「這你就放心吧!我要是參與,肯定一切合法合規,怎麼也不能拉著你去做違法的事……」

鄒占強呵呵一笑。他其實根本就沒把我的話當回事,畢竟我是一家營銷類的工作室。和廣告公司的區別太大了,這種單子我們根本做不來。但鄒占強不知道的是,我既然能這麼說,就肯定有我自己的想法。

和鄒占強正說著。忽然,就聽休息區傳來一陣掌聲。我一回頭,就見大家都站了起來,同時的鼓著掌。一看『門』口,就見一襲白衣的安然正站在『門』口。

我心裡一陣『激』動。急忙站了起來。就見安然大大方方的走到眾人的桌前,她拿起一杯酒,看著眾人說,

「各位好朋友,好久沒見大家了!最近實在太忙,『抽』不出身。今天趁這個機會,我在這裡先給大家拜個早年,祝大家新年愉快,萬事順意……」

說實話,安然這番話聽的我有些彆扭。因為她本身就不是擅長這種『交』際的人。她一說完,把杯里的酒一飲而荊而大家還沒等反應過來。安然又說道,

「你們先喝著,我先和卓越說點事……」

我楞了下,不知道安然要和我說什麼。但我還是馬上說道,

「那去我辦公室吧……」

說著,我沖眾人擺了擺手。和安然一起進了我的辦公室。

一進『門』,安然就四處看了看。這還是她第一次來我的辦公室。好一會兒,安然才微笑著說,

「卓越,你真的特別『棒』。能在身無分文的情況下,在這麼一個即將荒蕪的酒吧,重新構建了這麼一間特別的工作室。就從這一點來說,我照你就差遠了……」

說著,安然苦笑的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而我呢,是把一個生意不錯的公司,經營的只差破產……」

安然幽幽的說著。看來這件事,對於安然的打擊還是很大。一時間,她很難從失敗的『陰』影中走出來。

我給安然倒了一杯熱茶,放到她身前的茶几上。看著她說,

「安然,我最難的時候是什麼樣,其實你是知道的。那時候連飯都快吃不上了。可這一切不都過來了嗎?相信我,你也一定會度過難關的。別忘了,你還有我們這些真正關心你的人……」

安然欣慰的笑下。但她馬上又嘆息一聲,看著我說,

「卓越,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件事。我明天要和媽媽出去一趟……」

我一聽不對,急忙問道,

「你要和孔姨去哪兒?」

安然含含糊糊的說道,

「媽媽最近心情也不好,我們兩個想出去散散心。去的是法國……」

安然明明只是去旅遊。但我的一顆心卻一下沉了下去。我似乎覺得,她好像這一走,就再也不回來一樣。

「什麼時候回來?」

我問道。

「不知道,也許十天八天,也許三個月兩個月。看心情吧……」

安然嘆息著說。

或許出去散散心,對她和孔姨也是一件好事。我只能這樣安慰著自己。

「幾點的飛機,明天我去送你1

安然苦笑了下,搖了搖頭,

「還是算了吧!我們打車去機抄…」

說著,安然便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