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六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六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有了安然昨天的承諾,我的心情也輕鬆不少。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訪問:.。至少我的等待有了期限,我還能看得見我們的未來。

清晨的別墅區,在一片片薄霧下,更顯得高貴而又神秘。

付錢下車,一到大『門』口。剛要摁『門』鈴,我卻被眼前的一切驚倒了。厚重的金『色』大『門』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多了兩道封條。上面白紙紅印,清清楚楚的蓋著法院的印章。而封條上的日期,恰恰就是昨天。

我完全傻了!我怎麼也沒想到,法院因為貸款沒還上,竟然這麼快就把房產查封了。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安然會選在今天外出。原來竟是因為這兩條冰冷的封條。我的心裡一陣陣疼痛,安然昨天所說的等她處理完一切,恐怕指的就是這些吧。

我來不及細想,急忙掏出了手機,撥通安然的電話。但遺憾的是,安然關機。再打孔姨的電話,也是關機。

看來她們已經走了,去了那個遙遠而又陌生的國度。而我能做的,似乎只有苦苦的等待。

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會給安然打個電話。可惜的是,她依舊關機。沒辦法,我只好每天給她發一條簡訊。希望她開機后,能看到,並且回復我。

伴隨著轟鳴的鞭炮聲,和空氣中的硝煙味道。新年如期而至。

一大早起,我便給老爸老媽打了電話。mianhuatang.la網老兩口心情不錯,在旅遊中,度過了一個特別的新年。他們兩人和我輪番說著話,問我最近怎麼樣。和許多在外漂泊的年輕人一樣,我也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我誇大了一些自己的成績,把他們兩人哄的高高興興。

放下電話,看著空『盪』『盪』的房間。我心裡卻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寂寞。這個時間,正式別人合家歡聚的時刻。而我,卻孤單伶仃的一個人過著新年。

為了不讓自己太難受,我把電視聲音開的老大。一個人到廚房和面,準備包餃子。

剛把準備工作做好。我準備先『抽』支煙,休息下。一進客廳,就見茶几上的手機正不停的響著。剛剛電視聲音太大,電話響我都沒聽見。

急忙走了過去,拿起手機一看,我心裡立刻一陣『激』動。電話竟然是孔姨打開的。都已經一周沒她和安然的消息了。我急忙的接起電話,就聽電話那頭傳來孔姨那熟悉的聲音,

「小卓,今天是大年三十,孔姨祝你新年快樂……」

孔姨話一說完,我立刻苦笑了下。我本應該給她拜年,但奈何打不通她和安然的電話。

不過孔姨的口氣很輕鬆,能感覺到,她的心情很不錯。我急忙說道,

「孔姨,也祝您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拜年話一說完,我立刻追問著,

「對了,孔姨,你們現在哪兒了?然然呢?」

孔姨壓低聲音說,

「我們現在瑞士。我可告訴你個傻小子。我給你打這電話,都是我背著然然打的……」

我一下愣住了。這孔姨打個電話,怎麼還不敢告訴安然呢?

就聽孔姨繼續說著,

「我們一到國外,然然就讓我關機。她說不想任何人聯繫我們,我們也不去聯繫任何人。我倒是明白,然然這麼做,就是想徹底放空一下自己。然然這麼做,我倒是也理解她。畢竟這段時間,她的壓力太大了。不過你放心,我倆一切都『挺』好的。然然的心情也恢復的不錯。我怕你擔心,就偷偷給你打個電話……」

我笑了下。孔姨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她和我說這些時,口氣很輕鬆。能感覺到,奧藍的崩塌,並沒讓她有太多的壓力。反倒是安然,不過一聽孔姨這麼說,我也就稍稍安心。

受了孔姨的影響,我也壓低聲音問她說,

「孔姨,那你們什麼時候回來?」

孔姨呵呵苦笑了下,

「哎!你以為我愛在國外這麼閑逛埃我當然想早點回去。不過我說了也不算啊,這一切都得等然然。對了,卓越。你過段時間幫我租套房,不用太大,一百多平就行。我們的房子都被查封了。回蓉方住礙…」

我苦笑。一百多平還不算太大啊?但我還是馬上答應,剛想再問孔姨幾句。就聽孔姨說道,

「好了,不和你說了。然然回來了。讓她看到我偷偷打電話,又該訓我了……」

也不等我說話,孔姨直接掛斷了電話。

不過孔姨的這個電話,卻讓我心情大好。剛剛從孔姨的話語中我能感受到,安然現在狀態似乎不錯。我我也就放心了。這麼多天的提心弔膽,這回終於是踏實了。

過年對我來說,和平時並沒什麼太多的不一樣。唯獨不一樣的是,電話和信息多了起來。大都是拜年的。我們幾個最好的朋友,也都發了信息。林宥回了北京,他還給我『偷』拍了一張喬巧睡覺時候的照片。不得不說,喬巧褪去她冰冷的那一面,還真是個十足的睡美人。

鄒占強也給我發了信息。他告訴我,初六回來後會給我打電話。

我唯獨沒和陳嵐聯繫。我擔心她會和周天成在一起,我不想打擾他們,更不想一個讓外人看來,我好像還在和陳嵐糾纏不休。

讓我最沒想到的是,喬巧居然也給我發了條新年祝福信息。我本以為她是群發的,可看了一下。上面還寫著在上海時候的一些話。我這才知道,這條信息,她是專『門』為我編輯的。我自然也給她回了一條,並且客氣的說,歡迎她來我們這裡做客。我願意做她免費的導遊。

我很客氣,可惜的是,喬巧沒再回我!

直到艾嘉給我發信息時。我才忽然想起,艾嘉還讓我幫她澆『花』。但我把這事給忘了。這要是把她哪盆『花』給旱死了,對於愛『花』如命的艾嘉來說,她不得和我翻臉埃

雖然是大年初一,但我還是拿著鑰匙。準備去艾嘉的家裡幫她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