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六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六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六十二章

街上的計程車不多。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好不容易才打到輛車,車費也比平時高出一些。

到了艾嘉的小區。上樓開『門』,『門』一開。我剛準備換鞋,忽然見廚房有人的腳步聲。這聲音嚇了我一跳,我第一反應就是招賊了。

還沒等再走,廚房的『門』打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驚詫的站在『門』口,這人竟是鄒占強。他手裡還拿著鏟子,明顯正在廚房做飯。而鄒占強赤著上身,只穿了一條大短『褲』。

我的出現,同樣讓他驚訝不已。他瞪大眼睛看著我,磕磕巴巴的問,

「卓越,你,你怎麼來了?你的鑰匙哪兒來的?」

我其實更驚訝。看了一眼手裡的鑰匙,我立刻回答說,

「嘉嘉給我的,讓我幫你們澆『花』……」

那天艾嘉把鑰匙給我時,鄒占強正在和林宥喝酒,他根本就沒注意。我一說完,立刻反問他,

「占強,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你不是說你初六才回來嗎?」

按我的想法,鄒占強應該是今年一早趕回來的。

鄒占強聽我這麼一問,他一臉的尷尬。立刻快步上前,擋在我的身前,直接說道,

「走,走,咱倆出去說……」

說著,鄒占強就把我往『門』外推。

看著鄒占強慌慌張張的神情,我似乎明白點什麼了。還沒等我到『門』口,就聽室的『門』開了。接著,一個妖嬈的聲音傳了出來,

「占強,你又給誰打電話呢?」

說著,就見一個『女』人從室里走了出來。mianhuatang.la儘管剛剛,我已經感覺到不對。可當這『女』人出現時,我還是傻眼了。這『女』人正是鄒占強公司的總裁,吳若雨。可笑的是,她居然以為鄒占強在打電話。

之前吳軼哲曾告訴我說,鄒占強和吳若雨的關係有些曖昧。不過他也只是感覺,並沒什麼確切的證據。那時候,我還心存僥倖,認為鄒占強能把握住最後的底線。

可眼前的這一幕告訴我,我想錯了!

吳若雨穿著一件低『胸』的白『色』純棉睡衣。香肩外『露』,『春』光乍泄。她的睡衣更是短的只蓋住了大『腿』的上方。白『花』『花』的大長『腿』『露』在外面。可這在我看來,沒有半點的『誘』『惑』,有的全都是諷刺。

吳若雨一看到我,她先是一愣。接著,她面『色』如常的和我打了聲招呼,

「卓越,新年快樂1

總裁就是總裁!處變不驚,居然還沒忘了祝我新年快樂。我苦笑著看著他們兩人。吳若雨的口氣,似乎已經把自己當成了這裡的『女』主人。而鄒占強則是一臉的尷尬,他看著我,一時間手足無措。

我的心裡一陣陣酸楚。一種極其複雜的感情在我的心裡涌動著。艾嘉那楚楚可憐的身影在我眼前不停的晃『盪』著。我為艾嘉不值,我更為艾嘉擔心。如果有一天,撞破鄒占強和吳若雨的不是我,而是艾嘉。以她柔弱的『性』格,她肯定是無法接受。那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後果呢?我不敢想!

這是一個約炮有理,出軌無罪的年代。每天這樣的故事都在我們的身旁上演著。我見到,聽到太多太多這樣的事例了。可當這件事發生在鄒占強和艾嘉身上時,我還是難以接受。

艾嘉,那麼好的『女』孩兒。為了鄒占強,她都已經丟失了自己。可鄒占強,還是上了別人的『床』。

鄒占強依舊是一臉的尷尬,他見我一動不動,一句話也不說。就忙回頭對吳若雨說道,

「若雨,你先回去吧,我有些話要和卓越說……」

我冷笑了下。鄒占強稱呼她也夠親切的,不是吳總,而是若雨。看來兩人這一定不是第一次,彼此之間的熟稔程度已經達到了默契。

吳若雨有些不滿的瞪了鄒占強一眼,但她還是按照鄒占強說的。回到室,穿好衣服后,默默的走了。

空『盪』『盪』的房間里,只剩下我和鄒占強兩個人。鄒占強拿起茶几上的煙,遞給我一支,他尷尬的說著,

「卓越,這件事我知道是我做錯了。你能聽我解釋一下嗎?」

我接過煙,冷笑一聲,搖頭說道,

「占強,你和我沒必要解釋。你該解釋的人是艾嘉……」

一提艾嘉,鄒占強的臉『色』立刻變了。他皺著眉頭,低聲說道,

「卓越,你能不能答應我。這件事不要和艾嘉說,好嗎?」

我沒吭聲,但我也並不是再拒絕鄒占強。因為從我撞見這件事開始,我便沒打算和艾嘉說。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怕柔弱的艾嘉接受不了這一切。

鄒占強看著我,又問,

「你也沒吃飯吧?菜我已經做好了,咱倆喝點吧……」

我點了點頭。坐到沙發上。鄒占強去廚房一樣一樣的朝茶几上擺著菜,很豐盛,整整八個菜。可我知道,從鄒占強和艾嘉在一起的那天開始。艾嘉就沒讓鄒占強進過廚房。而今天,鄒占強下廚做的這些,為的,卻是吳若雨。

開了兩罐啤酒,鄒占強和我碰了下。他喝了一大口后,也不吃菜,就默默的『抽』著煙。我知道,他也在琢磨著該怎麼和我解釋這件事。與其這樣,反倒不如我直接問了。

看著鄒占強,我直接問道,

「在一起多久了?」

「三個多月了吧,也就是我剛提總監那會兒……」

鄒占強和我也沒隱瞞,他實話實說著。

我卻冷笑了下。三個月前,艾嘉為了鄒占強去做了流產,而最終造成的結果是,艾嘉終身不育。而鄒占強卻在外面和吳若雨好上了。這真是天大的諷刺。

我端著啤酒,喝了一大口,冷哼著說,

「你這總監當的『挺』輕鬆埃上上『床』,照顧照顧孩子。直接就做了市場總監,真不錯……」

我盡情的嘲諷著鄒占強。

話音一落,鄒占強的臉『色』一下變了。他皺著眉頭看著我,不滿的說道,

「卓越,你可以諷刺我,但你不能懷疑我的能力!我能當上總監,和這些沒關係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