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六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六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沉默!至於鄒占強是如何當上的總監,這不是我們今天要探討的話題。mianhuatang.la.訪問:.。

我把煙頭掐滅,隨手又點了一支。看著鄒占強又問,

「你這麼做,想過艾嘉的感受嗎?」

鄒占強嘆息一聲,他微微搖頭,

「我想過!卓越,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1

我立刻追問,

「怎麼處理?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我不停的諷刺著鄒占強。但其實我是在勸他,我之所以留下和他喝這頓酒,就是想勸他離開吳若雨,和艾嘉好好過日子。

鄒占強皺了下眉頭。很顯然,我的諷刺讓他很不舒服,他馬上又說道,

「卓越,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會處理好的1

鄒占強的聲調提高了不少。說著,他把罐里的啤酒一口喝乾。

我同樣喝了一大口,看著鄒占強,繼續說著,

「占強,我記得在你家叔叔住院的前一天,你曾準備第二天去和艾嘉領證的。但你沒有,這一切是不是都和吳若雨有關?」

鄒占強立刻搖頭,他眼神閃爍著說,

「卓越,我想和艾嘉結婚。可怎麼接?你知道嗎?我爸爸的手術費『花』了二十多萬,我現在外面欠了一下外債。怎麼接?況且,我只要一結婚,家裡就會催我要孩子。可艾嘉的身體根本不允許。如果這件事要是被我爸爸知道了,我猜他一定得氣的心臟病又犯了……」

鄒占強說著,他重重的嘆息一聲。mianhuatang.la網

鄒占強的家來自農村,他的父母對孩子的渴望,超過許多家長。我能理解,但這卻不能成為他不和艾嘉結婚的借口。

這個話題我也不想和他探討,我看著鄒占強,嘆息著說,

「占強,說句心裡話。我沒想到你會和吳若雨出現這種事。你和艾嘉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們因此勞燕分飛。作為你的好朋友,我勸你一句,離開吳若雨,離開昌興。和艾嘉好好過日子吧!外債慢慢還,艾嘉也不是那種貪圖富貴的人……」

我話音剛落,鄒占強立刻搖頭。他盯著我,直接說道,

「不可能!卓越,你說的根本就不可能1

鄒占強的聲音很大,我被他有些『激』怒了,瞪著他問,

「為什麼不可能?」

鄒占強把啤酒罐捏的叮噹作響,他慢慢的說道,

「因為我爸爸手術的錢,我是在若雨那裡借的1

我呆住了!看著鄒占強,我像看一個陌生人一樣。從前的鄒占強不是這樣,他大氣磅,指點江山。可現在,他變得現實。在他的眼中,沒有錢,一切都不復存在了。

我有些急了,沖著鄒占強大聲嚷著,

「那你想怎麼樣?賣身還債?」

我話一出口,鄒占強也急了。他把啤酒罐重重的放在茶几上,啤酒沫立刻涌了出來。鄒占強看著我,他聲音提高不少,沖我嚷著,

「卓越!我在你眼裡就這麼不堪嗎?你讓我離開昌興,我怎麼離開?離開昌興我將身無分文,一無所有1

「至少你還有艾嘉1

我也沖他大喊著。

「那我和艾嘉靠什麼生活?我的外債怎麼還?艾嘉的身體還不好,以後我怎麼辦?卓越!你不能只說風涼話,不考慮現實問題!你以為我不想向你那樣,追個有錢有貌的總裁做『女』朋友?你只要成功,你這輩子最起碼要少奮鬥二十年,可我行嗎?」

鄒占強的話讓我心灰意冷。在他的眼裡,我和安然之間只是一種利益的『交』換而已。

我看著鄒占強,一種近乎絕望的感覺在我心底蔓延著。

鄒占強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話有些過分,他點了一支煙,『抽』了一大口后,壓低聲音,又和我說,

「卓越,我真不知道我該怎麼辦!以前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我一定會有一番大的作為。可當我看著我伯床』上的父親時,我是那麼的無助。我竟然連手術費都拿不起。還有,在醫院時,我爸爸被人訓斥了。你知道因為什麼嗎?就因為他不會用『抽』水馬桶,上完廁所連沖洗他都不知道。看著他向最底層的保潔員小心翼翼的道歉時,那時候我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卓越,那時候我就發誓。我特么一定要賺錢,一定要賺大錢。我要讓那些瞧不起我的,瞧不起我父親的人都看看!當初,他們是瞎了狗眼,他們是狗眼看人低!!1

鄒占強說到後來,他已經近乎咆哮了!他仰著頭,眼淚也始終在他眼眶中打著轉。

我理解鄒占強的心情。我甚至能想象到他看著父親向人道歉時的心情。但我還是看著他說,

「占強,我理解你!我也支持你去做你的事業!可這一切都不能成為你出軌的理由的!你別忘了艾嘉,她從大學一路跟著你,陪你吃苦,和你分享喜悅。在你最難的時候她就在你身邊……」

我還沒等說完,鄒占強就連連擺手,他看著我,再次說道,

「卓越,我知道!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都懂!我真的沒想過要傷害艾嘉。你給我點時間,只要新年一過。我會立刻和吳若雨攤牌,我會和她斷絕來往的,做回從前的同事關係。這樣可以吧?」

鄒占強的話,讓我的心裡稍稍安慰一些。但我還是有些擔心,我再問鄒占強說,

「占強,如果吳若雨不同意呢,你怎麼辦?」

鄒占強苦笑了下,搖了搖頭說,

「放心吧,不會的!她和我在一起,也不是因為什麼感情。不過是她一個人寂寞而已。說句難聽的,我們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

鄒占強的話讓我心裡有些不舒服。在我的眼中,如果林宥說出這些話,我或許還覺得天經地義,因為他玩世不恭的『性』格。但鄒占強不一樣,在我的印象中。他是那種忠厚而又老實的人。至少在感情上,他應該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