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七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七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七十一章

果然,當r8停到我身邊時。mianhuatang.la。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就見羅一『蒙』的腦袋探出車窗。今天本來就是『陰』天,可他還戴了副墨鏡。一見到我,羅一『蒙』腦袋一擺,瀟洒的說道,

「卓哥,上車1

我開『門』上車。這還是我第一次坐跑車,忍不住四處的打量了一番。

和羅一『蒙』一邊閑聊著,一邊朝工作室的方向開去。忽然,羅一『蒙』轉頭看了我一眼,他問道,

「對了,卓哥,你和安然姐怎麼樣了?有戲沒?」

我呵呵笑下。這小子說話直來直去,倒是也『挺』有意思。我隨意的回答說,

「還行,一切都『挺』好的1

一說完,羅一『蒙』忽然「嘿嘿」壞笑,他看著我,又說道,

「卓哥,你可能不知道,以前我還給安然姐寫過情書,去她學校堵過她呢……」

羅一『蒙』的話逗的我哈哈大笑。我實在想不出來,如果羅一『蒙』和安然在一起會是一副什麼樣子。我忍不住問他,

「一『蒙』,我和安然同年的。大你五六歲呢,你什麼時候追的她?」

羅一『蒙』嘿嘿一笑,他和我講道,

「我爸爸和安伯伯是一起創業的,都是宏圖的元老。我一小的時候,就愛和安然姐玩。安然姐漂亮啊!不是和你吹,我不知道你見沒見過安然姐洗澡,但我可是見過1

羅一『蒙』那張沒有把『門』的嘴說的我心裡這個不舒服,我忍不住罵他道,

「你要是再不閉上你那張臭嘴,你就趕快給我滾蛋1

羅一『蒙』哈哈大笑,他根本不以為意,繼續說道,

「卓哥,你別吃醋埃我說那時候,我才三四歲,對『女』人還沒感覺呢……」

說著,他又是一陣大笑。我也不搭理他,他自言自語的繼續說著,

「哎!從小到大,安然姐就是我的『女』神。我上初中給她寫情書,她也不回。我就跑她們高中大『門』口堵她去,結果你猜怎麼樣?」

我還是忍不住好奇的看著羅一『蒙』,問他說,

「安然罵你了?」

羅一『蒙』一撇嘴,不滿的說道,

「她倒是沒罵我,但比這過分多了!她把我的情書『交』給了我爸爸,我爸爸給我一通旋風『腿』,險些把我屁股踢腫了。最可氣的是,遲東方那孫子也在追安然姐,他仗著比我大,還威脅我要揍我1

怪不得羅一『蒙』看遲東方不順眼呢,原來是羅一『蒙』記仇,小時候的事他還記得呢。我越聽越好笑,又問他說,

「那你不怕他?」

羅一『蒙』「切」了一聲,不屑的說道,

「孫子才怕他!我那時候就是打不過他,我要是能打得過他,我天天堵他揍他。先是幾個大耳光,接著再來幾個小飛腳,我打的他鼻口穿血,滿地找牙……」

羅一『蒙』邊說邊比劃,聽的我哈哈大笑。他說著,又補充了一句,

「不過幸好,安然姐沒落入遲東方的魔爪,這她要是跟了遲東方,我可真就為她不值了……」

這一路就聽羅一『蒙』胡扯了。覺得沒過多久,就到了工作室。

一進『門』,才發現眾人都已經到了。酒菜已經備好,就等我來了。最讓我意外的是,陳嵐居然也來了。多日不見,她越發的清瘦。臉『色』似乎也比從前白皙許多。看著我,她沖我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新年快樂1

我也笑了。雖然我已經放下了和陳嵐之間的那段感情。可是當我面對她時,心裡還是有些異樣的感覺。艾嘉也來了,她正幫忙端著菜。而鄒占強就坐在一邊,拿著手機,不知道和誰聊著微信。

羅一『蒙』跟著我進來后,他就開始四處打量,嘴裡嘖嘖讚歎,

「哎呦,這小工作室不錯嘛?我怎麼看著像酒吧呢?晚上把桌子一撤,放上音樂,直接就能嗨啊1

這小子倒是『挺』有眼力。他自言自語的嘟囔著,『弄』得大家都面面相覷,奇怪的打量著他。

林宥歪頭看著我,用下巴朝羅一『蒙』指了指,問我說,

「卓越,你從哪兒帶來這麼個小朋友?他誰啊?」

我呵呵笑了下。還別說,羅一『蒙』貧嘴的架勢,和林宥還真的『挺』像。

我沖羅一『蒙』招手說,

「來,一『蒙』,我給你們介紹下……」

不知不覺,我已經不拿羅一『蒙』當客戶了。倒把他當成一個小兄弟。

我一說完,羅一『蒙』走到我的身前,他立刻沖我擺手,

「不用,還是我自己介紹吧1

說著,他轉頭看著眾人。微笑的說道,

「各位,小弟羅一『蒙』。你們叫我一『蒙』就行。歐爾簡餐就是小弟的生意,各位去了就提小弟的名字。折肯定不給你們打,但單肯定給你們免1

羅一『蒙』對我朋友的大方,我倒是『挺』高興。可這哪是經營之道啊,這麼下去,歐爾早晚被他做倒了不可。

這些人一聽,別人倒沒什麼,陸雪卻瞪大眼睛看著他,驚喜的問,

「小帥哥,你說話可要算話啊?」

羅一『蒙』把『胸』脯拍的砰砰直響,豪邁的說道,

「你沖你這句帥哥,我給你終身免費1

我見羅一『蒙』吹起來沒完沒了,就摟著他的肩膀,朝桌前走著,

「你先考慮考慮你那餐廳能幹多久再說吧!來吧,快點坐……」

眾人圍著一個大圓桌坐下。酒菜早已經擺好,菜很豐盛,都是這些人從各地帶回來的小吃。有北京的烤鴨,上海的蟹殼黃,天津的嘎巴菜和五香驢『肉』。還有一些我叫不上來名字的小吃。

多日不見,眾人自然是熱情高漲。在推杯換盞之時,我卻有些不敢和艾嘉對視。我這種心理也很奇怪,好像對不起艾嘉的那人不是鄒占強,而是我。

眾人輪番敬著酒。沒多一會兒,飯局的氣氛就變得異常熱烈。輪到鄒占強敬酒時,他端著滿滿一杯啤酒站了起來。剛想發表他的高談闊論,忽然他的手機響了。拿出一看,他立刻不太自然的看了我們一眼,呵呵笑說,

「是我們吳總,應該找我說明天上班的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