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七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七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七十八章

陸雪又恢復了往日的純真。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訪問:.。

拿著水杯,和她碰了下。我們兩人共同喝了一口。看著陸雪,我心裡越來越佩服這個小丫頭了。在處理感情上,她簡直可以成為我的老師。她對感情的執著,對未來的自信,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所不具備的。

面上來后,我們兩人一邊吃著,一邊隨意的聊著。陸雪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她又開始和我開起了玩笑。

正吃著,陸雪忽然朝我身後的方向看著,同時低聲說道,

「卓越,回頭1

我一回頭,就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走進麵館中,是白玲!

多日不見,白玲美麗依舊。也不知是『春』天穿的少的原因,還是白玲又瘦了。她的身材顯得更加苗條。站在人來人往的『門』口,明顯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白玲的身邊還跟著兩個同事。因為正趕在飯口,麵館兒里人很多。白玲三人正四處張望著。當我們兩人的目光對視的時候,她楞了下。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絲錯愕的神情。

她似乎猶豫了下。但還是朝我的方向走來。

自從上次她把我拉黑,她的媽媽找過我之後。我和白玲一直沒聯繫。我本來一直想找時間和白玲解釋下上次的事情,可始終在忙。這件事就一拖再拖。

白玲走到我們的桌前,我急忙站了起來。strong.la/strong她先是和陸雪打過招呼,接著看著我。我略帶尷尬的笑說,

「白玲,你們也來吃面?」

白玲看著我,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

「是啊,來這裡不吃面,難道還吃烤『肉』?」

白玲的語言還是那樣的犀利,一句話噎的我徹底無語。而陸雪在一旁嗤嗤的笑著,我也自嘲的笑了下。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場面略有尷尬。

白玲看了我一眼,又說道,

「對了,卓越!這幾天我還要找你。老友餐桌計劃在台里播出后,反響不錯。主任讓我們再做一期跟蹤,可能需要你們工作室配合……」

我頻頻點頭,

「行!你什麼時候有時間,直接來工作室找我就行……」

我這麼痛快的答應,一是這本身就是一次宣傳的機會。更重要的是,我想趁著這次機會,和白玲好好解釋一下。其實在我心裡,一直覺得虧欠白玲太多。我始終想找機會補償她一次,可惜,始終沒有機會。

話一說完,白玲又對我們兩人說道,

「那就先這樣,我們回頭聯繫……」

說著,她沖陸雪揮了揮手,轉身走了。看著白玲的背影,我心裡竟然有一種落寞的感覺。

白玲一走,陸雪就小聲的和我嘀咕說,

「卓越,我怎麼感覺白玲看你的眼光有些不太對呢?」

我苦笑了下,看著白玲,無奈的說著,

「我把她得罪了,看我的目光都對嗎?」

陸雪若有所思的搖了搖頭說,

「不是,和你得罪她沒關係的1

看著神經兮兮的陸雪,我也沒搭理她,低頭吃著面。

羅一『蒙』這次倒是『挺』快。他下午的時候,就派經理把餐廳的詳細資料送來了。整個下午,我哪兒都沒去,就仔細的看著這些資料。羅一『蒙』的公司雖然『混』『亂』,但餐廳有專業的人員管理,倒還是井井有條。

看著眼前的這些資料,我一邊『抽』著煙,一邊琢磨著。把餐廳短時間內搞火,倒是可以一試。但要從長遠來看,我依舊不看好這個項目。當然,主要原因還在於羅一『蒙』這個人。他太不靠譜了。

這兩天,我始終和陸雪在一起研究餐廳的營銷案。陸雪對吃的倒是很在行,她提了不少靠譜的建議。慢慢的,我的腦子裡逐漸形成了一個大膽的營銷案。而我這個營銷案,最後的一個環節,肯定是羅一『蒙』不能接受的。當然,最後一個環節對整體並不影響。他如果不接受,也是可以捨棄的。

這天下午,我正在辦公室里整理著營銷案。手機忽然響了,拿起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一接起來,就聽對面傳來一個深沉的男人聲音,

「你好,是卓總嗎?」

我以為對方不是諮詢老友餐桌計劃的,就是普通的客戶。我就隨意的回答道,

「是我,請問您是哪位?」

「哦,我是宏圖的羅崢,羅一『蒙』的父親。前幾天我們剛見過面的……」

我一下楞了。我沒想到羅崢會給我打電話。我急忙說道,

「你好,羅總。請問您有事嗎?」

我依舊客氣的問著。就聽羅崢說道,

「卓總,你要是不忙的話,能不能來一趟宏圖集團。我想當面聽聽你的營銷思路……」

羅崢的話,讓我微微一笑。可憐天下父母心,看來他對羅一『蒙』還是不放心。想親自過問這件事。

我立刻答應了他。放下電話,我和陸雪『交』代了一聲。出『門』打車,直奔宏圖集團。

這是我第二次來宏圖集團了。第一次來時,是陪安然見她叔叔。那一次我只是在外面看了看這氣派的大樓。而這一次,我卻是要到集團副總的辦公室。

說實話,當我走進金碧輝煌的集團大廳時。心裡還是有些緊張。這種緊張並不是來自於羅崢,而是因為,這集團和安然有著千絲萬縷,割捨不斷的關係。更重要的是,安然只要一回國,她將踏進集團,成為集團的員工。

不知道為什麼,我隱隱的有一種感覺。我總覺得,有一天,或許我也會和集團發生某種關係。至於是什麼關係,我也不太清楚。

一到大廳,兩個身材標緻的前台微笑的和我問好。當我說明來意后,一個前台立刻對溫柔的笑說,

「您好,卓先生!羅總已經吩咐了,我現在就帶您去見羅總……」

和前台坐著內部電梯上樓。到了一間掛著副總裁辦公室的『門』牌前,前台輕輕的敲了幾下『門』。直到裡面傳來「進」的聲音后。前台才小心翼翼的推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