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三百八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三百八十二章

到了下班時間,白玲給我發了簡訊。(mianhuatang.la好看棉花糖告訴我晚餐的地點。看著簡訊,我微微笑了下。看來白玲把我從黑名單中釋放了。再有的是,我沒想到白玲選的地點,居然是我們學校旁的烤羊『腿』。

把文件整理了下。我便準備出『門』。陸雪也正在收拾東西,一看我要出『門』,她便朝我喊著,

「卓越,晚上吃什麼?我想去你那兒蹭飯……」

我笑下,頭也不回的說道,

「不行,晚上我有飯局。不能帶你1

就聽陸雪在我身後嘟囔著,

「切!一定是和哪個美『女』吃飯,小心安總回來,我告你的狀……」

我也沒理她。出『門』打車,直接去了約好的地點。

已經是初『春』了。大學城附近的柳樹也開始吐出嬌嫩的綠芽。

到了飯店,一進『門』。就見白玲已經來了,她選的是一個靠窗的位置。而這個位置,就是我們當年最常坐的位置。

進『門』時,白玲一手托著下巴,正目不轉睛的看著窗外。她的樣子很美,而她安靜的樣子,怎麼看著也不像是個幹練、專業的記者。倒更像是一位多愁善感的文藝『女』青年。

白玲已經點好了羊『腿』,羊『腿』在炭火的燒烤下,滋滋的冒著油。

坐到白玲的對面,和她打了招呼。

不知道是許久沒見的原因,還是因為上次的事情還心存芥蒂。.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我們兩個打完招呼,竟一時間都不說話了。場面略有尷尬。我剛想找個話題,和白玲閑聊幾句。她率先開口了。看著我,白玲直接問說,

「卓越,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選擇這個位置嗎?」

我朝窗外看了一眼,隨意的回答說,

「因為這裡視野開闊,能看到校園的一些場景?」

白玲立刻搖了搖頭。她同樣把目光看向窗外,慢悠悠的說道,

「和視野沒關係。我之所以選擇坐這裡,是因為我會想起從前。以前大學的時候,偶爾從這條小吃街路過,我會看到你和陳嵐,還有幾個同學就坐在這個位置上。那時候看你們推杯換盞,高談闊論。說實話,我很羨慕。我有時候會想,假如我是你們的同學該多好。那樣,我就可以和你們一起喝酒,一起聊天了……」

白玲的一番話,一下也把我帶回了從前的校園生活。我幾乎都忘記了,我們曾有過共同的校園生活。但,她的記憶里有我,而我的記憶中卻並沒有她。

白玲一說完,她拿著酒瓶給我倒了杯酒。微笑的看著我,又說道,

「卓越,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我搖了搖頭。

白玲又是一笑,淡然說道,

「你不知道很正常的。今天,是我的生日1

我一下愣住了。看著白玲,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下,輕聲說道,

「這麼巧?不過不好意思,白玲。我真的不知道。等明天我一定給你補個生日禮物……」

白玲笑了。她微微搖了搖頭,看著我,又說道,

「是啊,就是這麼巧!就像我在奧藍的發布會上遇到你一樣的巧。不過你不用送我什麼禮物的,我們能安靜的一起吃頓飯,對我來說,就已經是一份難得的禮物了……」

白玲的話,讓我心裡更生愧疚。也不知道怎麼了,今天的白玲和往日太不相同。她的話語間,多了一種淡淡的憂傷。

白玲看著窗外,她忽然指著遠處,對我說道,

「卓越,你看那個籃球場,已經重新翻修了。你還記得嗎?當年你和林宥,還有鄒占強,經常是中午的時候,頂著烈日在球場打球!還有旁邊的樹林,我記得你和陳嵐經常會在那個長椅上坐著,有時候,一座就是一下午……」

我完全傻眼了,怪不得之前白玲會忽然問我,現在還打籃球嗎?沒想到這些事,她居然都知道。我明明不該問,但是一個問題還是脫口而出,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因為我已經隱隱的感覺到了什麼。

為了掩飾我的不自然,我立刻點了支煙。『抽』了一大口,把目光移向了窗外。而白玲始終卻看著我,她輕聲的說道,

「誰的青『春』中,不都是會有個念念不忘的場景嗎?可能在我的青『春』中,這些記憶的片段會更多一些吧?」

白玲的話,讓我拿著煙的手,不由的顫抖了一下。

而白玲看著窗外,繼續說著,

「卓越,你剛剛問我怎麼會知道這些。其實只是你不曾留意而已。當你頂著『艷』陽,在球場上揮汗如雨時,當你在林蔭小路柔情蜜意時。你可能不知道,還有一個傻傻的姑娘,正在一個無人的角落裡。默默的關注著你。在你的世界里,不曾有她的影子。但在她的青『春』中,你卻是唯一的男主角……」

白玲的話讓我心裡一疼。

我終於發現,在感情世界里,我就是個白痴。

白玲媽媽曾對我說的話,陸雪前兩天說的話,這些關於白玲的所有的話題,我都沒當回事。到今天我才明白,白玲喜歡我!

被一個漂亮『女』孩兒喜歡,或許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但我不但沒有這份驕傲,有的卻是更多的愧疚。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天我倆通話時,白玲會忽然生氣。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們在青『春』中的擦肩而過後,又再次的相遇。

我有些不敢看白玲,默默的看著窗外,『抽』著煙,無言以對著。

白玲則繼續說道,

「以前我總在小說中看到造化『弄』人這個詞。我當時傻傻的認為,這不過是一些酸楚文人對生活無奈的一種解釋而已。可當我再次遇到你時,我才真正明白,什麼叫造化『弄』人。卓越,你知道嗎?當大學畢業的那天,所有的人都在悲傷著分別。只有我在心底暗自竊喜,我覺得畢業真好,畢業你就走了,不然我會經常擔心,有一天你會走,會再也見不到你。而當那天真正的來臨時,我也解脫了……」